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6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远只是停顿了下,就走了。
  周美团拍着手说:“景文,做的漂亮!这一仗我们打赢了!”
  我笑了笑,“既然要弄死他,就要弄得他永远不敢再来面对我!”
  爸妈将一众亲戚安置了,各自也就都回家了。
  也许又要留下不少话,但是我知道,我这辈子不能栽在宁远这种败类的手里。

  都走了之后,爸妈才有的空闲坐下来休息一下。
  我妈唉声叹气,我爸则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我坐在她们对面,难得的安然。
  许久,我爸才问,“文文,你早就有了谢衍生的孩子,为什么从来都不提?”

  “谢衍生不想用这件事情威胁你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你们同意。可惜,他的努力,抵不过你们上一辈给留下的阴影。”
  我爸还要再问,我摆摆手。
  “爸,我已经不会再去管你跟张碧春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过往。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将孩子生下来。”我坚持。
  我爸显然还是挺生气的,可是他憋着半天没有发火。

  他不喜欢张碧春的原因我已经无从过问。
  他到底希望我打胎还是不打胎,我也懒得去追问。
  我将火车票拿出来,“我周末就离开这里去海城,我一个人会将孩子好好生下来,不给你们添乱。”
  爸妈当时就惊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会一个人离开,将孩子生下来。”
  “为什么不去找谢衍生?”我爸当时就问。
  “我已经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回那个谢衍生了。”我笑了笑,走回了房间。
  下午将离婚手续办好,很快就恢复了单身。
  但是户口本上却清楚的写着离异。
  出来民政局之后,我鬼使神差的去了医院。
  天已经有点黑了。
  我在医院附近走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谢衍生在的病房窗口。
  停了一会,一抬头,他却正好在病房楼下的草丛边上坐着。
  我站在他的不远处,一时间脑子都快要失去了控制。
  离上次见面已经半月有余了。
  因为一段时间卧床,他清瘦了很多,胡茬长了满脸,多了一些沧桑的味道。
  他手里捏着烟,吸了一口就咳起来。
  他不会抽烟,之前就不会。

  整张脸在黑暗里不甚分明,只是眼神很是闪烁,还有些失去焦距。
  他在想什么?
  这半个月,发生了好多的事情,他知道吗?
  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
  我别过头去,假装没有注意。

  他似乎觉得无趣,很快就掐了烟,从我正对面走过来。
  经过我的身边,然后——
  走掉了。
  他就这样忽视了我的存在,彻底的离开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第一次觉得我的贪婪,我好希望他能看到我。
  谢妈妈那天在病房里说:
  “如果不是那个叫景文的女人背叛你,你怎么会出车祸!”

  “如果不是景文做了这么龌蹉的事来,你怎么会伤心!”
  “她明天就要跟别人结婚了你知不知道!她怎么这么贱这么贪心!怎么不去死!”
  而谢衍生问了一句话,叫我彻底的放弃了进去病房。
  他说:“景文是谁?”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杜医生叹了口气了。
  因为谢衍生失忆了。

  三年后。
  我在海城一个人足足呆了三年,用的是宁远还我的十万块钱。我花的心安理得。
  我生下的小阿生已经两岁半了。
  会走路会说话,会一长串的问你:“麻麻,你确定我其实是火星上下来的宝宝,阿生觉得阿生其实是天王星的呢!”
  天王星?
  天王星太远了。
  “小阿生,你还是月球上的吧!”
  “麻麻说月球上都是美少女,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麻麻的!”他会笑嘻嘻的抱着我的腿。
  小阿生跟谢衍生长得很像很像,尤其是那撇着嘴的痞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给他取名叫景生。
  景生两岁的时候,外公外婆已经开始叫我们回去了。
  可是我总想在海城多待几天。
  像是这里有着什么致命的吸引力,叫我舍不得放手。其实心里都明白,那不过是谢衍生说过,他说我们去海城。
  于是我就在海城窝着。等着哪一天是不是能遇见那个痞痞的男人,一脸坏笑。
  我在一家小公司做文案设计,还是老本行。
  因为有些经验,孙总也给了介绍信,所以待遇还算不错,至少比我刚毕业的时候好多了。
  我自己打工,照顾孩子,都应承下来了。相对来说安静了好多,也舒心了不少。
  还是会忍不住想念谢衍生。

  多么奢侈的想法,奢侈到我一想到就觉得揪心。
  早上送小阿生去上幼儿园。
  幼儿园老师跟我告状,“景生这个孩子太调皮了,脑子转的还快,昨天骗了小朋友的棒棒糖,小朋友哭了一晚上。”
  我只好买了一堆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一起赔罪。
  晚上接小阿生的时候,我故意板着脸问他,“你为什么骗小朋友的棒棒糖。”

  他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我面前,“那个小朋友说这个棒棒糖就很贵。”
  “很贵你就骗过来吗?妈妈平时不都给你买过。”我问他。
  他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好半天才抬头望着我,将棒棒糖送到我面前来,“麻麻之前说,粑粑给的棒棒糖很贵。你看是不是这一个?”
  我呆愣着才想起来我之前是叨叨过这么一句话,他就记得了。
  他其实想爸爸了吧。
  “小阿生,你是想粑粑了?”我问他。
  他摇摇头,故作沉稳,“我不想粑粑,我只是不知道粑粑是什么样的动物。其他小朋友都有粑粑。”

  我忍不住想笑。
  爸爸是个什么样的动物?
  是啊,什么样的呢,我都好久没见过了。
  晚上跟我妈视频,我妈开心的逗小阿生说话。
  小阿生一看到外婆就会撅着嘴告状,说我不给他买薯片。
  外婆就说了:“阿生乖,阿生回来,外婆给买好不好?”
  “那外婆说话要算话。”小阿生转了转眼珠子就问,“外公呢?”
  “外公在洗澡,很快就出来。”
  我爸跟着就擦着头发过来叫小阿生的名字,“干什么呢,我的宝贝孙子。”
  “外公,麻麻不给我买薯片。”
  外公听了又说了,“阿生回来,外公给买,买一堆!外公店里都是薯片!”
  小阿生就开心的说:“那我有两份了。”
  爸妈都笑起来。
  我点他的脑袋,“这么小,你就知道玩外公外婆了!谁教你这么贪心!”
  他又可怜兮兮的跟我爸妈卖乖,“外公你能不能打麻麻?她老是欺负我!”
  我估摸着是该回去看看了。
  毕竟爸妈一直都挺想小阿生的。
  生他的时候就要过来,我不肯,说我一个人就行,也都挺过来了。
  爸妈在视频里开始劝我回去,说一个人在那边带孩子不方便,说她们能帮得上忙之类的。

  我想了想说:“那我周末回去一趟吧,先带小阿生回去认认家。”
  爸妈听了之后特别开心,叫我说话算话。我说马上就订票。
  掐了视频之后,我给小阿生洗了澡。
  洗过澡之后,就叫他上床睡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