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43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话音未落,那男子已经阴阴一笑,扣动了扳机,但听“哒”的一声轻响,枪头上那个塑料块速度极快的扑向李睿胸口,其后带着两根亮闪闪的金属导丝。
  李睿就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与那小箱子相聚不过五十公分,如此近的距离,再加上那塑料块的超快速度,他根本没办法做出反应,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塑料块打到自己胸口。塑料块的打击感倒不是特别明显,但那塑料块上的金属探针却重重扎到皮肤上,哪怕没有刺入肉里,却也搞得很疼,这还没完,下一刻,一股巨大的电流从两个金属探头上涌出交汇,瞬间形成一道蓝白色的电火花,狠狠击打在他胸口上,顷刻间将他电得全身麻震,翻身倒在沙发上,再也动不了分毫。

  “啊……”
  坐在李睿身边的黄惟宁,看到这一幕,惊呼出声,人也跟着站起,失声叫道:“你们要做什么?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黄李月芸那个女仆已经快步冲向她。
  黄惟宁见她来意不善,摆出跆拳道的防御姿势,警告道:“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那女仆如若不闻,脸色狰狞凶狠的扑向她,双臂已经展开,似乎是要将她抱住。
  黄惟宁秀眉蹙起,忽的抬起右腿,一脚狠狠踹向她的小腹。
  那女仆随手横架,竟然轻而易举就将她腿拨拉开去,另一只手已经转向她的上衣。
  黄惟宁脸色剧变,想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右腿刚刚落地,已经被那女仆抓住雪纺衫。黄惟宁临危反扑,一拳打向对方面门。那女仆理都没理,一把将她推到沙发上,跟着扑上,把她身子翻过去,将她两只手臂反扣回来,至此将她擒拿在手。
  黄李月芸面带冷色看着李睿与黄惟宁受制被擒,眼睛深处闪烁着暴戾气息。

  那男子与那女仆也不待她吩咐,各自从那黑色小箱子中找出绳子,分别将李睿与黄惟宁捆了,然后将二人扯出来扔到客厅正中。
  黄惟宁手脚都被捆住,侧躺在地板上,身体蜷缩着,一头长发已经变得散乱不堪,令人怜惜,她来不及怒斥黄李月芸,先关心的看向李睿。李睿比她还要凄惨,还处在电击后的全身麻痹中,趴在地板上,双臂被反扣在后腰处捆住,两腿也别捆死,一动也不动,跟个死人差不多,但他眼睛还睁着,并未进入晕迷状态。
  “你没事吧?”
  黄惟宁语气关切的问道,李睿却跟没听到似的,只是木木的盯着地板发呆。
  黄惟宁又唤他几声,眼看他没有任何反应,这才不甘心的看向黄李月芸,怒道:“黄李月芸,你真卑鄙,把我们诱骗到这里来,对我们使用这种无耻下作的手段,我从来没想过你是这样一个人,原来你和黄惟谦一样的卑鄙无耻。”
  黄李月芸走两步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狞笑说道:“我卑鄙无耻?换成是你,你老公被人害死,你儿子被人抓起来送进监狱,你还能保持光明正大吗?黄惟宁,我仅有的一点点耐心,刚才在楼下咖啡厅里已经被你们两个消耗光了,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耐心,我向你们两个发出最后通牒马上给我儿子减刑,我不管你们用何种办法,我只要结果!”
  黄惟宁恨恨地说:“你别做梦了,我们是不会屈服于你的下作手段的。我警告你,你最好赶紧把我们放开,要不然,明天早上,李睿领导见他不来上班,就会派丨警丨察过来抓你,你觉得你可以跑掉吗?”
  黄李月芸嗤笑了声,道:“我如果不能为儿子减刑,那我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这次来中国,已经有了为我儿子死的决心,连死我都不怕,又怕什么丨警丨察。我现在想问问你,你和李睿,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此言一出,不仅是黄惟宁大吃一惊,就连那男子也跟着吃了一惊,不敢相信的看向姐姐,但他很快明白了什么,脸上的震惊之色才缓缓退去。
  黄李月芸随即吩咐他:“把李睿弄醒!”

  那男子答应了一声,走到李睿身边,抬腿踢了他几脚,叫道:“快醒醒,不要演戏了,再不醒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快起来……”说着又连踢几脚。
  黄惟宁怒道:“你已经把他电麻了,他哪里还有感觉?你不要踢他,踢他也没有用。”
  黄李月芸冷笑道:“黄惟宁,你好像很关心他呀,我看你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朋友那样纯洁了。”
  黄惟宁骂道:“黄李月芸你给我滚开,你不配和我说话,你从内到外都已肮脏透顶。”
  黄李月芸不再理她,喝问弟弟道:“还弄不醒他?你有没有那么笨?”
  那男子有些尴尬,想了想,抓起李睿的衣领,把他拖向浴室。
  黄惟宁惊呼道:“站住,你要带他去哪里,你想对他做什么?”

  那男子冷笑道:“我要往他头上浇冷水,看他会不会醒,你心疼他吗?你要是心疼他,就替我叫醒他。”
  黄惟宁叫道:“我可以帮你唤醒他,你给我把手上的绳子解开。”
  那男子却只是逗她玩的,闻言理也不理她,拖拽着李睿进入浴室。
  半分钟后,李睿在不断浇头的冷水中清醒过来,刚刚回过神来,就面对了从上到下的水流,立时被浇得无法呼吸,叫道:“啊……咳咳……关掉……”
  那男子见他醒来,得意的笑了笑,把开关关掉,将花洒随意扔到地上,拖着他回到外面客厅里。

  “你给我听好……”
  李睿刚看到侧卧在地的黄惟宁,还未来得及和她说什么,就听黄李月芸说话,转头看向她。
  黄李月芸语气冷肃的道:“李睿,我知道你在这座城市里拥有强大的官方资源,而在我儿子这件事里,你和黄惟宁两个人中你是拥有话语权与决定权的那个,黄惟宁几乎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我现在要你听好,三天之内,你想办法给我儿子减刑,如果你做到了,一切都好说,可如果你做不到,你会死,黄惟宁也活不了。”说着话,给弟弟一个眼色。
  那男子点点头,走入里间卧室,再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皮包。他回到茶几前,从皮包里摸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儿臂粗细、一尺长短的不锈钢筒。他又拧开筒盖,从里面拉出一个半圆柱体的空心底托,在底托上面,摆放着一支玻璃的注射针头,针筒里已经吸入了半管绿色的液体,绿油油的,令人心悸,筒里冒出股股白雾,越发瘆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