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2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亮总想着有朝一日抓几个实权部门,可坚持了两年多,一直就没有碰到那个有朝一日,他都有些灰心了,甚至想着离开这个鬼地方。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他能不激动?可是三比二的结果太勉强了,尤其姚兵那一票根本就是无效的,姚兵又不是县局班子成员。所以那一夜常亮几乎就没睡,既无比兴奋,也忐忑不安,生怕此事有变故。
  直到十九日上午,看到分工文件贴在公示栏上,常亮的一颗心才算跌到肚子里:行了,这事已经铁板钉钉,不会有什么反复了。
  带着一份自得与欣喜,常亮履行了新的职责,但新的问题也来了。履新刚两天,那些队长、副队长就拿来了一些材料,有人让批经费,有人让批方案,还有人让自己做实战演示。总得给我个适应期、过渡期吧,我以前又没管过,你们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尤其那个柯晓明更是牛哄哄的,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给自己限定了时间。自己让胡成给几百块钱饭费,就跟割他肉似的,磨磨叽叽的,把自己当成讨饭的了。

  都以为你们自己是谁?也太他娘的眼里没人了。常亮不禁怒火中烧。
  好小子,你们不是都想跟老子做对吗?那老子就给你们搞点事,让你们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于是常亮首先采取了釜底抽薪办法,从内部搞这些小子,让下面人写那几个刺头的材料。这么一弄,那些家伙果然老实了。那就来第二步,架空调离,换听话的。从目前来看,这第二步的效果也不错哟。
  回想过去的九昼夜,既要挖空心思动心眼,消耗脑细胞,又要加班加点熟悉新业务,也真够累的。不过嘛,梅花香自苦寒来,以后好处可是大大的,就这么累并快乐着吧。越想越自得,越想越美好,常亮不禁哼起了小曲。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常亮的思绪。

  带着不快,常亮拿过手机。当看清上面来电显示时,马上换了笑脸,按下接听键,恭敬的说:“姚局,您好!”
  “小常啊,今天下午要去你们那检查工作,然后做一个纪检专题报告会,你们准备一下。”姚兵的声音传了过来。
  常亮不由一楞:“纪检专题,为什么?”
  “小常,有你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轻斥一句以后,姚兵语气一缓,“你们哪不是有典型案例吗?做专题更有意义。你准备一个会上发言。”
  略一迟疑,常亮马上反应过来,这是让自己露脸、立威呢,于是忙道:“谢谢姚局。”然后又不无担忧的说,“纪检可是孟克负责,他会不会有意见?”

  “常亮同志,你要明白,现在谁是二把手,不要像个小脚女人。”姚兵的声音显得很严肃。
  常亮知道,姚局长这话看似批评,实则是给自己站脚助威呢,便马上干脆的说:“保证完成任务。”
  “这还差不多。”赞赏过后,姚兵又说,“周子凯也要去,不要失了礼数,毕竟人家是常务,明白吗?”
  “明白,对外人要显得客气,对自家领导要绝对实在。”常亮心领神会,立刻表态,“我对您绝对是从心里尊敬。”
  “哈哈哈,我看好你。”说到这里,姚兵话题一转,“你转告老赵一下开会的事,打他手机不通,办公室电话也不接,是开会还是出门了。”
  常亮道:“好的,我肯定第一时间转告。”
  “好。”姚兵说完一个字,声音戛然而止。
  “政委不在?昨天下班还见他呢。”自言自语着,常亮站起身,向外走去。
  局长办公室,里屋套间。
  楚天齐和高峰相对而坐。
  吸了两口烟,楚天齐缓缓的说:“不在?什么时候的事?”
  高峰道:“应该是今天早上或是昨天晚上,昨天下班时候我还在院门口看到他。当时我不想和他说话,故意把脸扭到一边,他还摇下车玻璃,跟我打招呼呢。”
  “哦,会去哪呢?”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继续找,不过千万不能被发现。”
  “明白。”高峰站起身,向外走去。

  “等等。”楚天齐喊住对方,“看看能不能用间接的方法,比如找知情者问问。”
  “知情者?”说到这里,高峰缓缓点点头,“哦,我明白了。”
  楚天齐叮嘱着:“注意方法,千万保密”
  “好的。”高峰点点头,走出套间,出了办公室。
  楚天齐想了想,在手机上拨打了一个号码,把手机放在床头上,任由它继续呼叫着,然后他从里屋到了外屋。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鸣叫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说了起来:“不是我又是谁?……我知道啦,不就是所谓的被架空吗?你要适应,适时务者为俊杰,跟他们也要说明白。……别提以前了,此一时彼一时。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再忍个把月,要是还不恢复我职务,我就去市里找找。……那谁能说的准?……行了,挂了。”说到这里,楚天齐“啪”的一声把电话听筒按到了话机上。
  “哎。”楚天齐叹了口气,自语着:“这些人呀,就只看着自己那屁大点儿事。我成天遭人白眼,难道不烦?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哎。”又叹了一声,楚天齐走进里屋,把手机揣到了兜里。
  要是有人看到楚天齐自说自话、自己给自己打电话,估计该说他有神经病,疯了。
  刑警队副队长候乾坤这几天很惬意,不但常局向自己许愿,给自己加了权力,还让自己占了柯晓明屋子,这可是好苗头呀。只是自己攒了许久的一沓钞票,转眼间就姓了常,想起来就让人心疼。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候乾坤现在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笃笃”,响起敲门声。
  候乾坤赶忙把双脚从桌上拿下来,坐正身体,然后故意拿腔拿调说了声“进来。”
  屋门开了一条缝,一个人探进头,四外打量一番,才从门缝挤进来。
  这个家伙怎么会来?带着疑惑,候乾坤来了腔:“这不是高副所长,不,兼高副组长吗,您老可是身兼数职,日理万机呀。今天怎么得闲了?”
  高峰来到桌前,陪着笑:“候队,你这不是讽刺兄弟吗?我现在闲的蛋疼,还日理万机呢?”
  候乾坤“嘿嘿”一笑:“你可是领导大红人,能没事干?”

  “候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泥菩萨过河,自己顾自己吧。”说着,从包里拿出香烟,给对方发了一支。
  “呵,高所长就是厉害,直接抽二十多块钱一盒的。”候乾坤“啧啧”连声,“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同学给的,今个专门拿出来。”高峰一笑,“候队要觉得好抽,那就拿去。”说着,把刚拆封的整盒香烟放到桌上。
  日期:2017-07-20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