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9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刚经历过了火烧黄龙涧之后,两个小方士也知道这里混进来的外人,当下两个人分别的抽出来各自的背后长剑。剑尖指着雾中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你是什么人!刚才的火就是你放的吗?”
  雾中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他即不前进也不后退,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田永铭三个人。
  田永铭见状之后。对着身前的两个小方士说道:“不要和他缠斗,我们分开回……”老方士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边的两个小方士已经挥舞着长剑对着雾中人冲了过来。在他们俩看来,黄龙涧到处都是方士。两个人只要缠住这人,片刻之后便会有门中的前辈一起过来制住这个雾中人。
  两个人跑了没有几步,突然身子同时晃了一下。随后两个小方士的身体古怪的僵硬了起来。等到他们俩习惯性向前继续跑了几步之后。两个人的身体从腹部断开,上半身摔落到了地上,而二人的下半身又继续向前跑了几步之后,才摔倒在了地上。

  见到两个小方士断成两截之后,田永铭当场吓得一哆嗦,他本来想转头向着身后逃走。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中了定身法一样,全身僵硬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不止是身体,就连嘴巴也动不了,已经到了嗓子眼的喊叫声,可就偏偏喊不出来。
  好在虽然田永铭的身子动不了,不过对面的那个‘雾中人’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并没有走过来或者直接解决掉田永铭的意图。那个人只是默默的站着,不止只是这样,就连已经说好这时候应该出现的火山和大方师广仁,这个时候也不见踪影。为什么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了?一时之间,田永铭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就好像身在云里雾里一般。老方士只求这不是一场噩梦。梦醒时分不命丧当场便好。

  ‘雾中人’盯着远处的田永铭,半晌都没有任何动作。直到远处出现了有人走过来的声音之后,‘雾中人’这才一转身。向着身后的黑暗当中走去。田永铭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这个人消失的一瞬间,田永铭的身体瞬间恢复了自由。不过由于僵直的时间太长,恢复自由的瞬间,老方士的双腿使不上力气,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还没等田永铭爬起来,远处已经有巡逻的方士路过此地。见到了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和一个摔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田永铭。这个时候,老方士才算是见到了亲人,对着盯着地上的死尸发愣,还没有缓过来的方士喊道:“快去找火山师叔!快去!他可能遭遇到了不测……”
  “想不到你还这么关心我”田永铭的话音刚落,火山的声音便从他的身后响了起来。田永铭回过头的时候,就见这个红头发的男人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火山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雾中人’消失的位置,嘴里继续对着田永铭说道:“我被一点小事耽误了,可惜,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说完之后。火山终于将目光对着了田永铭的身上。似笑非笑的看了这个老方士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的失误在我不在你,之前我说的有效。回到宗门之后。我将禀告大方师,将你的法帖换到我的门下,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了。”
  “那两个小孩子呢?”田永铭指着远处倒在血泊当中的两具尸体。颤着声音说道:“这两个孩子也是可怜,人已经轮回了,还请师尊给他们俩一个名分……”
  “可怜?”火山的脸上露出来一丝怪异的笑容,他对着正在慢慢爬起来的老方士说道:“你过去看看,这两个孩子哪里可怜了。”
  田永铭听了火山的话之后,深吸了口气,随后再向两具尸体看过去的时候,才看到倒在地上的尸体旁边竟然都看不到有内脏流出来。明明是从中间被一分为二的,但是却看不到内脏的影子。从肚子里掉落出来的只有一堆一堆的碎肉块……

  “是傀儡……”这个时候田永铭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傀儡也太逼真了一点,完全看不出来一点破绽。
  看着田永铭被巡逻的方士架走之后,看着老方士的背影,火山喃喃自语道:“难道我看错了吗……”
  片刻之后,大方师广仁的住所,火山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纵火之人露面了,不过他没有和装扮成田永铭的归不归动手。那个人好像不敢确定田永铭的身份,两个人并没有动手。师尊吩咐过要坐等渔翁之利,故而弟子并没有出面拦截纵火之人,也没有拆穿归不归的身份。”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顿了一下。看他这样子似乎刚才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犹豫了一番之后。他还是将后面的话有咽了回去。

  火山说话的时候,广仁正半躺在一张卧榻之上。他手里拿着一封竹简,正慢悠悠的翻看着。听到火山说完之后。大方师合上了竹简,对着自己的首徒说道:“怎么?还有什么说不出来吗?”
  火山不会对自己的师尊撒谎,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开口说道:“弟子以为这田永铭未必是归不归假扮的,此人虽然诡计多端,不过生性谨慎。没有把握之下几乎从不用险。而且此时他的术法尽失,这样的情况下,能潜入到黄龙涧中已经实属不易。弟子不信这归不归胆子大到没有术法就敢冒充自己的徒孙混迹于大方师的身边。”
  “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还是忽略了一件事。”大方师冲着火山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和吴勉到这里干什么来了?我们之前才刚刚翻脸,现在他们躲我还来不及,为什么会主动的送上门?”
  连续几个问题让火山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广仁有些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弟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早晚是要出海追随前任大方师的,如果你看事物还是这么肤浅的话,让我如何安心的将大方师的道统传给你?大方师是统领天下修士的人物,眼光不能和世人一样的肤浅。同样一件事,世人看到一二的时候,修士要看到三四。而方士要看到五六。但是大方师就要看到八九……”
  广仁每说一句,火山的头便低下了一分。等到大方师都说完,他的弟子已经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好了,多说无益,归不归和纵火之人这件事情继续小心跟进。”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从卧榻上起身。将手里的竹简放好之后,再次对着火山说道:“现在我们、归不归和纵火之人是三股相对的势力,虽然我们方士的势力最大。不过还是先让他们相斗一番的好。刚才那个纵火之人并不是怀疑田永铭是不是归不归假扮的,他是在怀疑归不归是不是真的耗尽了术法,毕竟他又自己的术法做饵,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广仁说完之后,火山答应了一声,最后说到了午后火祭问天楼余孽的事情:“如果那纵火之人并没有按着弟子预想那样。去打救姬牢等人。那么弟子应当如何处置问天楼的余孽?”
  广仁的脸上流露出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火山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来看着办。”
  日期:2016-08-0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