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当然不相信陈文明的鬼话,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还是让他在所里吃了饭。吃饭时我说漏了嘴,说你姥爷生了病。谁知大前天就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你姥爷病的厉害,正送往医院。我这才往县里赶,结果在半路就出了车祸。等我一了解,你姥爷根本没去医院,更没让人给我打电话。当时我就怀疑姓陈的和车祸有瓜葛,但我还不确定。
  今天,我偶然看到陈文明和领导在很隐秘的地方见面,这可是重大发现。以前我一直以为陈文明和领导不是一伙,是别的领导的人,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联想到车祸那天的细节,联想到陈文明那天到所里,再联想到给领导写信的事,我更坚信车祸的事和领导有关。我现在还明白了一件事,以前帮着陈文明收拾我的就是领导,我还一直怨在别的领导身上。怪不得我混不好呢,主要是我太糊涂了,认不清好赖人。

  还是说正经事吧,那个地方我没能再去成,只能画一张那里的草图。等你遇到真正正直、办实事的领导时,就把这两张纸交给他,让他查查那个地方。
  儿啊,虽然写了这么多,可我还是希望能亲自讲给真正正直的领导听,那说明我又活下来了,也能给你减少一些危险。儿啊,照顾好你*妈妈,愿你们娘俩平平安安。
  平时我自认为坚强,可现在却觉得很伤感,人也脆弱多了。我就套用一句古诗表达心情吧: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扫私毒,待到荡灭凶顽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文字到此结束,最后面就是那份草图了。

  这篇文字中,对车祸的描述先是用了“昨晚”,后又用了“大前天晚上”,说明是两次写成的,期间隔了两天。
  此时,高峰再次泪流满面,其他众人也是泪光盈盈。
  老高所长这些话,既交待了一些重要事情,也表达了对家人的依恋与不舍,尤其最后套用的诗句,更是充满了悲壮与苍凉,任谁都不由得动容。
  高峰抹掉眼泪,把目光投到草图上,很快便抬起头来:“局长,就是那里。”
  楚天齐也笑着点点头:“没错,没错。”
  高强和厉剑虽然还不清楚两人说的是什么地方,但显然听明白了意思,不禁都露出了笑容。
  楚天齐收拢笑容,拿过两张纸,又仔细看了看重点段落,然后把双手食指分别放到两张纸上。
  众人看到,楚天齐所点指的地方,都是一个词语:领导。大家的笑容也都迅速敛去,换成了严肃的面孔。

  楚天齐说了话:“高所长在这里没有写出名字,我想他肯定一是为了保密、安全,以免这些东西落到别人手里。二是他当时只是推测,还不能完全确定。三是他也在想着,能把秘密亲自讲给值得信赖的领导听。高所长可谓用心良苦啊!
  这里面虽然没有写出名字,但从几种描述看,已经为我们锁定了具体的人。我怀疑他已经不是一天了,你们肯定也猜到了吧。”
  众人对望一眼,然后又都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那我们就各自写出他的姓好不好?”楚天齐说着,先拿过碳素笔,转过身,在手心里写了一个字,又攥起拳头,把笔给了下一个人。
  众人先是不解,随即明白,这是大战即将开始,局长在通过这么一件事,给大家解压。
  于是众人都来了兴趣,纷纷在自己掌心写下了一个自己认定的姓氏。

  “一、二、三。”在楚天齐喊过数后,众人一齐摊开手掌,五只掌心出现了同一个字。
  “高所长用生命为我们留下的文字,是秘密中的秘密。我们一定不要辜负他的这颗心、这份情,不要辜负了一个铮铮铁骨的老丨警丨察。同志们,我们保证不辜负他的期望,向高所长献上我们的敬意,敬礼!”语毕,楚天齐举起右手,“啪”的行了一个军礼。
  其余三人也献上了充满敬意的军礼。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高强的手机。
  看了眼来电显示,高强说:“柯晓明的电话。”

  “他的?接。”楚天齐道。
  高强接通了手机:“柯队……”
  柯晓明声音很低,但很急:“高强,你听我说。我想见楚局长,现在没人打扰。”
  楚天齐听到了电话内容,他冲着高强点点头。
  “好的。”高强对着手机道,“我马上向局长报告。”
  “四零三病房。”柯晓明声音戛然而止。
  高强收起手机,自语着:“他什么时候醒的?”
  “不管他了,听样子应该不是现在,不过这电话来的倒真及时。”说着,楚天齐冲高强一点手,“走,你跟我去,让仇志慷开车。”
  “我们呢?”高峰和厉剑齐声追问。
  “你俩休息。”说完,楚天齐拉开屋门,走出了卧室。
  高强快步跟了上去。
  新的一天到来了,大晴天,没有雾霾,阳光明媚。

  常亮的心情就和这天气一样,晴朗无比,他充分体验到了权利带来的快*感。坐在办公桌后,他看似喝茶,思绪却不禁飘到了十天前。
  那天是七月十八日,当常亮听说准备让自己分管刑侦、经侦、交巡警业务时,既兴奋也觉得难以置信。
  同样都是副局长,排名还相对靠前,而且还兼着副政委,但常亮一直觉得自己矮半截。这倒不是他多疑,而是事实就在那摆着,他没有什么实际权利。和局长、政委当然没有可比性,毕竟都是单位正职,级别、权利自然要大。就是和曲刚也没必要硬比,毕竟人家是正科,而且也是多年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
  让常亮最不服气的就是张天彪和孟克。张天彪就是一个莽夫,但却管着刑侦、经侦、交巡警等部门,这些部门能够查案、抓人、罚款,这就是权利。有这些权利在手,张天彪整天牛哄哄的,简直都横着走,常亮既不服气,也没脾气。

  在常亮眼里,孟克这个转业军人就是一根筋,根本不懂人情*事故,和自己的情商根本没法比。可人家管的是纪检,可以查这个,也可以敲打那个。下边人为了太平,还不得意思意思?怪不得孟克有时敢跟局长、政委说“不”呢,还不是手里挥着“纪检”大棒呀。常亮既眼气孟克,也为自己叹气。
  跟张天彪、孟克相比,自己排名靠前,出身也高贵。他俩以前一个是泥腿子,一个是大头兵,而自己可是在市局工作的人。那时做市局装备科副科长,虽然上有副局长、科长,但县局眼里还是有自己这个经办人的,时常还得表示表示。可到了县局以后,虽然听起来职务要比原来好听,可分管的全是不创收部门,哪有什么权利?就是私人请顿饭,都没有可报销的下级部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