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140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色道:“这个案件中,当事人施雨入狱的原因就是为了她的丈夫,从她愿意为丈夫贪污四百万这点来看,已经完全被爱情昏迷了心智。那么,在丈夫出狱后,她肯定按捺不住相思之苦,想尽快见到自己的丈夫,于是她和自己的丈夫、女儿点点一起,商量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就是利用点点可以和施雨亲近的关系,提前准备好丈夫的精子,让点点交给施雨,然后施雨再用某种手段将精子植入身体,最终导致施雨怀孕。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施雨可以在怀孕和哺乳期间申请“监外执行”,而监外执行的时间是算入刑期的,那样施雨最多等哺乳期过后,再在监狱服刑一年就够了,这样既不违法,又可以早日和丈夫女儿在一起,好算计啊!”

  杨姐看着我笑了笑,显然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沾沾自喜,为自己能猜到这个案件真正的真相兴奋不已。
  当时的我还远没有现在这么成熟和镇静,看着杨姐挤眉弄眼,明确地示意她:杨姐,我猜到真相了,快夸夸我吧!
  杨姐却始终只是笑笑,随手将眼睛框往上推了推,没有说话。
  我心里一紧,杨姐这种动作我太熟悉不过,这说明我猜到的和她所想的不一样,难道这还不是事件的真正真相?我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写情书给班上一位女同学,结果被其折成了纸飞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沮丧过。
  日期:2016-12-14 22:22:30
  杨姐看着我沮丧地脸色,笑道:“你想的或许已经接近真相了,但是推理却有两点不成立,我提示一下,你想想时间和必要性。”
  我闻言稍微思索了一下,恍然大悟。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杨姐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切中要害!
  我的推理确实有两点不成立。第一点,施雨被批准去见点点,包括将点点带入监狱内参加文艺晚会,都是临时的决定,属于特例,点点的父亲展伟不可能提前知道点点会和施雨有这样的接触机会。如果说展伟早就提前准备好,让点点找个合适的时间将他的精子带给施雨的话,这点更加不成立,因为精子在“爱心关怀所”是没办法用特殊方式保存的,存活时间一般只有24个小时。
  而且据当时“爱心关怀所”的阿姨交待,除了卖菜男子和快递小哥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能进到“爱心关怀所”,点点的父亲展伟也从来没有到“爱心关怀所”看过点点,换而言之,他们父女两人没有任何接触的机会。也因此在刚开始调查的时候没有怀疑过展伟。不然一开始展伟如果来找过点点,那么经验丰富的警方绝对不会遗漏展伟这个怀疑点。
  当然,这一点可以用某一个特殊情况来解释,比如说展伟一直在监狱旁边蹲守,发现了这个点点和施雨接触的机会,而卖菜男子或者快递小哥受展伟委托,将展伟临时准备的精子交给了点点,最终到了施雨手中。
  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还是有可能存在,不能完全排除。
  但是杨姐所说的必要性,则几乎彻底否定了我所猜测的真相。

  所谓的必要性,就是施雨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要越狱。
  只要再等一小段时间就可以得到“监外执行”批准的施雨,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报告已经交上去只等批复下来的关键时刻越狱?
  她又不是一个傻子,难道她不明白这越狱不但成功性几乎为零,而且一旦抓住不仅要加刑,连“监外执行”都可能会因此取消吗?一家三口精心准备这么一个计划,眼看就要成功了,却在“监外执行”的批复即将下来之前来这么一个晕招,有必要吗?
  我将心中所得说给杨姐听,终于得到了她的赞许,她告诉我,这正是她的疑问,也就是说,她同样没有猜到事件的真正真相,看来这一切,只能等小谢的同事来接我们,去见见这“真正的父亲”,才有可能得到最终的真相。
  日期:2016-12-14 22:23:38
  从刑侦大队到我们中心,车程也就不到半个小时,我和杨姐却如同等待了一个世纪。终于,小谢的一位新同事开着车过来接上了我们。
  心急火燎的我们一路无话,径直到了女子监狱。
  刚到监狱门口,小谢就早早地等在那里,我们刚一下车,小谢就拉着杨姐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走,还好杨姐年纪不大、身子硬朗,如果换D主任来估计会被她拉得整个身子骨都散架。
  我一边跟着两人小跑一边道:“谢大人,孩子真正的父亲是谁啊?是不是展伟?”

  小谢白了我一眼道:“就知道你这个木头脑袋会以为是他,告诉你,这个人你应该见过,但是一开始都忽略了,你猜猜是谁?”
  我回忆了一下,一个穿着制服秃了额头的形象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惊讶道:“难……难道是……潘……”
  “潘你个头!”小谢被我气乐了,“被潘叔知道了非将你关进去不可,算了别瞎猜,马上你就知道了。”
  从监狱门口到办公区域很近,几分钟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小谢带着我们直接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在这里,我们见到了身着制服、一脸怒色的老潘,而站在办公室角落里的,却是一个我们叫不出名字、但确实见过的人。
  这个人,正是事件爆发当天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男狱警之一!
  日期:2016-12-14 22:25:26
  我和杨姐吃了一惊,不是说当时有可能和施雨接触过的男干警,只有那搬重道具的三个吗?
  那三个都鉴定过了,为什么现在又蹦出一个来,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和施雨扯上关系的?施雨为什么要和他发生关系?或者如果方式和我猜想的一样的话,施雨为什么用他的精子来让自己怀孕?
  杨姐和老潘打了声招呼,带着重重疑惑给男干警取了样,老潘始终一脸怒容,怪异的是怒容中居然夹杂着羞愧之色。
  男干警更是将脸埋到怀里,自始至终没有好意思抬起头来看我们一眼。
  取样完毕,我和杨姐告辞出来,相互对视了一眼。取样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羞涩多过紧张地,而且这种羞色同时出现在领导和干警脸上,真是怪异无比。
  小谢当时要赶着回局里汇报,安排同事送我们回去,没有时间解释。我和杨姐只能郁闷地回到中心例行检测。
  第二天结果出来,果然是匹配!
  也就是说,那个羞涩的干警,确实是施雨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这一次,杨姐也对这个事件完全摸不着头脑,将了解真相的大任交给了我。
  我接下这个任务,给小谢打了个电话,告知了鉴定的结果,并询问事件的真相。在付出了请客吃饭的惨重代价之后,终于从小谢嘴里得知了最后的真相。
  而这个真相,让我们对当事人施雨的遭遇,痛心无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施雨的真心写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