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2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是战争,那就不可避免要流血,甚至要牺牲。我们都是人民卫士,是勇士,我们不怕流血,也无惧牺牲,但我们要用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我们争取要少流血、不牺牲。这就要求我们,一切行动听指挥,按指挥部意志统一行动。同志们,用我们的勇敢去摧毁犯罪窝点,用我们的智慧去赢取胜利吧。待行动结束的时候,我们还要在这里集结,要一个都不少的站在这里……”这些语言在感染着别人,同样也感染了楚天齐自己。

  大兵已经压境,前敌总指挥正在慷慨陈词,可能顷刻间就会改变这里的一切,但楚天齐身后的村落却异常安静,静的不真实。
  村口进出的挡车杆已经放下,平时亮度极高的电钨灯也已熄灭,岗亭外经常值勤的健壮保安不知去向何处,整个靠山村看起来死气沉沉,就像没有人烟的样子。
  但在一些秘密场所、阴暗角落里,却隐着许多暗影,这些暗影正手持各式利器,警惕的望着外面的大批军车,恐惧的看着那些吐着红舌的警犬。当然,他们更关注的还是那些身着统一制服的武警和丨警丨察,只是他们不明白,对面那些人为何围而不攻。不过有人也在暗暗庆幸,庆幸消停一会是一会儿,多活一时是一时。更有人正动着活心眼,考虑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局面,想着对方会不会给出优待俘虏的条件。

  村东头靠近山坡的那栋办公楼,也没了往日的光彩,整个楼里黑黢黢的,看起来就像一座废弃的空楼。但实际上,这栋楼里大有人在,其中一间办公室就亮着灯,也有人在里面,只不过窗帘足够厚实,从外面看不到一丝光亮而已。
  这间办公室不大但也绝对不小,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年男人倚坐在办公桌后。男人眼窝沉陷、眼圈发黑,颧骨突出,大眼袋低垂,额头和眼角上皱纹堆垒。看男人的容颜足有六十七、八岁的样子,但其实他今年也才五十三岁,如此苍老也就在旦夕之间。
  老年男人身穿深绿色衣裤,头戴同样颜色帽子,左上臂和帽子上都有一个三色标识。他的身体紧靠椅背,右肘撑在椅子扶手上,右手食中二指间夹着一根大号雪茄。看他的装束和动作,俨然东南亚那些被称作“将军”的人。但现在这个“将军”没有一丝将军应有的豪气与霸气,有的只是无尽的伤感与丧气。
  办公桌上电脑屏幕中,是一副清晰的黑白画面。画面中有一排排的特种车辆,有身穿制式服装、整齐列队的人群,还有随时准备寻找猎物的黑犬。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身穿笔挺制式服装,面对人群,利用三寸不烂之舌,看似正在鼓动众人士气。

  看到画面中那小子一副志得意满的张狂样子,老年男人厌恶至极。他微微起身,左手在鼠标上点了几下,屏幕上出现了十六个不同的画面,画面上的图像小了好多。尽管图像小了,但那十五个画面图像几乎是静止的,只有先前那个画面的缩小版在动个不停,依然可以一眼辨识出来。男人叹了口气,关掉显示器开关,整个屏幕顿时变成了黑色。
  他实在不想看那个人,觉得只有关掉屏幕,才能眼不见心中烦。
  叹了口气,男人身体后仰,继续靠在椅背上。画面中的一切说明,自己判断错了,对方不但来了,而且是带着大队人马来的。只是为什么会来,为什么会出其不意的来?那小子不是应该在开会吗?不,应该是会议已经结束,在休息才对。
  男人清晰记得,今天上午那小子还训斥下属,说什么“此一时彼一时”、“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还说什么“再忍个把月”的话。怎么才半天时间,他就到这呢?更为不可理解的是,这小子都到眼皮底下了,自己下午还专门打开手机和那几人通话了,他们怎么就没说这些?尤其这么大的动作,那些人能没有消息?能不告诉自己?他们没有不告诉自己的道理呀,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们还敢有二心?

  尽管不理解,但眼见为实,手下也多次汇报了外面的情况。只是这问题究竟出在哪呢?
  就冲对方带了那么多车辆器械,自己这弹丸之地能够抵挡的住吗?显然不能。那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抵抗?那无疑于以卵击石。当初只是心存侥幸,自认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自认可以应对那些人,自认在收手之前不至于被发现。可就在准备大规模转移的时候,竟然来了这么大的阵仗,这可是几乎从来没想过的,即使想想也不过偶尔脑中一闪。
  既然根本抵抗不住,难道要投降不成?没门。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哎,无论是战是降,都难逃一死呀。”男人本已阴郁的面庞,又增添了一丝凄凉与惨淡。
  忽然,男人的眉头渐渐舒展了一些。他心中暗道:你纵有千军万马,只要你找不到赃物也是枉然,你总不能滥杀无辜吧?
  整个战前动员进入尾声。
  “同志们,‘七.二七飓风行动’主战正式开始,出发。”说完,楚天齐右手指向身后不远处,那里正是这次行动的主战场——老靠山村。
  一声令下,这些人民卫士立刻分组行动,向预定目标挺进。
  做为副总指挥兼前敌总指挥的楚天齐,本来需要在指挥车上进行统筹指挥,但有一处秘密所在需要他的参与。因此他在发布完命令后,先随着第一行动小组出发了。

  第一行动小组的组长是仇志慷,如果是高峰的话,要找那种秘密所在就用不着楚天齐了,因为高峰去过那个地方,也记牢了地形图的标识。但当时在分组的时候,高峰去处理另外的事情,不能确定是否会及时赶到。而打开秘密所在很可能是所有行动的一个重要前提,所以就让仇志慷做了这组的组长。
  依据上次来靠山村的清晰记忆,楚天齐带领众人到了村子西头。先前到达的武警负责人向楚天齐汇报,在这里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于是众人继续前行,慢慢爬坡,随着海拔升高,一股臭味迎面袭来,而且越走臭味越浓,众人都不禁吸了吸鼻子或尽量长时间闭气。
  “哗哗”的响动传来,臭味也达到了非常重的程度,一条臭水沟出现在面前。这条臭水沟就是上次进靠山村时,楚天齐、高峰、周仝等经过的地方。在老高所长给高峰留的那页纸上,所标识的那个避之不及的秘密所在就是这里。图上只是标注了这条臭水沟,但秘密所在的进口在哪却没有标出来,不知是疏忽了,还是确实也不了解详情。
  在臭水沟及旁边高墙里的院子搜寻一番,没有发现人影,也没有发现入口,当然也没有发现危险物品。安排警力布好岗哨以后,楚天齐带人开始研究这条臭水沟。既然高所长冒着生命危险留下资料,在资料中又专门标示此处,那这个地方应该肯定有相应的入口或是其它可识别的东西。
  日期:2017-07-21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