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0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之所以有这个想法,目的跟王永军差不多,不过除此之外,我让张坎文收小王励为徒也是出乎本心。童子命大多活不长没错,但童子命本身的修行天赋极为恐怖,比之我这绝顶四脉也不差,若是将来小王励身上的问题真的解决了,绝对能接过文山一脉的衣钵,前途无可限量。
  张坎文自然也是知道童子命的修行天赋的,听到我的话,一下子愣住了,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也没直接答应,而是转头问王坤意下如何。
  王坤本就对修行界十分向往,听到这个消息,满心都是惊喜。又怎会拒绝,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张坎文这才终于点点头道,“现在孩子还太小,等他三岁之时,我会正式收他为徒,传授文山一脉的术法。”
  得了他肯定的答案,我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张坎文是个方正君子,一贯都是言出必行,但越是方正君子,越会顾全大局,说实话我心底还是有些担心。不过现在好了,有了他这句话,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他肯定不可能放弃小王励。
  一切商议完毕之后,张坎文带着小王励,跟我一块回了风水玄学店,因为之前商量好要一起去安阳,之前这段时间他都会留在我这里。暂时不会离开。
  带着个婴儿回到店里,接下来这些天,我和张坎文,以及刘传德,全都化身成了保姆,每天手忙脚乱的喂奶换尿布。三个大男人,忙成了陀螺,幸好有瞳瞳的帮忙,才没出什么纰漏。一直到几天之后,王坤得知孩子这段时间还会留在店里,兴冲冲的带着他老婆直接过来,我们才终于松了口气,干脆就让王坤和他老婆也住在了店里,照料孩子。
  虽然看起来麻烦了一点,但张坎文执意要把孩子带在身边却不是多此一举,他每天都会跟小王励单独相处一段时间,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将自己的道炁送进孩子体内。帮他固本培元,大约半个月之后,他便开始调配了一些东西,借走了我的阴阳阎罗笔,每天午时准时开始在小王励身上涂涂画画。
  我不明白他的举动,询问之后才知道,这是文山一脉功法传承的一部分,小孩子无法主动修炼,他是用这种秘法,让小王励现在就开始修习文山一脉的功法。
  那天我让他收小王励为徒,只是临时冒出来的想法,没想到张坎文本来就是要传授文山一脉的功法给他的,这么看来,我的提议倒是正合适。
  这种秘法传承同样持续了半个月,正月过去的时候,张坎文忽然找到了我,说是小王励现在对文山一脉的修行算是入门了,接下来。他要尝试着用道炁梳理小王励心脏上受损的部位,如果能成功的话,童子命半岁的关口便能顺利度过。这个过程很复杂,他需要我过去为他护法。
  我自然没有意见,随着他来到房间里。
  经过这一个月的修养,小王励的精神气质跟以前完全大变样,根本没有之前病恹恹的模样,而且不像一般婴儿那么嗜睡,黑黝黝的一双大眼睛里,满满的全是精力,见我进来也不害怕,反而扑闪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我看。
  我过去逗弄了他一会儿,张坎文让我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自己做到床边上,小心的掀开小王励的衣服,双手放在了那个跟之前相比并未有任何变化的黑斑凹痕上,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道炁波动不断从张坎文双手中奔涌而出,往小王励胸口那黑斑上涌进去,这一次他不像之前那样,将道炁缓缓送进去,而是异常狂暴的将全身道炁一股脑的送出,看得我在一旁心惊不已,完全想不明白,王励那小小的身体,怎么承受住这么狂暴的道炁。
  虽然张坎文说这个过程很复杂,但实际上,仅仅用了不足五分钟的时间,张坎文便张开了眼睛,整个人显得异常疲惫。双手甚至都有些哆嗦,缓缓从王励的胸口收了回来。

  此时王励的状态很奇怪,躺在床上,双眼依然睁着,整个人却像睡着了一样,包括眼睛在内。全身都一动不动。
  我紧张的对张坎文问道,“怎么样了?”
  张坎文却没回答我,而是从身上拿出来了一片枯黄树叶模样的东西,轻轻放到王励的嘴里,虚弱的声音,小声对他说道,“来,含住这片叶子,不要动……”
  婴儿自然是听不懂人话的,张坎文这话只是下意识随口一说,却不曾想,随着那树叶放进嘴里,王励一动不动的眼睛里,瞳孔忽然放大到一个恐怖的程度,以至于整个眼眶里都充满了黑色,然后他小小的身子,猛地一抖,从床上直挺挺坐了起来,嘴巴轻轻一动,一下子把嘴里的树叶吐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缓缓转过头去,纯黑色的冰冷眼眸看着张坎文,小小的嘴巴微微张开,露出尚未长牙的粉色牙床,似是从喉间发出一个声音--

  “滚!”
  一瞬间,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孩子学说话,一般是在一周岁左右,而王励此时尚还不满两月,可他,居然张口说话了!
  那一声“滚”字,干脆清晰,绝非是小孩子含糊的呓语,倒像是一个久居高位的帝王,遭受了奴仆的愚弄,发出轻蔑而愤怒的厉叱。
  我绝对没有看错,王励小小脸蛋上,冰冷和轻蔑的表情十分清晰,这绝不应该是一个小孩子应该表现出来的。
  不光我吓坏了。坐在床边的张坎文反应更大,猛地一下从床沿上跳了起来,身子疾退两步出去,手中捏着法诀,脸上满是不安。

  看到他的举动,我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也掏出了身上的阴阳阎罗笔,惊慌之下,我甚至把用作保命的那张银色符箓也取了出来,捏在手中,眼睛紧紧的盯着王励,随时准备引发。
  所幸的是,最终我并未将这符箓用出来。王励小小的身子站在床上,冰冷的眼眸在我和张坎文的身上逡巡几圈之后,重又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等再次睁眼时,他眼睛中冰冷和轻蔑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虚弱和不安,看了一眼身边不远处的张坎文,小嘴一瘪,轻声哭了起来。
  张坎文转过头来,跟我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的惊慌和心悸这才微微消散了一些,张坎文赶紧回到床边,伸手在王励的身上轻拍几下,一边安抚他,一边小心的检查着他的状况。
  几分钟之后,张坎文这才长吐了一口气,面色放松下来,伸手揽着王励小小的身子,口中轻柔的说道,“励儿,不怕,没事了,没事了……”
  看得出来。张坎文虽然表面上一把大胡子,看起来粗犷又凶恶,但实际上,心底却柔软的紧,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明显已经把小王励当成弟子看待了。
  小王励说来也是乖巧,被张坎文轻声安慰几句之后,哭泣声渐渐消失,双眼看着张坎文,扑闪几下之后,似是有些疲累,缓缓的闭眼睡着了,看起来就像是听懂了张坎文的话。
  等小王励睡着之后,张坎文才悄悄站起身来,面色重又凝重起来,抬手招呼着我,一起离开了房间。
  到了房间外面,张坎文刚把房间门关上,我就匆忙问道,“张大哥,刚才王励他……是通道后面那幽冥界的魔物现身了?”
  日期:2016-08-2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