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449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阴七这次直接闭上了眼睛,一副等死的模样,看上去是不准备告诉我哪怕一丁点消息了。
  我嘴角勾了勾,然后便站起身来对着站在一旁的羽风问道:“羽风,五音六律之中一般对犯人有着怎样的逼供手段?当然,这个千万不能太常规,否则的话这个阴七恐怕不会说。”
  刚才我害怕络腮胡把人家给玩死了,就让络腮胡折磨阴七以及其他蒋家杀手的时候不要太玩儿命,最多也只是在阴七等人的大腿上面打上一个血洞而已。
  其他几个蒋家杀手倒是叫得很惨烈,不过这个阴七却硬得可以。
  连络腮胡这个虐人的都满头大汗了,阴七这个被虐之人竟然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
  也就是说这个阴七的忍耐力超乎寻常的好,常规手段用在阴七身上可能没用。
  我的话刚说完,我就发现躺在沙发上的阴七身体此时明显一顿,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而羽风就想了想,然后便对着我回答道:“少主,历史十大酷刑五音六律都很熟练。”
  听到羽风的话,我嘴角的笑意显得更加浓烈了。
  “那么现在能够用在这个阴七身上的刑罚有几种?”我看着羽风问道。
  羽风再次想了想,然后便对着我回答道:“回少主,羽风认为有两种刑罚可以使用。”
  “哪两种?”
  “针罚与凌迟!”羽风回答道。
  “哦?”我不禁来了兴趣。

  “凌迟我知道,针罚又是什么样的刑罚?”我询问道。
  羽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再次回答道:“针罚需要很多根银针,从犯人的手指里面插进去,直到十根手指都插满银针为止!十指连心,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个针罚比凌迟要痛苦得多。”
  说实话,光是听到羽风的话我都感觉头皮发麻。
  用银针往手指里面插进去?还要插满十根手指头?这也太残酷了吧?
  不过想要从阴七的嘴里得到点什么,看来不使用一点非常手段也不行了啊。
  我看了阴七一眼,然后便对着羽风说道:“你带银针来了吗?”
  虽然这种方法确实是很变态,恐怕对比于络腮胡用工具直接敲掉蒋明川的膝盖骨也不遑多让吧?
  不过这种刑罚又不是用在我身上,而是用在我需要逼供的阴七身上,我大不了当一个执行者或者旁观者不就行了?
  阴七的出现让我愈发的想要了解六律两个部门中的信息了,而现在最了解其中信息的宋思思已经叛变,六阴律与六阳律也被宋思思给带走了。
  现在好容易让阴七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自然是要在阴七身上掏出我想要的才行!
  “少主,我身上没有带银针。”羽风对着我回答道。
  我郁闷的看了羽风一眼,心想你没带银针说可以用针罚干嘛?这不是浪费表情么?
  不过我想了想,然后再次咧嘴一笑,对着羽风说道:“你出去找那个大胡子,他应该可以给你找来银针……记住,一定要越长越好!”
  “是!”羽风回答道,然后便看了阴七一眼,目光之中带着些许怜悯。
  虽然羽风没有体验过针罚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羽风却亲眼见到过五音六律以前用针罚逼供的手段。

  五音六律关押的人,哪个不是亡命天涯的危险人物?那些人连命都不要了,还会怕那些常规的逼供手段?
  一开始那些人嘴确实硬得不行,但是无一不是败在针罚之下。
  甚至那些人在体验针罚痛苦的表情与尖叫声都让人感觉无比的恐怖,可想而知这个针罚到底有着怎样的痛苦。
  阴七虽然已经跟随鱼玄机叛变了张家,但是好歹也是同一个组织的人。
  羽风心里也有些不忍,不过想着是我的命令,羽风也不得不去执行。
  然后羽风便走出了房间,而我则一直打量着还躺在沙发上的阴七,倒是没有再问什么了。
  羽风所说的针罚,我光是听着都感觉头皮发麻到不行,要是待会儿用在阴七的身上阴七还能表现出如此镇定的话,那我就算是彻底服他了!
  很快,羽风手里便拿着一块白布走了进来。
  羽风将白布放在了茶几上然后摊开,里面全是又细又长的银针。
  “如果你现在决定要告诉我的话,我可以将这些银针给收回去。”我站在原地俯视着阴七开口说道。

  阴七还是那副样子,根本都不愿意睁开眼睛,更别说回答我的话了。
  我眼睛眯了起来,然后便缓缓点了点头,笑着开口道:“既然你这么硬气,那待会儿就不要怪我了……羽风,用刑吧!”
  羽风点了点头,走到阴七面前蹲下,先是一拳打在了阴七的下巴上,然后便伸出手捏住了阴七的嘴巴打开往里面看了看,应该是在检查阴七的牙齿有没有藏毒。
  很多神秘的大组织对其中的成员都有着严格的洗脑程序,如果成员任务失败并且落在敌人手里的话,为了不让敌人逼供从而得知组织里面的秘密,都会在成员的口腔内安上一颗毒牙。
  若是成员被捕或者被严刑逼供的话,他们可以直接咬掉毒牙然后立即死亡,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这种方式我在欧洲便见过一次,欧洲那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不就是在任务失败的时候咬掉毒牙自尽的吗?
  当时我就觉得欧洲神秘组织里边的全是特么的不要命的疯子!
  看来这个羽风也是一个逼供高手啊,这种细节都能够注意到,羽风平时应该没少逼问过别人。
  羽风看了老半天,然后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来阴七的口腔里面并没有藏有毒牙,这也就代表着待会儿怎样折磨阴七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承受了。
  除非阴七招供或者咬舌自尽。
  不过羽风显然刚才便想到了后者,刚才一拳头就已经将阴七的下巴给干脱臼了,阴七根本不可能使得上力咬舌自尽。
  想通了羽风在这些细节上的处理,我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五音六律中人都是宝啊,似乎什么东西都精通,连逼供都这么拿手。
  羽风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呢,然后便出手一指头杵在了了阴七的右肩膀处的一个穴位,这能怪让阴七短时间内整条右手臂都使不上任何力,不会让羽风在使用针罚的时候阴七乱动从而导致针罚失败,但是却能够让阴七感知到手臂以及手掌上面传来的痛苦,这简直是使用针罚的最佳搭档。
  此时站在一旁的我一直观察着躺在沙发上的阴七脸上的表情,显然现在阴七心里是极为不平静的。
  看来身为五音六律中人的阴七对针罚也应该很了解,这样对我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然后羽风便抽出了一根银针,对准了阴七的食指,慢慢的插了进去。
  “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