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6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娄江源下车后,直奔刁一民办公室。这次来,他有两件事,急于要在刁一民这里获得支持。
  刁一民办公室旁边的秘书办公室里,前两天刚被梁健啪啪打过脸的秘书坐在里面跟霍家驹的秘书小杨正在聊天。
  小杨坐在他对面,喝着茶,姿态放松,而他却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杨哥,你说刁书记这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他递了根烟过去,小声问。小杨看到他那根烟,摆摆手,道:“我上班时间不抽烟的。我也劝你别抽,没有一个领导会喜欢一个满身烟味的秘书的!”
  秘书满脸尴尬,连忙将烟收了起来。
  小杨不说话了,继续喝茶。秘书坐在对面,欲言又止,心里是十万个难受。他在这秘书办公室里坐了也有两个星期了。可这刁书记也没说他这工作做得好,也没说做得不好,迟迟都没有一个说法出来。别人碰到他,都会喊一声丁秘书,那几个平日里关系好的,还开玩笑似的喊他二号首长。可他实在没这个自信张嘴应这个声!只要一日没有正式文件,他这位子,便是不稳的。
  所以,他想从小杨这里打听打听。可这小杨,竟是个老油条,竟然一句话就给打岔过去了,装作没听到一样。

  丁秘书心里一百个不舒服,却也拿他没办法。毕竟人家是霍省长的秘书,虽然霍省长地位不咋样,但好歹人家是正牌的。而且,现在霍省长和刁书记走得挺近,这个时候他要是跟杨秘书结仇,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嘛!
  丁秘书心里正琢磨着再怎么开口比较好的时候,娄江源已经到了门口。他抬手敲了敲门。小杨先转过头去,门是半掩着的。
  丁秘书过去打开门一看,是娄江源。他自从搬来这里后,见过一次。那次来,娄江源还送了他一条烟,所以他有印象。
  他立即端上笑脸,问:“娄市长你怎么来了?找刁书记吗?”

  里面的小杨听到娄市长三个字便知道是谁了,立即也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娄江源看到后面还站着霍省长的秘书杨,忙又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回答小丁,道:“我找刁书记汇报下工作。”说着他看了杨秘书一眼,又立即跟着说道:“霍省长在里面吗?那我等等再来好了!”
  杨秘书就说:“霍省长进去也有一会儿了,估计也快了。娄市长你到里面来坐着等吧!”
  娄江源进来,杨秘书看了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丁秘书,然后一边笑着跟娄江源说话,一边给娄江源泡茶。
  等丁秘书反应过来,杨秘书这茶都快端到娄江源面前了。丁秘书一边在心里将杨秘书骂开了花,一边赶忙过去从杨秘书手里接过了茶:“杨哥,我来吧。这在我办公室,怎么好意思让你动手?你快坐着!”
  杨秘书笑笑,道:“这房间里论职位,我最小,我动手应该的!”
  娄江源听着这二人对话笑了笑,想:这个丁秘书比这杨秘书还是要少点道行。杨秘书给娄江源倒茶,虽然有些越俎代庖的意思,但那时因为你这个丁秘书的待客礼貌没做好。他娄江源在门口说了好几句话,都没开口说请进来坐一坐。人家替他做足了这个礼数,又泡了茶,你丁秘书应该感谢才是。而丁秘书不仅没感谢,反而还话里话外地挖苦了人家。
  娄江源心里虽然想着,可脸上却没动声色。三个人坐着聊了没多久,果然如杨秘书所说,霍省长就出来了。
  杨秘书立即走出去迎接霍省长去了。娄江源跟着出去,跟霍家驹打了个照面,寒暄了两句。说话时,娄江源闻到霍家驹身上有股浓郁的烟味,而霍家驹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知先前他跟刁一民在房间里谈了什么。
  送走霍家驹,丁秘书进去跟刁一民通报过后,娄江源才终于走进刁一民的办公室。
  娄江源一进去,就闻到一屋子的烟味。娄江源目光一动,便看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有不下于七八个烟头。刁一民是个老烟枪这事,省里不知道的人少。不过,平日里他都抽自己的烟斗,今天怎么抽起了烟。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刁一民刚才跟霍家驹谈的事情,并不愉快。
  娄江源一边想,一边快速瞄了一眼刁一民,他站在窗边在透气。娄江源往那边走了几步,大概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叫了声刁书记。
  刁一民转过头来,将手里没有抽完还剩下的半根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吐出一口烟,问:“什么事?”
  娄江源略低了头回答:“有两件事,想请刁书记做个主。”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声音平静:“直接说事情。”
  娄江源的两件事,一是组织部部长的人选问题。二是华晨集团的事情。
  娄江源简单陈述过后,刁一民慢慢走回沙发边坐下,端起茶杯喝茶,并不说话。娄江源心里没底,站在那里,有些尴尬。
  刁一民似乎很喜欢这种心里压迫。他也不说让娄江源坐下,也不接娄江源的话,就自顾自的喝茶,仿佛娄江源在这个房间里就是一团空气,他完全无视了。
  过了好长一会,娄江源终于忍无可忍,咳了一声,打破了这种安静,也算是给自己打了打气,开口说道:“刁书记,上次您跟我提过的那个企业,我已经接触过了。我觉得,他们在资质和实力上,跟华晨集团相差得还是比较大的。这一次,如果贸然换掉华晨集团,我担心有些人有意见!”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惜字如金:“坐!”
  娄江源松了口气,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刚坐下,就听得刁一民说:“你说的有些人,是指谁?”
  娄江源犹豫不决,虽然他知道刁一民心里肯定清楚,但他也知道,刁一民为什么要明知故问。娄江源告诉自己,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一边,那么就再也没有回头之路。既然不能回头是岸,那么前面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也得往前走!
  娄江源心里一狠,开口回答:“太和市的城东项目,是市委书记梁健同志一手弄起来的。现在我横插一手,我担心他有意见!”娄江源说到这里,顿了顿,他看了看刁一民,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娄江源迟疑了一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说道:“上个星期,他和华晨集团的董事长在市政府举行了一次会面,还专门做了新闻报道,并且对外放话,华晨集团将会在开工前先支付五百万,用来发放一部分的拆迁赔偿款。他们造势造得挺大,这两天华晨集团股价爬升很快,已经有巅峰时期的一半了。这个时候,如果我提出将华晨集团换成安定建设集团的话,恐怕舆论上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压力!”

  他说完,刁一民忽然抬手指指娄江源背后,道:“从你后面的厨里拿包烟出来!”
  娄江源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那个靠墙站着的斗厨,便站起来,走过去取了包烟拿回来,拆开,抽出一根,递给娄江源,点上后,又将打火机和烟放好,才返回之前自己坐的那个沙发。
  日期:2016-08-2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