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2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9 22:06:55
  (正文)
  成功脱险的各个机组陆续到达衢州。当杜立特4月26日赶到那儿时,机场已聚集了56名机组成员。能够活着重聚使他们发自内心地激动,希尔格在日记里写道,“就像回到了家,我们快乐得像小孩子似的。身在国外,没有什么比得上一张熟悉的面孔。”领航员韦尔德回忆说,“在这里我们既是怪人也是名人。”琼斯和怀尔德回想起在玉山火车站下车时,看到一名身着西装的绅士站在数千人欢迎队伍的最前面,用流利的英语告诉他们:“我是玉山市市长王丹尼,我们专程前来迎接来自美国的英雄!”

  27日杜立特赶往上饶,专程拜访了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商讨如何营救被俘的机组成员。顾祝同再次下令各区县进一步开展搜救活动,沿海所有船主都被告知,特别留意可能落在海中的机组人员。
  作为对美军空袭东京的报复,日本人的飞机几乎天天光顾衢州机场,美国人必须尽快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他们随后被分批送往重庆。
  日本人的老巢也挨了丨炸丨弹,这一消息给满目疮痍的山城带来了短暂的欢乐时光。不管认识与否,在重庆的所有美国人都会被迎面拦住以示祝贺。有人提议将美国人轰炸东京那天定为一个特定的节日。军政部长何应钦高调宣布:“日本军国主义的梦魇只能用丨炸丨弹才能粉碎,对日本的这次袭击仅仅是个开始。”4月29日,刚刚到达重庆的杜立特就应邀与美国驻中国军事代表团团长马格鲁德准将共进晚餐。他被告知,参加行动的每个人都将被授予“杰出飞行十字勋章”。

  4月31日中午的盛大宴会由蒋委员长亲自做东。先行来到的蒋夫人—她在中国被誉为不带军衔的空军司令—对美国飞行员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她瞬间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对此雷迪后来写道,“夫人是我有幸遇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她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聪明、机智而美丽。”
  蒋介石在午餐将要开始时抵达。委员长向飞行员们敬酒,与大家一起为罗斯福和未来的胜利干杯。在美国人眼中,相比漂亮的夫人蒋介石就显得平淡无奇。饭后,雷迪请蒋夫人在自己日记首页的地图上以及一张带有机组成员署名的钞票上签名,驻中国的比塞尔上校立即制止了大家争相索要签名的行为。比塞尔拿出一枚美国飞行员佩戴的翼形徽章赠送给夫人,蒋夫人坦言还想要一顶飞行帽,几名飞行队员不约而同地摘下了帽子。雷迪说,“她开始试戴那些帽子,先是格林宁的,然后是我的,我的帽子她戴上刚刚好!”他对此感到无比自豪。格林宁送给蒋夫人一套美军第十七轰炸机大队的徽章,后来他说,“我尴尬了好一阵子,笨手笨脚地围着她转,试图找地方能帮她戴上。”

  当天晚上21时30分,所有人再次到客厅集中,雷迪注意到蒋夫人佩戴着比塞尔白天赠送她的翼形徽章,“在她心脏一侧显眼的位置”。蒋夫人授予所有人“杰出服务勋章”,并与大家合影留念。雷迪正好站在蒋夫人身后,“这会让我女朋友嫉妒的!”雷迪向同伴嘟囔道。“她是一位金发女郎,还是黑美人儿?”显然听到了的蒋夫人微笑着问他。
  蒋夫人为飞行员们送上了自己的亲笔信,感谢他们袭击东京的伟大壮举:“全中国人民都感谢你们,愿你们继续维护自由和正义,凭借你们的努力,当我们取得胜利时,将会逐步建成一个更加快乐、无私的国际社会。”
  不是所有飞机都遭遇到坠毁的不幸命运,唯一例外的是斯基�6�1约克的八号机,—名字带斯基看来也就该飞往苏联,那里的男人很多叫斯基或夫斯基。由于频繁改装造成的疏漏,八号机的两个汽化器装错了位置,导致油量指示表提前报警,飞往中国已绝无可能。约克只好就近飞往海参崴以北40公里处的一个大型机场。人员和设备均毫发无损,这是整个行动中唯一得以幸存的飞机。

  飞机立即被苏联人没收,机组人员也被扣留。苏联人似乎对他们颇为友好,—毕竟他们与美国是潜在的盟友,斯大林目前急需美国的援助。约克询问一位看似面善的苏联军官,“可否提供油料?”并说明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第二天早上就飞走,不给主人增添更多麻烦。显然他想得太简单了,八号机意外降落苏联已升级为一个严肃的政治和外交事件。
  八号机降落海参崴的消息三天后由苏联政府正式通报给美国使馆。美国驻苏联大使威廉�6�1斯坦利—他刚到莫斯科还不到半个月—必须硬着头皮去破解难局。斯大林告诉他,“按照国际法,我们不得不将他们扣押。”让大使稍感欣慰的是这位苏联领导人说,“飞行员在苏联绝对具有人身安全,他们将得到很好的照顾。”斯坦利解释说,美国的本意并非如此,其余飞机都按照命令飞到了中国,这架飞机一定是遇到了不可克服的麻烦才被迫转向苏联的。4月25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向斯坦利抱怨说,此举将导致苏日关系更加复杂。斯坦利再次表示,马歇尔将军对苏联为美国机组成员所做的一切表示衷心感谢,并再次声明“这完全不是故意的”。

  日本驻苏联大使佐藤尚武立即向苏联人提出了严正抗议,认为仅仅扣押是绝对不够的。那架飞机刚刚袭击了日本,苏联事实上等于为美国人提供了军事基地,这完全违反了两国之间《中立条约》的规定,并将危及下一步的两国关系。佐藤威胁,“由此所引发的一切后果都将由俄国人承担”。
  斯大林非常清楚日本人摊子铺得太大,目前暂无能力向西伯利亚发起进攻,因此根本不吃日本人那一套。莫洛托夫宣称,“扣留行为完全符合国际法规定”。一系列外交博弈随之展开,但往往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究其原因在于双方都有顾忌。苏联人正在西线与德国激战,不愿在远东惹出新的麻烦。日本人更不愿意在离本土如此近的地方树立新敌。一旦苏日爆发战事,东京、大阪、名古屋每天都会面临之前那样的轰炸,日本势必要从前线抽调部队来保卫本土。正因为此,5月7日佐藤向东京提出了让步建议,“这架轰炸机的机组成员抵得上另一场战争吗?”此事之后就不了了之。日本人继续不停抗议,俄国人也就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地一味搪塞。但俄国人始终拒绝将飞行员交给日本人,双方就这样光打雷不下雨地在那里干耗。

  对于约克等人来说,他们的遭遇与其说是扣押,倒不如说是按“克里姆林宫的客人”来对待的。几个人喝了俄国人不少伏特加,也吃了不少鱼子酱,这在当时物资极度匮乏的苏联实属不易。他们先是被“押解”到哈巴罗夫斯克,之后到了古比雪夫。辗转好几个地方之后,美国人来到了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这里距伊朗已经很近。
  日期:2017-07-19 22:08:34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