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9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衣人存了教训一下这个老家伙的想法,那个时候归不归就是现在的样子,躲闪着藏在别人的身后。没有想到的是,真动手的时候,挡在归不归身前的徒子徒孙都是装装样子的。老家伙随随便便的一下子,就让这个人躺在床上半个多月都没有下来。
  有了之前的那次教训之后,黑衣人更加怀疑什么术法都被耗光是这个老家伙的障眼法。为了就是诱使自己冲他杀过去。当下黑衣人做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举动,他竟然调转回身,手中横空出现一柄闪着水沁之色的长剑,对着根本就没有打算和他动手的火山扑了过去。
  本来火山打定了坐山观虎斗的心思,就算是你们将这个纵火之人引来又怎么样?我认定你们是一伙的你们就是一伙的,现在相争只是转移我的视线。反正等你们两败具伤之后。收拾残局的火山怎么说都可以。
  没有想到的是,火山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黑衣人竟然会冲着自己扑过来。愣了一下之后再动手便失去了先机,好在火山的邻敌灵验老道。加上大方师广仁亲传的术法。几个回合自后便和黑衣人平分秋色。
  当下两个人的手中几乎同时出现了一柄很是相似的长剑。不同的是,火山手里的长剑剑身上冒出一层赤红色的火焰,而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剑身就好像是一汪秋水一般。与火山长剑相击之下,剑身上竟然荡起层层的水波纹。
  黑衣人挥舞着长剑劈向火山的时候,他的身体也同时发生了变化。本来上下一身黑,包括黑色绢帕罩头这时候竟然都隐隐的泛起了水光。这还不算,他和火山每一次双剑相击的时候,都都一层水雾从黑衣人身上冒了出来。水雾挂在空气中没过多久,便形成了一股浓重的雾气。
  看着对面一红一黑二人相斗的时候,吴勉冷不丁的对着还躲在他身后的归不归说道:“那个一身黑的又是你的老相好?老家伙您还真是交友遍天下,不打算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算不上老相好。都是这辈子欠下的孽缘。”嘿嘿一笑之后,归不归对着吴勉说道:“人活一世,谁没仨俩的仇人?老人家我怎么也是活了这么久了,有个百八的仇人也不是说不过去。冷不丁冒出来一个,你得容我老人家想想,这是哪一位?”
  这么多年吴勉也摸透了这老家伙的性格。当着火山和已经围过来的方士,能说出来这个人是谁才怪。吴勉翻着白眼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又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正在交手的那两个人身上。
  这时,整个庭院里面都笼罩了一层浓厚的雾气。这雾气里面夹杂了黑衣人的术法,凭着吴勉和百无求这一人一妖两种目力,也只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而这个时候的火山已经感觉出来有些不对了,他术法的路数对方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有几次他以为十拿九稳的必杀,黑衣人竟然轻轻松松的化解。好在对方的术法火山也看着眼熟,虽然加了变化不过还是能看出来这个方士一门的路数,黑衣人想用术法将火山怎么样也是万难。
  不过既然对方和自己是一个路数,那么火山心里便有了主意。当下,他对着黑衣人的方向将手中的火剑甩了出去。对方摆剑相迎的时候。火山突然化作一团火光从他面前消失。还没等黑衣人反应过来,一团大火已经将他围了起来,随后本来已经消失的火山突然再次出现在黑衣人的面前。只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全身上下突然完全化为了火焰,在半空中抓住了自己的剑鞘之后,和燃起大火的长剑融成了一体,随后挥剑对着黑衣人猛劈了下来。

  这一下是火山近年突然悟到的,就算对面站着的是他师尊广仁,没有防备之下也受不了这一记杀招。
  火山化身为火焰之后,黑衣人便已经发觉不妙。就在这一剑劈下来的瞬间,他将全身的术法都集中在了自己的长剑之上。两剑相击之后竟然无声无息,不过场面还是起了变化。就见黑衣人一口血喷出来,随后身体里面再次冒出的水雾,已经都是血红的颜色。
  庭院当中瞬间充斥了厚厚的血雾,随后在血雾的中心听到了火山的一声大叫:“你还想逃吗!”
  这一声落下的时候,血雾当中火光一现,随后一股炙热将血雾瞬间蒸发。血雾消失之后,只有火山一个人站在庭院的中心,黑衣人已经消失的无隐无踪。
  除了黑衣人之外,就在站在庭院外面看热闹的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三个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忙活了一大顿。最后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看住,气的火山大吼了一声,随后将满肚子的怨气都撒到了庭院里面当作观赏之物的巨石之上,手中长剑一甩,两丈多高的巨石竟然华为了好像琉璃一样的粘稠液体溜了下来。
  就在火山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的时候,庭院之外一处烧了一半的房屋当中,黑衣人已经替他将口中鲜血吐了出来。当下他的身子直接栽倒,黑衣人倒地的同时,房子外面的吴勉和百无求已经走了进来。
  半个时辰之后天色慢慢的亮了起来,不过黄龙涧当中,却没几个人睡的着了。由于大方师已经下了法旨,午后火祭了问天楼的主事之人之后,便要带着众方士离开这里。当下,也没有方士再去清理被大火烧毁的房屋。除了小半在把守各个出口要路之外,大部分的方士都守在几个四角楼周围,以防最后这几个时辰再出什么意外。

  与此同时,大方师的住所,广仁正在眯缝着眼睛半卧在卧榻上,他的对面是跪在地上的火山。这个红头发的男人正在对着广仁诉说刚才在自己住所的遭遇,说到最后黑衣人和吴勉众人趁乱逃走之后。火山羞愧的脸色就好像自己的发色一样,红的那么尴尬。
  不过大方师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火山说完之后。这位大方师才睁开了眼睛对着还在地上跪着的火山说道:“这件事是归不归有意在算计你,有心算无心之下,就算是我会措手不及。”
  说到这里。大方师顿了一下,做了个手势让火山起来之后,对着自己的大弟子继续说道:“你说纵火之人是同门,看出来是谁了吗?”
  “此人刻意的隐藏身份,术法中加了掩饰掩盖住了自己的气息。”火山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术法相互熟悉,我都不敢肯定此人是方士同门。这个人掩饰的太好,弟子看不出来是谁。”
  “是看不出来,还是说不出来?”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看着自己的首徒说道:“单论术法,同门当中能和你比肩的并不多。你有了怀疑的对象,但是没有证据说不出来是吧?”
  看到自己的师尊这么说,火山不再迟疑,刚刚想要将自己怀疑的人名说出来的时候,大方师却摆了摆手。说道:“你自己知道就好,不管这个人是谁,过了午后便无关紧要了。去准备午后火祭的事情吧,铲除了问天楼的余孽,他日我渡海去寻前任大方师的时候,也算是替你消除了一个隐患。”

  日期:2016-08-10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