《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45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算我不相信,那么我妈为什么要成立起六阴律这样的一个组织呢?
  那也就是说,六阴律所做下的事情,犯的一些杀孽我妈都是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甚至六阴律所犯下的这些杀孽,还有可能是我妈发布的命令吗?
  说实话,这种诋毁我妈在我心中形象的言语,让我恨不得立马将阴七给做掉。
  奈何事实摆在我的面前,所有因素都指向了我妈就是为此而成立六阴律的。

  我知道,想要上位不做几件违心的事情,那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既想要得到无上的权利,又想要成为十全十美的人,这只能在家当一个普通人慢慢的异想天开了,我可能对这些事情确实是有些太过矫情。
  但是那可是我妈啊,从小我妈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善良大方,我实在是不敢去想象我妈让六阴律滥杀无辜的情景。
  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宁愿这些事情我来做,也不愿意经过我妈的手。
  我宁愿我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而不是什么名满天下的大家闺秀。
  不过这一切也只能是我的幻想。
  或许我妈也是为了张家不得已才这样做的,我没有任何资格责怪她。

  只是我心中猜想到这个结果之后,我心里有些难受,有些接受不了,所以我不愿意在口头上承认这样的结果,我需要证明,需要有更多人来证明我妈是不是真的做下过这样的决定!
  想到这里,我猛然转过头,眼神凌厉的放在了阴七的脸上,冷冷的开口说道:“六阴律的成员现在所在何处?”
  既然阴七说六阴律是我妈专门为处理那些黑白边缘的事情而诞生的,那么我倒是要去问问整个六阴律中的人,阴七所说的到底属不属实!
  毕竟这只是阴七的一面之词而已,或许阴七骗了我也说不定。
  “抱歉,无可奉告!”阴七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开口说道。
  阴七跟我说这么多,本来就已经不打算抱着活着走出房间的想法了。
  阴七明白,要是让音后知道自己已经抖露出来了这么多的事情,恐怕就算回去音后也会将自己给处死。
  而我现在所问的问题已经触碰到了六阴律最机密的事情,现在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显了,五音六律已经一分为二,以前的五音六律是同门,现在的五音与六律见面恐怕会成为不死不休的对手!
  如果阴七将六阴律如今所处的地方告诉我的话,那么六阴律就完了。

  被我找上门是小,要是六阴律这样的一个组织都暴露在众人眼前的话,那么六阴律还谈什么神秘可言?从此六阴律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这样做那就是害了整个六阴律,阴七是在六阴律的里面长大的,而且阴七坚信当初唐小姐为六阴律所纠正的信仰是不会有错的,所以阴七并不准备将这件事情告诉我从而害了整个六阴律。
  “说!”
  我突然蹲下,两只手抓住了阴七的衣领,双眼布满了血丝对着阴七怒吼道。
  此时的我很想得到最正确的答案,去问宋思思显然已经不可能的了,那我只能从六阴律身上入手。
  毕竟六阴律是我妈一手缔造的,这个答案理应在六阴律身上寻找到。

  阴七瞥了我一眼,再一次不说话了。
  我愤怒的将阴七重重的摔在沙发上,一把抓过了桌子上面的银针,然后便握住阴七的手腕准备自己用刑。
  而在一旁的羽风害怕我一个人搞不定,快步走上前帮助我固定住了阴七的身体。
  此时的我几乎陷入了疯狂的境地,平时我绝对不会亲自使用这种有伤天和的刑罚。
  但是现在牵扯到关于我妈的事情,我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只想要立刻从阴七的嘴里套出这个六阴律的下落!
  噗!
  我对准了阴七的无名指,然后便整根银针没入。

  “啊——”
  钻心的疼痛直袭阴七的大脑,让阴七再一次大叫了起来。
  “说!六阴律到底在哪!”我铁青着一张脸再次对着阴七问道。
  阴七只顾着疼痛叫唤了,不知道是没有听到我的问话还是故意要顽抗到底,依然没有要说的意思。
  我再一次抽出了一根银针,然后对准阴七的中指插了进去。
  阴七再一次剧烈的痛叫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扭曲至极,完全不成人形了,眼睛珠子像是要爆出来了一般,可想而知此时的阴七正经历着怎样的痛苦。
  之前我光是听羽风的描述就觉得针罚实在是太有伤天和,甚至还在想,用这样的刑罚来惩罚别人的话,以后自己会不会遭报应?

  看到羽风对阴七施展刑罚的时候,我觉得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这样残酷的刑罚了。
  没想到现在我竟然自己亲自用上了针罚,果然心中的愤怒能够让人根本不去思考做事的后果啊!
  而此时的我脸色渐渐的冷漠了下来,也没有再询问阴七任何的话了,而是再一次拿起了桌子上面的一根银针……
  蹲在阴七脑袋前方的羽风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平时五音六律对付那些嘴硬的犯人让他们招供也会用上针罚这一酷刑。
  但是五音六律一般插一根针进入手指就已经足够了,因为没有哪个犯人能够顶得住一根针插入手指头的痛苦。
  而此时的我,像是疯了一般,已经将阴七的右手手指头全部插上了银针。
  阴七已经好几次疼晕过去又疼醒了过来,这种痛苦实在是不是人能够忍受的,而阴七竟然到现在都还在嘴硬,也不知道六阴律中对阴七到底实施了怎样的洗脑程序。

  羽风看得头皮发麻,也没有想到身为少主的我心中的暴戾情绪竟然会如此严重。
  而我还想再继续将阴七的左手也插上银针的时候,此时的房门突然哐的一声被人给撞开。
  是表姐颜麝与络腮胡两人闯了进来。
  估计是阴七连绵不断的惨叫声牵动了两人的神经吧?
  表姐看到我并没有出现什么状况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下一刻表姐的秀眉便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表姐在我身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戾气。
  这让表姐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一直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吗?
  “针罚?这小子怎么会这么狠?”络腮胡见到此情景也不由得皱着眉头开口道。
  身为变态,络腮胡自然是了解针罚这种折磨人的变态手段的。
  而针罚可是与凌迟一个等级的酷刑啊,络腮胡这种变态都感觉针罚实在是太过变态了,平时络腮胡也很少用过。
  因为络腮胡也怕遭天谴啊,这种有伤天和的刑罚用多了,以后就算不遭报应,估计整个人都得活在害怕之中。
  络腮胡也不是没用过针罚,但是络腮胡用过一次再也不想用了,这已经超脱了络腮胡变态的边缘。
  没想到这次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个久违的酷刑了,而使用者竟然是我,更让络腮胡想不通的是,我竟然将人家的一只手的手指头都插上了银针,这让络腮胡这个变态看到都感觉有些头皮发麻,浑身打冷颤。
  乖乖隆地洞!
  这得是有多大仇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