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5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梁健这些年辗转各地,看似风光实则憋屈的经历后所总结出来的经验。
  该谈的东西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废话自然就不多说了,梁健又亲自送华晨到了大楼下,看着华晨上车后才离开。
  回到办公室,梁健立即让沈连清将之前的谈话整理一下,把关于华晨集团问题的那一段删了,也把五百万欠条的事情删了,再美化一下,就成了华晨集团要求加快合作进度,主动提出要先转账五百万,敲定合作一事,并且也是为了支持市委书记梁健的工作,方便拆迁工作的进行,和赔偿款的派发。
  稿子刚写好,宣传部那边整理好的图片也送过来了。梁健挑了几张,和沈连清的稿子一起重新交给了送图片过来的朱琪,叮嘱她要尽快发出去,并且要加大宣传力度。
  朱琪接过稿子和图片后,却坐在那里,欲言又止。梁健看向他,诧异地问:“有事?”
  朱琪这才开了口:“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梁健道!
  朱琪便道:“组织部部长的位置一直空着,如果余有为同志回不来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跟上面反映,让他们早点安排人过来接手组织部的工作?”

  朱琪这话乍听上去似乎没什么矛盾,可她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明显就是心里有些心虚。如果她真的关心组织部的工作,那么她又心虚什么呢?她作为一个宣传部部长,市委常委,完全有权说这句话。所以,她在心虚什么?
  梁健想起,他刚来这边时,曾怀疑过朱琪和余有为之间有些怪异。后来也曾试探过朱琪和余有为之间的关系,当时朱琪的反应,梁健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不过之后,朱琪在工作上,也比较主动,梁健也就算是刻意地不再关注过她和余有为之间的问题。再后来,一堆事出来,梁健就将此事给忘了。
  而这一次,朱琪这看似毫无破绽的问题,却被她的眼神出卖了。
  余有为被抓,朱琪应该是慌了。她看似关心组织部的工作,实则是想打探,余有为是不是能安全回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朱琪跟余有为之间应该是真的有问题。
  梁健心里一琢磨,便道:“我已经跟省里反应过了,目前的打算是先让禾常青同志兼管一下组织部的工作。”
  “那省里怎么说?”朱琪有些迫不及待的问。
  梁健道:“省里啊!目前还不清楚。”
  朱琪听后,哦了一声,有些失望。愣了几秒才重新调整表情,状若无事地站起来,跟梁健告辞。
  梁健没有拆穿她,看着她出去后,心里想着,朱琪和余有为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余有为被带走也有段时间了,如果朱琪有什么重要问题,那么朱琪断不可能还能坐在这里。难道余有为还没松口?

  梁健觉得余有为不像是这么‘坚贞不屈’的人!
  又或者,余有为并没有将朱琪供出来?从那次试探,朱琪的反应来看,余有为和朱琪之间,应该是有什么两性关系的。而且,朱琪对于余有为的感情很可能更多一些。
  但关键是,余有为像是这么重情的人吗?
  好像不是!
  当然这些都只是梁健的猜测。余有为回来的可能性基本是没有的,至于朱琪……梁健想,如果朱琪问题不大,这个时候倒是一个绝佳的拉拢他的时机。
  市委部门里面,最重要就是组织部,宣传部和纪委。纪委是禾常青,他不用考虑,应该会是梁健这边的。组织部这边,暂时也不用考虑,梁健该做的也都做了,接下去,就要看运气了。剩下一个宣传部,朱琪是女人,女人总是比男人要更感性一点。如果这个时候,梁健能帮朱琪一把,那么娄江源和梁健之间,选梁健的可能性更大。
  但,问题是怎么帮?
  梁健仔细想了想,就有了个主意。不过,暂时不急。
  宣传部那边,朱琪回到办公室后,就文稿和图片整合到一起处理好后,就让下面的人负责将这个新闻给发了出去。
  新闻发出去不久,就有两家媒体转载报道了。到了快下班时间,太和市内各大媒体都在宣传,有关华晨集团和太和市合作,先出资五百万帮助太和市支付拆迁赔偿款,以解决太和市的经济困难。
  梁健亲自看了看各媒体转载过后的新闻内容,有些细微之处各有变化,但主题没变。梁健想,娄江源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城外回城的车流里,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车子堵在车流里,一时半会动不了。车内后座上坐着娄江源,正在闭目休息。
  车前座坐着一个司机和秘书。司机无聊地拿着手机在看,忽然他眉毛一动,低声道:“这华晨集团倒是出手大方!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旁边的秘书一听这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转头问司机:“华晨集团怎么了?”
  司机将手机递过去:“你看!华晨集团说要拿五百万出来帮政府付拆迁赔偿款呢!”
  秘书听了这话,眉头皱得更紧了,一把拽过手机,翻起了司机说的那条新闻,看完后,立即就叫醒了后面打盹的娄江源。
  “娄市长,你看看这个!”秘书将手机递给了娄江源。娄江源接过,一看,脸色沉了下来。
  他什么都没说,看完问了一句:“手机谁的?”

  “我的。”司机回答。娄江源将手机递给了他,然后就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如同乌龟爬一般速度的车流,默然不语。
  秘书倒反而比娄江源更急,脸上是掩不住的焦躁,他扭着身子看着娄江源,问:“市长,这五百万要是真打过来了,我们的事情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娄江源打断:“回去再说。”
  秘书尴尬地闭了嘴。
  娄江源看着窗外,嘴唇都抿成了一条直线。
  晚上,禾常青请梁健吃饭,这是昨天说好的,给梁健庆祝。梁健特地叫上了朱琪。多日不见的明德也出席了。
  禾常青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梁健不是那种喜欢排场的人,便将饭局安排在了城外的一家别具特色的农家乐里面。农家乐据说新开不久,老板是江中那边的人,饭菜也有江中特色。这倒是让梁健对这里有了一种格外的期待。
  禾常青作为东道主,先到的那边。梁健从市政府出发的时候,特地邀请了朱琪同坐一辆车。明德和他们是前后脚到的。

  车上的时候,一路梁健也只是和朱琪东拉西扯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朱琪明显情绪不高,说话时,偶尔还心不在焉。
  到了山庄,禾常青站在和明德站在门口等。梁健和朱琪下车,走过去打了招呼后,一行人进了包厢。
  刚坐下,明德就说话:“梁书记,你能回来太高兴了!”
  梁健对明德还是有些愧疚的。当初娄山那个古墓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连累他的。而且,后来他还在医院里昏迷了三天。
  梁健想到此处,便对明德说道:“说实话,前段时间娄山的事情,我得好好地谢谢你!今天大家都带司机了吧?”
  “带了!”禾常青点头回答。明德也点了点头。

  日期:2016-08-2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