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怎么会看错你这一匹狼!你还是个人吗!”
  宁远冷笑,“你女儿大着肚子,想跟我结婚!你问问她也配!”
  我爸又怔了怔。
  我点点头,对我爸说:“是,我已经怀孕了,怀了谢衍生的孩子。”
  我爸当时就退了几步,坐到沙发上,面无表情。
  “我怀上孩子的时候,跟宁远已经划清了界限。这伴郎团里是有宁远的同学在徐培培婚宴上的。那天发生了什么你们心知肚明!”我淡淡的开口。
  “我当天就说了退婚,既然退婚了,我之后的事情我自己说的算。轮不到你宁远说三道四!而且,再说了,他宁远都承认跟禾雪同丨居丨三四年,我倒是奇怪了。我分手后难道还要给他守着贞操!”
  一席话,宁远周围的人都沉默了。
  毕竟有人知道我说的是事实。

  恐怕也有人知道,宁远出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这都怎么了!”我爸当时就有些崩溃,“我这都做了什么!”
  “谢衍生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我岔开话题。
  虽然爸他错了,他看错了人,被骗了,可他是我爸,我不希望看到他自责成这样。
  “爸,我心疼你,所以我才选择宁远。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将我推到火坑里。宁远故意设计这一切,就是要叫我这辈子都痛苦。我们都被骗了,所以你不要自责。”

  宁远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内心龌蹉,不能接受我很快就跟别人在一起,又想方设法的回来讨好我,讨好你们,企图叫我还像之前那样傻傻的在他身边做备胎!”
  “他以为我还会那么贱!不好意思,你想多了。”我一口气揭穿宁远的真面目。
  我妈跟着小声的啜泣。
  我爸说:“这婚不结了。宁远,你无情在前,并非是我女儿水性杨花抛弃了你!你会遭到你应有的惩罚!”

  也不知道宁远家里谁通知了宁远爸妈。
  她们很快就赶了过来,到楼下就大声吵了起来,声音极大,而且特别嚣张。
  宁妈妈一进来,就看到了被打的不成样子的宁远,她心里有气,当时就想对着我过来,我爸当时就站了起来。
  指着她的脸说:“你不看看你儿子都做了什么好事!”
  周美团将电视上的视频又放了一遍。
  宁妈妈先是怔了一下,继而说:“你女儿都跟别人怀孕了,凭什么还叫我儿子检点?你也不看看你们家什么德行!”
  “你既然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可说。今天是不会叫你们将景文带走的。一会就必须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我爸冷着脸说。
  “离婚?你们这就提离婚?离婚也行!你女儿必须赔偿我们宁远精神损失费,你的门市必须给宁远!还有今天在你家遭受的所有虐待!”宁妈妈叉着腰叫了起来。
  原来一家子人都在打我们家门市的主意!
  宁爸爸一直不太管事,所以一直没说话。

  我妈站起来指着她说:“你凭什么!我们还没有叫你们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我笑了笑,将两个人都拉开。
  我对宁妈妈说:“阿姨你既然早知道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为什么还不阻止我跟宁远结婚?”
  宁妈妈冷哼一句,“谁是你阿姨!谁要你这个破鞋!”
  我将一份报告从茶几上拿出来,扔给宁妈妈。
  “我知道,你其实早就认准了禾雪这个准媳妇了。她肯定又说她怀孕了吧!还是宁远的孩子。好开心是不是?”我笑着戳穿她,“你想好了,反正都有禾雪了,禾雪还心甘情愿的生孩子,不管宁远的事情。那你就不妨娶了我,还能夺我一部分家产是不是?”
  宁妈妈冷笑,“你知道自己是破鞋就行,别说那么多没用的。”
  “你怎么不看看报告呢。你应该看看,看看你的好媳妇禾雪给你什么样的孩子。你们不知道,吴达却是知道的。禾雪跟宁远同丨居丨的这三四年,还跟吴达以及一个陌生男人开过房。”
  宁远听了立即激动起来,他将文件拿过去顺手就打开。
  看了几眼之后,他的脸色比猪肝还难看。
  我看到他捏紧了手,全都是愤怒。
  对,就是这样,连退路都没有。以为丢了我,还有禾雪,我看你怎么回去要禾雪!
  宁妈妈这觉得不对了,也看了一眼文件。
  宁爸爸叫了起来,“就跟你们说这个禾雪不靠谱!她这都做过多少次流产了!天啊!十八岁就打胎了!都留不住孩子了,你们还听她忽悠你们!这种才是**货!”
  这报告是杜医生寄给我的。
  之所以禾雪能在徐培培婚宴上一倒在地上就流产,是因为她做了太多的流产,根本留不住孩子,已经成为习惯性流产。以后是真的没有生育的可能了。
  宁妈妈脸色更难看了,上去打了宁爸爸一巴掌,“乱说什么,我们不会看吗!”
  “别啊,这种儿媳妇多好啊!哪怕是不能怀孕了,还能多给你们捞点钱呢!你们这么快就没人性了?”我冷冷的讽刺。
  我又指着视频说:“跟我说赔偿?宁远这些证据,足够他蹲几年的了!我已经问过律师了。威胁恐吓,谎骗结婚。跟别人非法同丨居丨还跟我领证,属于重婚。你希望你儿子哪一条坐牢?”
  “你少唬人!”宁妈妈对我叫嚣,被宁爸爸拉住了。
  宁妈妈似乎看出来这是真的,一时间没说话。
  宁爸爸这才开口,“哎,这件事情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是我们教子无方!你们看,既然都把宁远打成这样了,你们也不是都对。咱们两清了行不行?”
  “两清?”我冷笑,“我最不喜欢两清了。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你尽管要。别人欠我的我必须拿回来。”
  “文文啊,好歹我们也认识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没有一点点感情,也有一点点恩情在吧?你总不会真的希望宁远去蹲牢吧?”
  我笑了笑,“这样吧,看在恩情的面子上,我不叫宁远去蹲牢。你们赔偿我精神损失费。我算了算,十万块差不多了。”
  “这么多!”宁妈妈叫了起来。

  “那就二十万。”
  宁远一直没说话。
  直到这个时候,才看着我,“你在为你之前的十万块讨债?”
  “对!我之前拼死拼活在公司挣了一笔业绩,十万块。我眉头都没有皱,就给了你拿去还债。你却能说出报复我的话来!这十万块,我要的心安理得!宁远你永远心里都有愧!”
  “十万块,我还给你。我会给你离婚协议。”他说着抚了抚嘴角,“景文,你可以,竟然准备好了,等着这一出对我。我真是小看了你。还以为你昨天是柔弱,原来是做准备了!”
  他说着将银行卡从口袋里拿出来,并且手写一份离婚协议书,扔给了我。
  然后转身就走了。
  跟着他来的那一帮人,就都走了。
  我看着他,觉得我做的实在是太轻了。
  我站到阳台,看到他下去后开车门要上车。

  我对他冷冷的说:“这份证据,我会好好的保留,如果你以后还想打我爸妈任何主意,我都会叫你知道什么是把柄。这社会,还没有轮到你只手遮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