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2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人商量着试图逃走,他们用身上仅有的钱贿赂了一名从事走私活动的阿富汗蛇头,他经常给苏联军官带来国外的食品和黑市货物。5个人口袋里共有300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大黄蜂”号上赢海军的。蛇头开价800美元,最后双方以250美元成交,蛇头答应带美国人偷越边境进入伊朗。
  行动看似凶险却异常顺利,1943年5月11日,他们成功逃过边境进入伊朗马什哈德的英国领事馆。在英国人的帮助下,这些人经印度前往北非再到南美,最后辗转回到美国。战后,副驾驶罗伯特�6�1埃门斯中尉根据自己在苏联的经历写出了《克里姆林宫的客人》一书,这本书老酒没见过更没看过。
  初看这苏联人的水平实在太差劲了,五个大活人就这样轻易跑掉了?事实上如果没有他们的默许,美国人想要逃脱几无可能。1944年10月,美国驻苏联大使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一起策划,准备将28名被扣押者从西伯利亚转移到伊朗塔什干。一封绝密电报中的话彻底漏了馅,“为这些人安排一次类似去年那样的逃跑行动”。战后解密的档案表明,那名蛇头的幕后是苏联国家安全总局—大名鼎鼎克格勃的前身。一切表明,美国人的逃跑是苏联人暗中授意并组织的,这样的方法使美国人属于“意外越狱逃脱”,苏联人最多属于看管不严,日本方面也无话可说。

  在东京,政府对空袭造成的损失进行了统计:总计112座建筑被摧毁,53座建筑遭到破坏,87名居民死亡,151人重伤,311人轻伤。由杜立特一号机组造成的儿童死亡成为日本大肆宣扬的热门话题。那名四年级学生茂小岛的父亲发表声明,要从军为自己的孩子报仇,不惜因此“以身殉国”。
  虽然损失并不很大,但却在精神上给日本人造成了极大冲击,这一爆炸性事件对开战以来一直沉醉于胜利之中的日本人无疑于当头棒喝。此后一连几天,日本国民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4月20日,东京再度发布了空袭警报。在21日内阁与大本营联席会议上,负责本土防空的有关人员被撤职,陆军省人员也有变动。
  政府开始采取一系列措施来缓解空袭带来的舆论压力。18日当天下午14时,东区指挥部就发表声明:“9架敌机被我方击落,我方损失不大,皇宫并未波及。”为掩盖自己的无能,日本报纸开始大肆宣传损失的轻微,声称美军的空袭是“彻底的失败”,并把杜立特等人描绘成魔鬼的模样,说他们“鬼鬼祟祟进行非人道、嗜杀的狂轰滥炸”,残酷地对居民和非战斗人员进行扫射,表现出十足的“魔鬼行径”。随后日军从被俘飞行员口中得知,空袭行动指挥官杜立特的英文名字是“Doolittle”,与英文“do little”发音相同,因此新闻发言人故作幽默地将这次轰炸讽刺为“成效甚微”,并进一步演化为“一事无成”。

  政府在随后发布的公告中故意夸大了伤亡数字,并通过无线电向全世界宣告:“胆怯的袭击者故意避开了重要的军事机构和工业中心,盲目地在郊区投掷燃烧弹,尤其是学校和医院。这些无耻的偷袭者几乎全被我们的战斗机或高射炮击落,在场的东京居民高呼万岁!”
  4月22日,英文报纸《日本时报》出现了最富戏剧性的评论:“这本是一件不引人注意的小事,大多数东京市民都未意识到这次空袭警报与平时防空演习警报有什么不同。日本空防的成功可以从以下事实中表现出来:只有约10架敌机在中午时分突破了我们的警戒线。一艘美国航空母舰通常可以起飞近百架飞机,但仅有10架突入我几乎密不透风的空防,这真是少有的纪录。他们不能靠近任何重要的军事设施,因为我们的防御措施太完美了,因此敌机迫不得已只能毫无目的地在郊区徘徊,在医院和学校投掷燃烧弹,扫射手无寸铁的平民。”社论最后说,“这次空袭确凿证明,美国现在处于多么绝望的地步,这次空袭纯粹是当政者为了讨好美国的民众,堵住他们的嘴巴,平息他们的批评而已。”《每日新闻》写道:“敌军的袭击一无所获。”宫古当地的报纸宣称,“敌军最终选择了撤退,证明我们的防卫是无懈可击的。”麻薯新闻也嘲笑说:“美军软弱无力的攻击简直就是一出闹剧。”

  政府官员也开始在媒体上频频放话,表示袭击对日本来说是“一次宝贵的经验”。曾任驻英大使的重光葵信誓旦旦地宣称,“空袭一点都不可怕。跟德国人对伦敦的空袭相比,这次空袭根本不能称之为空袭。”新闻发言人堀智友评论说:“事实上,美军轰炸机很轻易就被我们铜墙铁壁般的防御工事吓跑了。”防御指挥部的小林中将宣布:“单就空袭而言,无论多么猛烈的袭击都不能摧毁一个民族。”不知道三年之后,面对李梅少将众多B-29的火烧连营和随后的核弹攻击,这个小林中将又会说些什么。

  日本人也不是光说不练。4月26日—空袭后的第八天,在靖国神社的临时大祭上,大本营特地展出了B-25轰炸机的一片机翼和一根起落架管子,这些当然是从中国紧急空运回来的,它们属于法罗的第十六号机。在一株盛开的银杏树上,引人注目地挂着一具美军的降落伞。媒体重点提醒民众注意油箱上“北美航空公司”和降落伞上“加利福尼亚斯威特里克公司”等字样。东京广播电台反复播放着一首诗:

  我们怕什么空袭,
  广袤的天空坚如钢铁。
  老少挺身的时候已经到来,
  我们负有卫国的光荣。

  来吧敌机,
  哪怕是无数次!
  在“大和”号战列舰上,几名少壮派军官反而为美国人的空袭暗自庆幸。“整个东京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首席参谋黑岛龟人大佐说,“这让我们打了个冷战,杜立特空袭对中途岛作战将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赞成这一观点的还有渡边安次中佐—之前他曾数次到军令部游说山本司令官的中途岛作战计划,现在再也没人敢站出来反对了。一直积极倡导东进与美军决战的渊田美津雄甚至高兴地说,“感谢杜立特中校和他的飞行部队无意中对我们的帮助!”

  山本仍然在为天皇的安全忧心忡仲,现在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持要在阿留申群岛和中途岛之间建立警戒线。4月20日,三和中佐归纳了山本的意图:“美机似乎是从航母上起飞的,要压制敌方这类企图就必须在夏威夷登陆,舍此别无他法。这样登上中途岛就成了先决条件。这正是联合舰队极力主张中途岛作战的根本原因。”
  军令部原来对中途岛计划一直颇有微词,在山本以辞职相威胁的情况下才勉强同意,现在他们反而主动接受了山本的观点。在4月21日召开的内阁与大本营联席会议上,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提出,延期执行攻打萨摩亚、斐济和新喀里多尼亚的作战,以便尽快执行中途岛作战计划。原来拒绝派出陆军的参谋本部也一改初衷,愿意提供一支强有力的登陆部队,支持海军毫不迟延地将防御圈向东推进至中途岛-阿留申一线。

  反对声刹那间烟消云散,原来叫得最响的反对者现在一个个噤若寒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