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43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冷冰冰的截口道:“我在上班,而且很忙很忙,没空陪你扯乱七八糟的。你过会儿什么时候有时间,不妨告诉你爸,我已经约了宋书记,这几天晚上什么时候有时间,和你爸坐一坐,大家吃顿饭认识一下。当然,你们父子要是不珍惜这场造化,那就继续给我添乱找茬。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挂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眉头已然紧皱起来,却也觉得,有了这个好消息“冲喜”,韩水父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按住杨香不放。

  他心中又有几分自责,昨晚的龙皇宫之行疏忽之处太多了,其中之一,就是只顾让杨香扮成公主掩盖了真实形貌,却忘了让她掩饰功夫,结果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啪啪啪啪,接连打晕了于南、郑美莉、客户经理三人等一共五人,如此强大的战力,想不被韩水父子怀疑都不行啊。唉,由此看来,人太出彩了也不行,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黄李月芸略有些风尘的美面上现出些许伤悲,道:“李先生,我直接开门见山好了,在家夫与我儿子先后出事后,我从公公口中了解到李先生在这座小城的实力,我这次过来,是想请李先生帮忙活动一下,让我儿子的罪刑能够被减轻。家夫已经去世,我儿子又因一时冲动发生了这种事,种种家庭悲剧我几乎难以承受。何况我儿子那般年轻,我不想他大好人生就这样毁掉,也请李先生你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他只是血气刚勇,一时冲动而已,他心灵不坏的。”

  李睿并未被她的凄苦表相所打动,冷笑道:“他心灵不坏吗?为了报复他的堂姑惟宁,还有我,他特意雇佣了两名带枪的职业杀手,决心致我们于死地,还想要在杀死我和惟宁后,将我们假扮成是相奸自杀的样子,他那是一时冲动吗?我不介意你为儿子脱罪,但请你说话的时候,考虑一下惟宁和我的感受。”
  黄李月芸见他表现得如此强硬,口唇微微开启,目光里也多了几分异色,随即赔笑道:“对不起,我刚才的话伤害到你们了,我向你们郑重的道歉,但勤刚并未伤害到你们,请你们看在这一点的份上,原谅他一次吧,给他一次机会。我也不求他被判无罪释放,只要他罪名减轻即可。”
  李睿道:“他犯有谋杀罪,同伙还涉枪,这么大的案子,是不可能减轻罪名的。”
  黄李月芸不死心的说道:“事在人为嘛。我了解你在这里的实力,你有办法使得司法机关对勤刚手下留情。”说完又看向黄惟宁,续道:“惟宁,你作为外国投资商,在当地也是享有一定特权的,如果你向当地最高领导求情,他们一定会对勤刚法外开恩。我求求你了,请你看在我们都是黄家人的份上,也请你看在我身为母亲的份上,宽恕勤刚一次吧。”
  黄惟宁被这个嫂子当面求恳,既不好当面拒绝,心里却也不愿答应,一时间左右为难。
  李睿生怕她被黄李月芸说动,在桌子底下用脚轻轻踢了她鞋子一下。
  黄惟宁正在犹豫,感受到他桌下的小动作后,下意识偏头看他。
  李睿余光见她看向自己,非常尴尬,大姐啊,你不理会黄李月芸也就是了,干吗看我,你这样看我,黄李月芸也会看过来的,肯定会明白我在左右你的想法,你这不是让我坐蜡吗?
  果不其然,黄李月芸见黄惟宁偏头看向李睿,似乎要征求他的意见,便也看向他。
  李睿被二人目光盯视,别提多郁闷了,要是会法术的话,一定第一时间变成一股青烟,随风飘荡而去。
  还好,关键时刻服务生给他解围了,服务生送来了黄惟宁的拿铁玛奇朵,却也暂时打断了桌上的窘迫气氛。

  黄惟宁拿到咖啡后,低目垂眉,目光盯着杯里的泡沫,也不回答黄李月芸的哀求,自然是有意忽视掉了。
  黄李月芸见她是这样一副态度,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语气焦躁的说:“惟宁,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勤刚和你身体里流淌着的都是黄家的血,你们可是一家人。你真的要对这个侄子见死不救?”
  李睿插口道:“李女士,事情没你说得那么可怕,你儿子不至于被判死刑。据我所知,最多判个无期徒刑,而无期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基本等同于是有期,如果他在里面改造表现较好的话,相信不用太久就能出来。”
  黄李月芸一听不高兴了,倒竖柳眉说道:“李先生,事不关己,是否真能表现得如此冷酷无情?‘最多判个无期徒刑’,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无期徒刑这四个字对于我这个当妈妈的人,会造成怎样一种摧残?被判刑的当然不是你,所以你可以不疼不痒的说出这样冷酷无情的话来,你能不能设身处地……”
  “李女士!”
  李睿打断她的话,言辞激烈的反问道:“你不应该质问我这些问题,你应该去质问你儿子,他要谋杀他堂姑和我这个外人的时候,有没有为你这个当妈妈的考虑过?他有没有想过,如果他被判刑了,会对你造成什么样的摧残?”
  黄李月芸冷着脸道:“他没有,但他为他死去的父亲考虑过了,他的父亲死于你们两人之手!一个孩子,为父亲复仇,无论怎样都有道理!”
  黄惟宁抬头想要辩解,李睿伸手按住她手臂,抢着说道:“黄惟谦是在逃跑过程中被人撞倒在行车道上,被车撞击而死,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因为我们追他来着,就把他的死怪罪到我们头上。可就算我们不追,他也是跑出去的,而且为了逃避我们和警方抓捕,会越跑越快,也会撞上那个人。当然,就算他不跑,也会以杀人罪被判刑,也逃不过一个死。事实上,他的命在他杀害亲爷爷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不是他的了。请你讲一讲道理。”

  黄李月芸听了这番话,气得脸色阴晴不定,鼻子出气都粗了不少,气咻咻的,如同一头被激怒了的母狮。忽然,她抬手端起面前的咖啡杯,送到嘴边,咕嘟咕嘟几大口全部喝了下去。
  这时李睿的咖啡也到了,他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对黄惟宁道:“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黄惟宁神情复杂的看他一眼,听话的喝了两口。
  黄李月芸喝下那杯咖啡后,满身的怨气忽然间一扫而空,脸色也恢复了之前雍容华贵的样子,她深深看了李睿一眼,语气平和的说道:“李先生,我万里迢迢来到中国,不是来跟你辩论吵架的,我能否和你私下里谈谈?”
  李睿对她一笑,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就在这里说好了,我从来不把惟宁当外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