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186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条件虽说跟之前想的那俩货一个在坟墓里,另一个在去坟墓的路上稍有距离;但是如果先灭了司马元显,凭北府兵的战力,灭桓玄易如反掌。
  想到这儿,刘牢之决定,跟桓玄合作,反了。
  不过刘牢之这么想,他的部下们可不这么想;老刘刚把想法跟刘裕、刘敬宣等人一说,这些人群起反对。理由就一个,不管怎么说,帮司马元显是在帮朝廷,名正言顺;帮桓玄是在帮反贼,千夫所指。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劝刘牢之慎重。
  最后给刘牢之说烦了,大吼一声,你们懂什么?我这是卞庄刺虎之计;先投桓玄,看其灭司马元显,再挥军攻灭桓玄,易如反掌,到那时晋廷就是我姓刘的了!
  刘裕、刘敬宣苦劝,但刘牢之就是不听。
  公元402年3月,王牌儿劲旅北府兵,打出了白旗!
  听说北府兵站到自己这边儿,桓玄以手加额,仰天狂笑,乐疯了。

  哼哼,司马元显,咱们该算算总账了。
  桓玄立刻下令,荆襄军结束休整,立即出发,直逼建康而来;不久,大军到达建康城外的新亭。
  新亭,建康西南方的门户,此处一破,建康再无屏障。
  司马元显彻底呆掉了,最能打的北府兵变成了敌人,试问城中还有谁能挡住叛军?

  司马元显毕竟年轻,也没多想,率领手下仅存的部队带着一家人躲入宫中避难;这会儿他想起傻子皇帝司马德宗来了,企图凭借“皇威”罩住自己。
  皇威,东晋皇室何曾有过“皇威”?司马元显显然想多了。
  桓玄挥师入城,第一件事就是进宫当着司马德宗的面儿把司马道子、司马元显一家人抄出来拉到闹市斩首。
  杀完人,桓玄丢给晋安帝一份表章,上面写着,因清除叛党有功,请朝廷加封自己为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录尚书事、扬州牧等等。这串儿官衔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国务院总理兼三军总司令、兼东部战区、南部战区、西部战区司令,再兼江苏省省长、浙江省省长、江西省省长等等。
  一句话,他恨不得天下的官儿全部由他一人来当。

  那位说了,且慢,刘牢之呢?
  呵呵,桓玄给这位大将军的官职很好玩儿;唤作会稽内史。
  会稽,绍兴。
  会稽内史,相当于现在会稽市委副书记、兼会稽市副市长。
  摆明就是涮你玩儿。
  为什么这么说?
  人老刘投降桓玄之前的官职是总督兖、冀、幽、并、徐、扬六州加晋陵之军事,换句话说是东晋北部战区的司令。

  投降之后,呵呵了,不仅成了文官,而且从正大军区级给降成县团级。
  这让刘牢之情何以堪;好你个狗日的桓玄,过河拆桥是吧;老子揍你个鳖孙!
  刘牢之又把众将召集起来,说要起兵打桓玄——
  众人一听,您这是要干嘛,还有个准谱儿没有了?
  刘牢之帐下有个参军,名叫刘袭,这哥们儿很耿直,直接就说,您到底要干嘛?你跟王恭,反王恭;跟了司马元显,又反司马元显;眼下刚归顺桓玄,又要反桓玄;这种朝秦慕楚的事儿,您自己干去吧,我不干!
  说完,此人大踏步而去。
  众将在底下交头接耳,刘牢之气沮,转过脸又问刘裕,说你看我是打,是不打?
  刘裕说这还用问吗?老早就跟您说过,不能跟桓玄合作,您不听啊;这会儿想起来了,这世界上哪儿有后悔药?桓玄什么人?粘上毛儿比猴儿都精,你跟他合作,有这个下场一点儿都不奇怪;况且现在桓玄占据中央,这是通天下都知道的事儿,您投降,也是天下皆知的事儿;您觉得您打的话,能赢吗?对不住您了,我也不跟您趟这趟浑水了;我要回扬州去了。
  说完,刘裕行礼,转身而去。
  刘牢之目瞪口呆。

