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816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志诚想了一想,觉得要调整刘伟雄还是要动一点脑筋,不能直接把刘伟雄给调整走了,那样的话,花建楼肯定反对,得想法消除调整刘伟雄的阻力,这样才能顺利完成调整。
  陈志诚梳理一下全市的领导干部缺职情况,组织部门每年都要留出一两个领导干部名额,以便市委可以灵活进行掌握方便调整人员。刘伟雄是政法干部,如果要调整他的话,也只能在政法系统内进行调整,他现在就是要看一看政法系统的干部有没有工作到年限的,需要进行调整的,然后看一看能不能把刘伟雄给调过去。
  结果他把组织部长叫过来梳理一下的时候,便是发现政法系统内的干部基本上没有什么缺职了,要想在政法系统内部进行调整的话,恐怕是不行了,然而除了政法系统,刘伟雄还愿意去哪里?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突然袭击
  陈志诚想尽办法,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他与市司法局长进行谈话,把他调到市人大任职,司法局长年龄已比较大,但是没到退居二线的年龄,所以不好把他弄到人大去,但是现在为了安排刘伟雄,只好先将其调到市人大去。
  司法局虽然是政法单位,但是在政法体系中的重要性却是比较低,因此司法局长并没有多少人争,司法局长自然是在市里头也不那么凸显,因而他的能量自然是少一些,陈志诚亲自找他谈话,他抗拒不了,只好同意提前调往市人大。
  让他空出司法局长的位子,陈志诚然后把刘伟雄给调到司法局担任局长,刘伟雄在公丨安丨局是副局长,到司法局是正局长,这样安排,其他人不好提出什么意见来,就是花建楼也无法指摘什么,这便是陈志诚的手段。

  市委常委会一开,组织部把这个事情一说,花建楼虽然感到这背后一定有名堂,但是陈志诚调整的理由非常充分,说司法局长身体不好,主动要求辞职,调往市人大,司法局长一职非常重要,把刘伟雄调过去担任这个职务是合适的,没有发现刘伟雄存在什么问题,不适合这个职位,这样一讲,花建楼只能看着刘伟雄被调走,而无话可说。
  刘伟雄便是这样被调走,在被调走之后,赵平迅速在公丨安丨局内部进行整治,进行人事调整,而在此之前,刘伟雄在公丨安丨局内,兴风作浪,人马众多,好多人事调整他搞不下去,所以刘伟雄一走,事情就是好办多了。
  虽然不好做到整个公丨安丨局内部人员的纯粹性,但是至少用起来能够比较顺手了,这样一来,赵平再开展一些工作,至少要比原来容易的多。
  时间过了有一个多月,陈志诚与赵平两人并没有再去大规模地查处娱乐场所的情况,在刘伟雄被调到司法局之后,除了公丨安丨局内部时有人员调整之外,其他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东江市的各个娱乐场所看到风声已过,便是故技重演,涉黄涉赌涉.毒的情况死灰复燃,并且更加疯狂起来,因为他们要把之前遭受的损失给找补回来。
  一切看上去如同风平浪静,花建楼的小舅子更加疯狂,他在其他娱乐场所不敢公开进行这种情况的时候,吸引了大量无处可去的失足女,充实魔指幽境的失足女队伍,让魔指幽境的竞争力变得更加大,现在重新开张,自然是吸引了大量的客人前来消费,一时之间,魔指幽境会所面前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正当各大娱乐场所感到非常得意的时候,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突然接到省厅命令,说要到东江市下面的一个县里面查处制毒涉.毒的情况,让他们做好准备,所有人都不得带手机,确保行动保密。
  与此同时,省厅有关人员组织大批警力也来到东江市,省厅的人员准时在夜里凌晨来到东江市。到了之后,将两只队伍进行集合,省厅一名副厅长此时在下车与赵平等几个市局的领导谈话,告诉他们真正的目标不是制毒窝点,而是魔指幽境会所,省厅领导下决心要将这个会所给查处了,让他们在上车出发时,将任务再告诉其他行动民警,确保行动的突然性和隐蔽性。

  如此一安排,等到凌晨两点的时候,省市公丨安丨局的民警犹如天兵天将,突然下凡,把整个魔指幽境会所团团给包围,里面的所有人全部给抓获,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跑掉,花建楼的小舅子也是比较倒霉,平时一般不来这里,但是今天因为有事过来,一时没有走,也是让公丨安丨民警给在办公室里与经理一起被抓住了。
  花建楼的小舅子一看到有民警突然闯进来,便是告诉他们自己只是过来玩的,并没有干违法的事,要求离开。
  但是民警看到他们与会所经理呆在一起,怎么可能放他走,等到市局的领导一过来问情况,花建楼再次求情,悄悄地与一名市局领导说话,告诉他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花建楼的小舅子,有事情过来玩的,与会所无关,请求放他回去。
  其实这名市局领导认识他,只是装作不认识,在此之前,花建楼的小舅子眼里只有林国雄和刘伟雄,没有他这个坐冷板凳的副局长的存在,现在一看到他还向自己套近乎,他便悄悄告诉他,自己去向领导汇报一下。
  结果,他便来到赵平面前,把花建楼的小舅子在这里的情况讲了,赵平一听,没说话,一看到赵平不说话,这自然就是不会理会花建楼小舅子了。
  所有人马都被带走,整个娱乐会所被查封,花建楼第二天早上才知道这个消息,并且知道自己的小舅子也是让公丨安丨给带走了。

  一看是这个情况,花建楼一时眉头紧皱,感到问题有些不大妙,省厅和市局开展行动,他这个市长居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省厅专门避开他这个市长采取行动针对魔指幽境会所,难道有用意?
  他现在先不考虑他小舅子的事情,而是考虑整个事情的情况,是不是对他不利,他小舅子出了事,那也只是他小舅子的事,与他无关,但是如果此次行动,有着专门针对他意思的话,那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花建楼打电话给赵平,让他到他办公室里面来一下,自己有事情问他。赵平接到花建楼的电话,想了想便是来到花建楼的办公室。
  市长召见,他不能不来,到了之后,花建楼便是问他昨晚上的行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事先不向他报告一下,整个公丨安丨警力的调动,居然不通知他这个市长,这行吗?
  花建楼说的倒也是,公丨安丨队伍调动这么大的事,是应当通知他这个市长的,不然,这就是有些擅自行动的意思了,因此花建楼质问他倒也是合理。
  但是赵平想了想却是说道:“这次行动是省厅组织的,事先知会了陈书记,我只是服从命令而已,省厅和陈书记要求,我不得向任何人泄露此次行动的情况,因此就没有通知花市长你。”
  赵平一这样说,花建楼傻了眼,陈志诚事先知道这事,而且还是省厅直接下的命令,在这种情况之下,显然通知他这个市长可以,不通知也可以了,反正赵平是有命令的,他虽然是市长,但是不是书记,他市长再大也要听书记的啊。
  日期:2017-03-13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