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2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特色,而瞧那修为,似乎并不逊于除了李皇帝之外的其他人。
  白城子底蕴深厚,高手层出不穷。
  这七人在一瞬间结阵,围住了落下来的恶龙虚无,随后每一个人都扬起了自己最得意的兵器,在半空之中挥舞。
  我瞧见头顶之上的半空之中,突然多出了一道翠绿色的屏障,随后具象化,化作无数流淌的符文。
  这些符文从天空之上倾泻而下,宛如下雨一般,落到了这七人头顶的七八米处。
  李皇帝手中轩辕剑一挥,七人口中齐念口诀,煌煌而言,相互辉映,嗡嗡于半空之中,最后那符文化作万般光华,落到了虚无身上去。
  被雷电轰击落下的虚无,其实并非没有一搏之力。

  她拼命地挣扎着,然而那些符文化作的光线却不断围着她旋绕,化作千般绳索,在那七名顶尖高手的住持之下,将她不断包裹。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瞧见虚无翻飞抗争的身影。
  到了后来,我瞧见她已然动弹不得。
  不过此时此刻,我已经瞧不见了虚无的所在,只瞧见无数的符文凝固,最终化作了一块棺材一般的石板。

  而即便如此,那七人还不断地朝前拍打。
  他们每拍出一掌,就有一道符文印记飞入其间,让这石板的颤动又少了几分。
  五分钟之后,那石板宛如死物一般,不再动弹。
  我这个时候,方才感觉到那些人不约而同地叹息了一声,终于是将心防给松了下来。
  看得出来,那虚无已然被封印了去。

  我往后退了两步,突然间撞到了一具温软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退,回头一看,却见这人居然是对我满怀恶意的小龙女。
  我下意识地横剑挡在胸口,而她却仿佛并不怕我,只是恶狠狠地瞪着我,说你还不把脸变回来?
  啊?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方才反应过来。
  刚才我调笑的时候,却是变成了她的脸蛋儿,一般精致,一般漂亮,只是感觉颇为奇怪而已。

  我嘿嘿一笑,往后又走了两步,脚尖一挑,将地上的极品雷击木剑鞘踢在了半空之中,然后止戈剑入鞘,回身一转,将其收入了乾坤囊中去。
  小龙女瞧见我并没有变换面容,却也没有再说,若是指着我问道:“你那是什么法器?竟然可以操控雷电?”
  她此刻如同好奇宝宝一般,而我却没有给她答案。
  事实上,我还真不好说。
  刚才的那手段,叫做神剑引雷术,但并不是说你有一把剑,就能够将雷引下来的。
  当然,倘若是下雨雷电天,你傻乎乎地抱着一把金属剑去旷野,或许能够引下来,但死的那一个,一定是你自己。
  我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林齐鸣等人却走到了我的身边来。
  他们将刚才我扔给他们的三把武器,还给了我。
  我毫不客气地收入囊中,而旁边的小龙女则气呼呼地说道:“为什么给他啊?这分明就是我白城子供奉多年的法器,交出来……”
  林齐鸣等人颇为尴尬,不过我却是脸皮厚得很,根本不理她。
  笑话,我凭本事抢来的东西,为什么要还回去?

  刚才你们围殴我那事儿,就这么算了?
  小龙女瞧见我的脸皮刀枪不入,顿时就气得不行,转身过去,想要去找李皇帝等人评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又有一队人马冲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老头儿,他冲到人群跟前,开口说道:“李狱,抓到那私放虚无的罪魁祸首了,就是他。”
  他说着,让开身子来,然后指着身后那个被两人押解跪地的一家伙。
  那家伙也是个硬茬,瞧见跟前这么多的顶尖高手,倒也痛快,冷笑着说道:“嘿嘿,那玩意的确是我放出来的,你们这帮官僚记住,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叫做陆言,有种就弄死我,来啊……”
  他的话语一出,众人纷纷叫骂,那广场舞大妈模样的梁电母显然是刚从调息之中回复过来,又经历了这么高强度的法事封印,一脑门的大汗。
  她的脾气最是暴躁,要不然也不会在刚才的时候,第一个跳出来。
  此刻她也是控制不住那暴脾气,冲上前来,怒声吼道:“好你个苗疆坡的烂坯子,吃了屎的狗贼,这般嚣张,看我白城子不弄死你,让你后悔来这世上。”
  她上前去,左手一伸,一道绳索绕住了那家伙的脖子,一招杨永信电疗术,弄得那家伙浑身狂颤,口吐白沫。
  其余人也是纷纷责骂,恨不得将其捅死了去。
  也由不得这些人不气愤,看看周遭,一片狼藉,不知道多少建筑损毁,多少人遭殃,这儿可是白城子,专门监禁罪大恶极修行者的地方,任何的一点儿小差错,都有可能造成一起恐怖的越狱事件。
  尽管此刻的场面好像已经被控制上了,但也压不住这些人心头的恨。
  “狗种!”
  “这个陆言太猖狂,想必他师父陆左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对,苗疆之人,原本就是荒蛮之地,化外之民,哪里懂得什么礼数,一帮魑魅魍魉,恶心!”
  “杀了他!”
  梁电母虽然被人拦住,但众人纷纷破口大骂,那陆言从地上挣扎着爬起,还待再说什么,突然间有一道幻影越过众人,出现在了他的跟前,伸手过去,将他的脖子抓住,高高举起。
  我抬头,看着面前这个与我长得一般模样的家伙,微微一笑,说你,真的叫做陆言?
  被我单手抓住脖子,高高举起的那家伙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唇边的白沫和血水都未擦干净,冷冷笑道:“小娘子,老子就是陆言,如何?你听过我的名声?哈、哈、哈……”
  啪!
  他的狂笑被我干脆利落的一巴掌给打断了去,没有再能继续。
  我这一巴掌拍得很重,那家伙的半边脸迅速地肿了起来,痛得他哎哟哟直哼哼,随后我又问道:“你真的叫做陆言?”
  他依旧狂笑,说那是自然。

  他依旧坚持,而我则依旧毫不犹豫地从另外一边,再给他来了一击恶狠狠的巴掌。
  这一巴掌很对称,他另外的一边脸,也迅速地浮肿了起来。
  随后我重复地问着刚才的那一句话。
  你真的叫做陆言?
  那家伙也是死硬,咬着牙说对。
  我没有任何犹豫,一巴掌又一巴掌,打得对方嘴里的牙齿不断脱落,和着鲜血喷了出来。
  十几个巴掌之后,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冲上来,对我喊道:“小龙女,不得胡闹,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处理……”

  他的话语刚一出来,就有人忍不住吐槽,说你什么眼神啊,小龙女在你旁边呢。
  日期:2016-12-17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