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6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说真的,相对于李姗娜来说,一百万不算多,但是间隔一个星期出去一次,一年,那就是可以出去半年,对于她这个有钱人来说,买这点自由真不算什么。
  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数真的很多,我也知道监狱长的确是想钱想疯了,彩姐也和我说了,她赌输了一大堆的钱,所以才对钱那么渴望,估计现在急着拿钱去填坑,连车子都赌没了,我真是佩服她。
  不过我倒是乐意给她送钱,因为只要她有钱,她就去赌博,如果她去了彩姐那边,让彩姐帮我拍到视频,那这个监狱长就被我整完蛋了。
  监狱长一倒下,无论上面换什么人上来,估计也没有哪个人比这个监狱长更烂的吧。
  我说道:“好的,我去和李姗娜说一下。”
  监狱长说道:“去吧。”

  我离开了监狱长的办公室后,先是去给医院那边看着白钰的人打了电话问了,说是已经醒来了。
  而且说话清晰,幸好,幸好。
  我马上先去看了白钰。
  进了病房后,我关上了病房房门,走到了病床前。

  白钰脸色好了一些,但还是很苍白,她孱弱的看着我,说道:“张总。”
  我说道:“感觉怎么样了。”
  她说道:“就是痛。”
  我说道:“忍过这几天就好了,对不起,白钰。”
  白钰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张总,这怪我自己,没有好好的完成你给我下达的任务,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自己的手下,让她们被打了,让你担心了。”
  我一下子眼泪就冒出来了,原本徐男说如果手下受伤了,让我来演戏,假装哭,可是现在我真的直接就哭了。
  我握住了白钰的手说道:“白钰,你不要这么责怪自己。你做的已经很好了,真的,是我们没有安排好计划。当时就说逃回来了,逃不回来就只能挨打,可是你们很勇敢,真的,如果那时候我们安排好一个分队躲起来,当被围的逃不了的时候,冲过去救人,情况也许就不会这样子了。”

  不过那时候的确没有这么想着还去救人,因为一旦去救人,更担心自己的过去救人的人全军覆没。
  白钰说道:“她们怎么样了。”
  我说道:“有一个手骨折了,其他的都没有什么,轻伤,你放心好了。”
  白钰说道:“其实她们下手不是很重,如果真的下手重,我们的人根本不会逃得了,也不可能说只是轻伤了。”
  我说道:“那还不重?你都这样了那还不重?”

  白钰说道:“下手重的不是狱警们!那些狱警都只是打而已,但有个人是真的要杀人。”
  我问道:“有个人?什么意思?难道下手重的不是狱警?”
  白钰说道:“我们十几个人被堵着,已经逃不了了,为什么只有一个手下骨折,而其他人都没事?我们十几个人被堵着后,她们那么多人,如果真的要弄死我们的人,我们的十几个人别说是重伤,被打死都有可能了。”
  我说道:“是,我看着呢,她们当时有些人围着,也没有动手,可是那时候看起来混乱,一群人都挤在一起,也看不清楚那些动手的人是下手重还是轻。那你到底说的是谁打你的?要杀你的那个?”
  白钰说道:“刀华。”
  我一愣,然后说道:“刀华?刀华也在里面吗。”
  白钰说道:“在,她穿着制服,戴着帽子,你在那么远肯定看不出来是她。”
  我说道:“如果一大群人都穿这样的衣服,那肯定是看不出来的。”

  白钰说道:“我那时候重新跑回去后,是想着把自己的人救回来,我伸手拉一个摔倒的手下的时候,就被她们打倒了,她们打倒了我之后,上来就踢我打我,也没什么人真正用棍子把我往死里打的,可是有个人!突然的高举铁棍,不,不是铁棍,是那种工地用的一大截粗螺纹钢筋,高举起来了之后,狠狠的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一下子就被打的差点晕过去,我那时候就想着,我即使是死了,也要记住这个杀我的人的样子。”

  白钰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有些累,我让她缓口气,给她倒了一杯水。
  白钰喝了一杯水,然后说道:“被砸了一下后,我是彻底的躺在了地上,全身没了力气,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我挣扎了一下,往这边看,那个打我的人,两条腿跨在我身体的两侧,高举起钢筋,又砸了下来,我根本没有了力气去挡,可我看清楚了她的样子,是刀华,没有错,就是刀华。”
  我说道:“妈的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这是要你命呢。”
  白钰说道:“没错,她的确是想要了我的命,她高举起钢筋砸下来第二下,我已经动弹不得,她还砸了第三下,我当时晕了过去了,后面就不知道怎么了。”
  我说道:“后面是手下们从这边冲过去,拿着棍子冲过去她们那边,不要命的去救了你们过来,把你给从死神手中抢回来了,把你抬了 回来。实际上你这么一说,我才说那些狱警们真的没有说想要打死你们的心,新监区的狱警们虽然也气愤,恼火我们,但没有真正想要致我们于死地,只是说想要给我们一个教训,复仇,但是你说的是刀华打你的,真正的是要你死了。”
  白钰说道:“好狠毒啊这个女人。”
  我说道:“的确是太狠毒了,就她一个人,别人都没那么狠毒,就她一个人想要你死。”

  白钰说道:“我跟她没什么仇恨啊。”
  我说道:“所有我们的监区的人,都是她的敌人,她恨我们所有的人,别说什么钢筋的了,她恨不得拿出一把冲锋枪把我们全都扫射死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善恶终有报,我会让她有后悔的一天!”
  白钰说道:“她可能也对手下下了命令,让手下对我们不留余力的攻击,可是她手下想着我们上次打她们也是点到为止,所以没有下重手。”
  我说道:“也没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也就是大家打打嘴仗,过过招,教训了就完了。哪有她这样子的,想着要搞出人命的。”
  白钰说道:“监狱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说道:“监狱长开始说处分我们两个,你是记过,我是上台去做检讨。”
  白钰说道:“说我们先打人了是吗。”
  我说道:“人家给她们塞钱了。那新监区长在打了我们之后马上去给监狱长塞了几十万,监狱长就站在了她们那一边。后来我过去据理力争,我说反正事件闹出很大了,人重伤了,我要报警处理,结果她才不敢给我们处分的。不然的话,我们就被扣上了犯错的帽子,将来她们如果要收拾我们,就有理由了,说我们没本事把监区管理好之类的。而你这边呢,监狱长后来也改口了,说是因为被女囚攻击,所以才因公受伤,让监狱派人来慰问看望你。”

  日期:2017-03-12 1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