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惊讶干什么?”他捏了捏小阿生的脸,“这孩子跟我长得这么像,你总不能还跟我说是巧合吧?”
  我彻底沦陷了。

  他到底要说什么?
  他撇了撇嘴,“你是过来要报酬的?还是准备带着私生子跟我要财产的?”
  我没想到他这么说。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奇怪。

  “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他脸上半分不屑,“的确是我造的孽!我肯定认!”
  “更何况找上门了,我哪有不认的道理,你说是不是?”谢衍生看着我,眼神里又多了几分鄙夷。
  他,是不是恢复了记忆?
  我有点吃不准了。
  我开口想说谢衍生你想多了,我没有叫你认。
  可是我突然觉得不是我想的那样。
  “你以为是你什么时候造的孽?”我瞪着他。
  “问我?你不知道?怎么,你还想试试——怎么造孽?”他意味深长的盯着我。
  这货下流起来没底线,以前就领教过。估计不是小阿生在,他可能会直接叙述爱情动作片!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么说下去,完全就是打太极了。
  他估计不知道我啥意思,我也在揣摩他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想说什么?你一个单身妈妈带着孩子很辛苦吧?是不是挺不住了,觉得得认祖归宗了?谢家的门没有那么好进。”他冷哼了句。
  听这话就来气。
  “谁想进你谢家的门了!你别——”我话说了一半,又转了话题:“你是不是该下车了?”
  “别兜圈子。”谢衍生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想提什么条件?总不会还想着孩子抚养权的问题?你以为你有了抚养权,就可以进我谢家的门?”
  看来,应该是以为我故意接近他,带着孩子过来要抚养费之类的吧?他看着不像是回忆起来我是谁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回忆起什么。
  抚养费,我倒是还出得起!
  只是这货太气人。

  以前见面就觉得是我扒着他,故意的。现在又是这么一出。
  我瞪了他一眼,“谁要跟你提条件了?再说了,提条件你就答应了?你自己找上门来,又不是我故意去找得你!还有,你知道我是谁么?孩子是谁,你就过来跟我要条件?”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孩子你自己偷摸生的,又没有跟我说。再说了,你不会说你不知道,我三年前就失忆了。”谢衍生不耐烦的说。
  我就知道。
  “就是失忆了,才不知道我之前都做过什么。也许睡了谁,自己到现在都记不起来。不过,我这人花心归花心,不代表不负责。孩子既然生了,我少不了你的赔偿。”谢衍生咧着嘴看着我。
  “不过,你说不是我生的,我也信。”谢衍生补充了一句。
  我笑了笑。

  舒了口气。
  我最怕的事情,不是他恢复记忆,而是我怕他认出小阿生,把他抢走。
  小阿生是我的命,我不会叫任何人带走他。
  谁都不行。

  我跟司机说:“师傅你可以停车了,这位先生现在就要下车。”
  司机师傅靠着路边停下来。
  谢衍生不解。
  “你想多了,孩子不是你的,也不是你生的,你可以下车了。”

  “哦?”谢衍生耸耸肩。
  我瞥了他一眼,“你哦什么?你说的明白,我也说的清楚。以后肯定碰不到的。你放心好了。再说了,你可是刚说过,我说不是,你就信!别转脸就不认账!”
  他笑了笑,又捏了捏小阿生的脸,“好——走了,可没人埋单。”
  “慢走不送!”
  他迟疑了下,显然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下了车,我也没理他。
  小阿生却看着后面的窗户,一直盯着。
  “看什么呢?”我拍他的脑袋。

  “那个叔叔在打电话。麻麻不喜欢叔叔吗?”小阿生耷拉着脑袋,显然不开心。
  “那个叔叔诬陷麻麻,而且麻麻也不认识他。他是陌生人,万一把麻麻的小阿生带走了,麻麻会哭的!”我捏他的小脸。
  唔——谢衍生捏,为什么我也下意识的捏?
  小阿生问我:“造孽是什么意思?那个叔叔刚刚说造孽,他造了什么孽?”
  “他造的孽大着呢!”我懒懒的说。

  有一段路堵车,爸妈这个电话催的急的不行了!
  好容易到了,小阿生抱着我的腿,眨巴着眼睛到处看。
  他估计好奇着呢。
  我抱着小阿生说:“走吧,我们去外婆家。”
  爸妈已经从楼上跑下来了,“小阿生!”
  小阿生虽然没见过外公外婆,天天视频,倒是不陌生,看到她们就跑了过去。

  屁颠屁颠的抱住了。
  我妈看了小阿生两眼,就过来接我手里的行礼,盯着我看了半天,眼睛就湿了。
  “走先回家,进去再说。”我妈拉着我。
  我爸则将小阿生抱起来。

  小阿生知道有人给他壮胆了,抱着外公的脖子说:“外公,妈妈天天欺负我,你们能不能管管她!”
  我爸笑的合不拢嘴,“能!你说怎么管,今天就怎么管!”
  小阿生立即一派颐指气使,指着我说:“今天不用做别的,你去把麻辣香锅味的薯片买五袋——不,买十袋!”
  我瞪了他一眼,“阿生你别仗着有人宠爱,就得寸进尺。每次吃薯片你都上火,你忘记了!”

  他立即抱着我爸的脸亲了又亲,“外公说过我回来,就给我买!”
  我爸开心不已,“你说啥,我们就买啥!”
  屋子里还都是老样子。
  我的房间一点改变都没有。

  屋子里擦得很亮,似乎我还在的样子,看了叫我有些难受又有些开心。
  到处都充斥着我走时候的气息,还有那时候留下的所有回忆。
  我在门前站了一会。
  小阿生跑过来抱着我,“麻麻,这里就是你住过的地方吗?”
  我点点头。

  三年不曾回家,陌生而又熟悉。
  小阿生拉着我在屋子里乱翻一通,我妈跟着他屁股后面,生怕他出什么危险。
  爸妈说今天开心,出去吃,不在家里做。
  也是难得。
  晚上出去吃饭。

  聊天询问,才知道这三年,爸也不容易。
  一个人撑着店铺,几次生意不好,差点被同行挤掉,但也都支撑下来了。
  妈一直后面支撑,给我打过几次钱,生怕我在外面吃苦。
  我说没有,“这三年过的蛮好的。每天都很充实。婚姻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我有阿生,也有你们,我很知足。”
  爸妈劝我再找个男人,毕竟一辈子不能全靠自己。
  “再说,孩子也该有个爸爸。”妈跟我说。
  爸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开口说:“我听说谢衍生失忆了。”
  我笑了笑,“是啊,失忆了。之前出了车祸。”
  爸叹了口气,“文文,如果他能记起来,爸还会试着考虑一下谢衍生。毕竟孩子需要父亲。”
  说到这里,我倒是震惊了下。
  妈拍了拍爸的肩膀,表情都是赞同,“你想开了。”
  爸说:“也许吧。之前错了太多,也许文文都恨我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