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副局长,周子凯,少来这一套,你怎么不说中央首长呢?没有命令、文件吧?这分明就是你们杜撰的阴谋,谋害同志的阴谋。谁不知道你俩好,好的穿一条裤子都嫌松,甚至连侄女都搭上了……”
  “诋毁上级命令,找打。”周子凯一言未毕,右手即出,“啪”、“啪”两声,给姚兵来了两个耳刮子。
  我的妈呀?怎么都是凶神附体?周局也打人?那可是全定野公丨安丨系统的君子,看来千万别把君子惹急了。
  姚兵更是没有防备,顿时恼羞成怒,举起了拳头。

  “咣当”一声,屋门大开,八名武警手持枪械冲进屋子,站到姚兵等人身后。
  姚兵顿时傻了眼,哪还敢挥拳?急忙收回了右手。
  楚天齐也拿开右脚,放开了常亮。
  但常亮却趴在地上,并没有起来。
  一名武警军官走进屋子,径直来到周子凯面前,行军礼:“首长同志,定野市武警支队支队长彭刚奉命向您报到,请指示。”
  周子凯回礼:“彭队长,辛苦了。”
  彭刚从文件包取出两张纸递了过去。
  周子凯接在手中,读了起来:“命令,奉市委令,由我局和定野武警支队组织这次‘七.二七飓风’行动。特授命周子凯担任飓风行动总指挥,楚天齐同志担任副总指挥兼前敌总指挥,彭刚同志担任副总指挥。”

  完了?听到这里,姚兵脚下一软,身体靠到会议桌上。
  屋门再次一响,厉剑带着七名黑制服男人走了进来。当先一方脸男人和周子凯点了点头,开始说话:“萧长海、姚兵、常亮,跟我们走一趟。”
  话音刚落,其余六名黑衣人,准确的站到了三人身后。
  “带走。”方脸男人在说完此话后,向孟克伸出了手,“孟克同志,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孟克右手和对方握到了一起。

  看着眼前的一切,众人意识到,今天所有的事情并非巧合,而都是提前谋划好的,所有看似不合理的事情其实都是双簧。目的就是等着纪委带走萧长海、姚兵、常亮,目的就是让大家交出通讯工具,目的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保密行动。
  今天的行动真的是只是实战演习吗?众人都给出了否定答案。但究竟具体是什么行动,到现在人们还不清楚。
  同时人们还好奇,也很疑惑,不知楚局长打人环节是否也是提前计划好的。
  武警、纪委人员都离开了屋子,那三人也被带走了,厉剑已用密码箱装上众人手机,会议室恢复了暂时宁静。
  “立正,向前看。”口令声响起。
  众人目光齐刷刷投到主席台上,只见周、楚二局长全都警容齐整,面色庄重,尤其楚天齐更是和近段的的形象反差巨大。往日萎靡一扫而光,现在的楚天齐身板挺拔,目光如矩,整个神情不怒自威。
  “飓风行动现在开始。”说到这里,周子凯看向楚天齐,“楚局长,你来。”

  快速环顾一圈,楚天齐朗声说道:“参加行动的同志,需要分组出发,点到名字的人,迅速出列,到楼道集合。”说着,把几张纸交给了厉剑,“你来点名。”
  没有任何迟疑,厉剑直接喊出名字:“第一组,组长仇志慷……”
  仇志慷立正回复:“到。”然后去到门外楼道中。
  “组员康成。”
  “到。”
  “刘大力。”
  “到。”
  “赵颖瑞。”
  “到。”
  一个个名字被叫到,一声声回复迅速响起,一名名干警走出屋子,霎时间大战前的气氛异常浓烈。
  夜色深沉,大多数人早已进入梦乡。
  漆黑的暗夜中,一列列盖着帆布的军车,一辆辆拉着窗帘的中型、小型警车,驶出县城,驶在通往乡下的公路上。
  整个行进过程中,除了这些车辆,再没见到任何其它车辆,显见相关路段已经实行交通管制,本就为数不多的社会车辆被限行或改道。
  车上的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去往何方,只知奉命行*事。在这些人中,有人根本看不到外面,有人只能看到汽车前方的路。也有人辨识出了前行的路段,但却无法以任何方式和外界交流,当然绝大多数人也没有要和外界交流的意愿。
  在车队刚到秋胡镇界的时候,走在最后的警车停了下,楚天齐从车上下来,等在路边。
  很快,后面一辆警车呼啸而至,停在楚天齐面前。副驾驶车门一开,周仝跳下汽车。就在她正要拉开右后侧车门时,车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男人踉跄的下了汽车。楚天齐赶忙伸出双手,扶住对方。
  车灯映照下,一个状态凄惨的人站在楚天齐面前。
  “老曲,是你吗?”楚天齐双手扶对方双臂,盯着对方。
  对面男人嗓音嘶哑的说:“局长,我是曲刚,我以为见不到你了。”
  面前的曲刚,楚天齐几乎不敢认了。这还是那个体格魁梧,身高一米八二,年龄仅四十五岁的常务副局长吗?
  现在的曲刚眼窝深陷,双眼布满血丝,脸颊瘦的像是塌下一块,颧骨显得特别突出。他头发蓬乱,发丝一绺一簇的,上面带着凝结的血块,胡子也是乱糟糟的,还打着绺。曲刚脸上最醒目的,就要数那几处伤痕了。额头的那块淤青,颜色淡了好多,应该已经有几天了,但淤青的边缘却很大。左脸颊上一条伤痕刚刚结痂,看样子像是用带棱的鞭子抽的,应该是近两天的事。嘴唇和下巴的伤虽然要小,但却要多一些,至少有五六处。上衣和裤子也有好多血渍,看样子身上也有伤。双腕上各有一条透着血痕的印迹,显然是手铐留下的,再看刚才曲刚下车的姿势,脚上肯定也带过沉重的脚镣。

  看着曲刚身上破旧的衣衫,以及那特制的服装,楚天齐道:“怎么没换身衣服?”
  “不换,捉住老贼再换。”曲刚是咬着牙说的。
  “走,上车再说。”楚天齐扶着曲刚上了自己的警车。
  周仝也跟着坐到了副驾驶位,汽车继续前行。
  转头看着曲刚,楚天齐道:“老曲,你受苦了。他们是不是折磨你了,脸上、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曲刚轻叹了一声:“姚兵他们非说柯晓明开枪是我指使的,是我要杀人灭口,还出示了所谓的指示证据。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我就和他们据理力争,结果他们以我要行凶为由,拿枪指着我,把我押到了那个地下关押点。到了那以后,他们根本就不再跟我废话,直接就要我承认指使的事,我不承认,他们就用鞭子、刀子,想着各种办法收拾我。
  看出来了,他们想要我的命,但又想给我坐实罪名。我想与其被他们侮辱致死,还不如自行了断,于是趁他们不备,就撞头自杀,他们及时发现了,我没有死成。接着我就绝食,他们先是饿了我两天,然后就把我捆起来,撬我的嘴强行灌。后来姚兵不见了,这种折磨才少了一些,但从前天又开始了,下手的人我不认识,但不是县局的人,他们都是受常亮支使。”
  日期:2017-07-2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