  其余众将看刘裕走了,刘牢之呆了,左右看看,默默散去;大帐之中,仅留老刘同志一人呆坐当场。
  刘牢之最大的倚仗,就是手下这支百战精兵,现在军心尽散;自知再难有作为,又怕将来遭桓玄毒手,不久之后,自缢身亡。
  他死后不久,尸首被桓玄从坟里挖出,再次斩首,暴尸建康闹市。
  北府军一代名将,淝水之战晋军的的箭头,落此下场,可悲可叹。
  砍了刘牢之(死的)之后,桓玄又在北府军中展开清洗;连杀北府兵旧将多人,一时间,北府军中人心惶惶,刘牢之旧部纷纷外逃,有的投奔北魏,有的则投奔南燕,还有的跑去了后秦。

  说来挺有趣,桓玄在北府军中杀来杀去,却没动一个人。
  谁呢?
  刘裕。
  不仅没动他,桓玄反对刘裕嘉奖一番之后,还让他继续统兵去打卢循。
  卢循,咱前面说过,孙恩的妹夫;孙恩死后,继续带着叛军跟晋廷作对。

  刘裕倒也不推辞,率军而去。
  此时刘裕的部队依然是以老北府军为主,再加上桓玄清洗,很多刘牢之的旧部一看刘裕没事儿,纷纷跑去避难,因此刘裕的部队战斗力依旧超强;跟卢循交了几次手,卢循挺能扛,但跟他大舅哥一样,不禁打;因此一年之内,刘裕多次击败卢循;积功升至大将。
  说这话,时间已经到了公元403年;这一年东晋高层再次出现动荡——
  什么事儿呢?
  桓玄逼着朝廷封他为楚王。
  同年11月,桓玄逼晋安帝“禅让”;12月,桓玄继皇帝位,国号:楚。
  桓温一辈子没敢干的事儿,桓玄干了。
  日期:2017-03-10 09:20:16
  桓玄称帝了,然后呢?
  乱呗!
  不过最先跳出来反对桓玄的,是遥远的益州。这个咱们后面儿会说到。
  刘裕呢?他什么态度?
  十四个字:但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其实就在桓玄逼着晋廷封他为楚王时,桓玄曾派自己的弟弟桓谦试探过刘裕,楚王功高盖世,皇帝有禅让之意,您觉得怎么样?
  刘裕回答,这有什么不行,太行了!就凭楚王再造乾坤的功劳,别说禅让,就是!@#¥也理所应当。
  桓谦回报桓玄,桓玄没想到刘裕是这态度,大喜过望;一边儿送给刘裕一堆硬货,另一边儿就逼着晋安帝下诏封他为王;不久之后便发生了所谓“禅让”一事。
  刘裕为什么会这样?
  道理其实很简单,用现在的话说,他要让桓玄帮他试错。
  什么意思呢?简单的说,刘裕也想当皇帝。
  那位说了,刘裕,一介布衣,赳赳武夫,也起了僭越之心?
  没错儿,那年头,只要手里有兵,一切皆有可能!你桓玄既然能称孤,我刘裕为何不能道寡?
  但是,这里有一点,也是刘裕比诸如桓温、桓玄,以及当年的王敦等人聪明的地方,他理解什么叫品牌的力量。
  刘裕非常清楚司马氏虽然不咋地,在江南士族中没人拿他当盘菜,但毕竟立国多年;在老百姓心中晋廷还是正统,那年月,正统二字在人们心中那可是相当有分量的。别的不说,当年王家那么牛,大半个朝廷都是他们家的,他们到底还是没敢改换门楣。这里边儿的原因说穿了,就是王家还没建立起自己的品牌美誉度。
  到了谢家掌权的时候,美誉度倒是有了,一场淝水之战挽救了晋室,也挽救了江南;不过两个原因使得当时的谢家也不具备变天的条件,一是谢安本人没那大的野心,且死得早;二是孝武帝司马矅盯的紧,亲政之后便开始对权臣有所防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