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63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要是知道我就是景文——他妈嘴里害他车祸的那个、背叛他跟人结婚的那个,我会不会一会直接去接其他客?
  我甩开他,“都被你艹成这样了,你跟我说名字?你还想后续免费是不是?”
  我说着推开门就跑了。
  这感觉,好像我才是嫖客。
  我匆匆忙忙从酒店里出来,腿还有点麻。

  因为许久没碰过的身体,有些地方明显有些撕裂的疼痛。
  真不是我身体需要,是我没集中精力反抗,下意思的就被谢衍生摆布了。
  越想越是觉得自己没原则,怎么能被他的糖衣炮弹给攻下了呢!
  万一他想起点什么,跟我要小阿生,那我可怎么办!

  凌晨天还没怎么亮,我站在酒店门前打车回去我住宿的地方。
  到家了,却没发再睡觉了。
  谢衍生怎么也跑到海城来,这事我没太想明白,不过我想了,我得离职回家。小阿生在爸妈那边,我也想一家人团聚。
  再说,他在海城,我就回a市,这样也省的还会碰到。
  想着,就爬起来打了辞职报告发给了我的上司。
  早上去上班。
  上司找到我,“景文你是多想离职,早上四点发邮件说你不干了?”
  我呵呵笑的心虚,说:“没办法,我孩子还在a市,父母也都在那边。真不是我想这样,实在没办法。”
  上司撇了撇嘴,“离职都是提前一个月,你既然孩子在那边,给你个方便,你把工作交接完了就行。”
  我哦了一声,说:“行,多谢老板。”
  公司不大,所以辞职也没什么特殊要求。
  小齐到公司之后,看着我一个劲的抿着嘴笑。
  一脸奸诈,总觉得昨晚上被她卖了。

  “你如实招来!昨晚上我喝多了,你去哪了?”我准备严刑拷问。
  小齐嘿嘿笑起来,压低了声音说:“这话该我问你。不会喝酒逞什么能?昨晚上被带走了吧?”
  我瞥了她一眼,没好意思接着说。
  “我都看到了,谢衍生跟你熟吧?他见你喝多了,就立即去抱住了你。你喝醉了还那么配合,上去就搂住他的脖子。秦璐璐吃醋到崩溃啊!”
  我瞪了她一眼,“你怎么不阻拦呢?”
  “我阻拦什么啊我!你个单身妈妈,我就没看到过你跟哪个男人接触过。你确定身体不饥渴?你确定你不需要解决一下身体内需?”小齐盯着我嘿嘿笑的更得意了。
  好似她为了我的身体做了一件大好事。
  我也是懒得搭理她了。
  中午吃过饭,我就忙着将交接的事情了。
  有几份报告需要送到对面办公楼去。
  对面办公楼是我们的兄弟公司,做的大不少。
  之前一个文案看中我的设计了,就一直有联系。
  这个文案还是我职业生涯被看中的第二份。而且还被用了,我颇是骄傲了一番。
  坐电梯去十四楼。
  才进去,电梯却又朝着地下室走了。
  估摸着哪个开车上班的才来。
  电梯门一打开,我就怔住了。
  是谢衍生。
  好巧不巧。
  我盯着他,咽了咽口水。

  真不是我饥渴,实在是这个时候遇见,太尴尬。
  脑海里忍不住就脑补了凌晨酒店里所有的画面。
  我赶忙低着头假装没看到他。
  他晃悠悠进来,跟我并肩而站。
  也不说话,好像没看到我似的。
  电梯返回一楼,一群人要上来。
  谢衍生当时就将电梯门挡了,“等下一班!”
  众人还待不满,谢衍生就摁了关门。
  我抬头盯着他,心想这货霸道的可以啊。
  他见我盯着他,才咧了咧嘴,慢慢贴近我,“我本来还在想以后怎么免费上你,看来你给我机会了!”
  我一听就头皮发麻。
  他一手摁住电梯壁,一手捏住我的下巴,“就这么害羞碰到我?早上可没见到你害羞。还是你害羞的时候脸不红,只有到了嗨点才脸红?”
  我脸上被他说的滚烫,赶忙推开他,“这里有监控。”
  他哦了一句,转手随便摁了一层,将我从电梯里拖出来。
  “你干什么!”我愣不是他对手,毕竟一米八几不是轻易就好对付的。
  这一层没有人,也没有商家,好似才搬走。
  他咧开嘴就笑了,“是该干点什么!”
  他说着一手搂住我的脖子将我横腰抱起来。
  双腿一悬空,脑子也跟着一阵子晕。
  他似乎很熟悉,一脚踢开玻璃门,就将我扔到了桌子上。

  早上从酒店出来到现在我还没太适应,这货又迫不及待了。
  他根本不给我反抗的机会,直接奔主题就去了。
  本来也就是简单的职业装,所以奔主题这件事情也特别轻车熟路。
  他双手还解开了我的扣子。
  我被他折磨的遍体鳞伤,浑身都是淤青,他似乎不知道似的,还将我的丝袜给拽坏了。
  我咬着牙,恨恨的说:“谢衍生,你是不打算叫我出门是不是!”
  他咬我的耳朵,“你生过孩子之后,从来没给过谁是不是?”
  我红了脸,“谁说的!”

  “你的身体说的。”
  他咬牙切齿说的,我跟着疼的死去活来,眼泪都快出来了。
  “谢衍生你是不是好久没碰过女人了,怎么这么疯狂!”我气的咬他的肩。
  他笑起来,笑的特别坏。
  突然就有种其实被他qj的错觉。

  “乖,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他咬着我的耳朵更用力。
  问的我想哭。
  “不说是不是!”
  我估摸着,我一会回办公室走路都费劲。
  到底,我也没有说出我的名字。
  拾掇了干净,我没说话,默默地拿起文件要走。
  他一手拉住我,“你到底叫什么?跟我玩欲擒故纵?”
  我甩开他,“都给你免费了,你还想怎么样?”
  他斜着嘴捏住我的下巴,“你少来这套!我失忆三年了。还没哪个女人能叫我渴望,还这么熟悉。你突然出现,我得试试看,能不能恢复记忆。”
  熟悉?
  他觉得我熟悉?
  恢复记忆?
  我看着他,一阵子沦陷。
  要是真能记起来该多好。

  我松开他的手,“谢衍生,我们没什么过去,别指望了。”
  说着我转身就要走。
  他也没追过来。
  我又回头问他,“你在海城做什么?”

  他指了指天花板和地面,“这大楼都是我的,我能做什么?”
  我有些吃惊的瞧着他。
  日期:2017-07-2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