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美团跟爸妈说:“叔叔阿姨,我明天也会早点过来,到时候化妆师也会给你们二老化妆。今天文文不能跟宁远再见面打电话了,叔叔你们跟宁远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我爸嗯了一声,就拿出手机打给宁远。

  宁远一开始没接。
  我今天既然捉奸了,宁远心里恐怕多少是有些防备的。
  我就推了周美团一下。
  周美团发个消息给宁远说:我们已经劝说了景文了,景文这里没有问题,你那边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发了这一句之后,我爸的电话就打通了。
  我就知道宁远不会死心的。
  他一定会将婚礼举办到底,毕竟花了钱定了酒席,车队婚车了。他既然想报复我,自然会将一切都准备好。

  更何况在他眼里,恐怕说服了我爸妈比什么都管用。他现在正开心,我捉奸在床了,还只能跟他结婚。
  他估摸着不知道怎么乐呢吧?
  我爸很是正常的问他,“阿远啊,明天吉时你们算好了没有?到底是几点过来?文文今天也不能跟你通电话,只好叔叔问了。”
  宁远听了非常的开心,跟我爸聊了几句,之后就挂掉了。
  我爸说:“明天九点五十从我们小区出发,八点就会过来迎亲。看来也都准备好了。”
  我心里冷笑,却笑嘻嘻的说:“爸,明天就要把我嫁出去了,你到时候可别哭啊!”
  我妈当时心里就不好受了,“哎,希望到时候别哭。”
  爸说:“这姑娘大了,总是留不住的。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去了宁家好好过日子就行。”
  我嗯了一声,笑了。
  周美团走了之后,我自己收拾洗洗去睡觉了。
  晚上关门之前,我妈到我的屋子里坐下来,拍着我的手说:“我跟你爸商量了,等你结了婚,我们就把陪嫁的十二万打给你。到时候你过去也有的仗义,省的被欺负。”
  我说:“妈,不用,这些钱不应该给我。”
  “哎,你爸说了,马上就去把下面门市的房子过户给你,也是陪嫁。这些话之前就跟宁远提过,宁远也很支持。所以才希望先领证。我们就你一个女儿,这些都是你的。”
  这个门市,我爸也是花了不少积蓄才盘下来做超市的。
  现在要是过户给我,宁远得笑疯了。

  我摇摇头,“妈,这些真不用。如果宁远对我不好,你过户给我,岂不是送给他了。”
  我妈说:“都是一家人了,何必说两家的话。我们信得过宁远。”
  “妈!”我打断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怕你们相信的太多了,不过到最后一天,都不算一辈子。你们不要以为你们善良,别人就会跟着你们善良。”
  我妈还要说什么,我不想再听,只好敷衍,“这些都是后面的事情,等我们明天婚礼结束了,再去办理。好不好?”

  我妈嗯了一声。
  她走了之后,我睡下来。
  要不是今天去了婚房,还真是找不到破绽。这门市还有我爸妈辛苦存下的钱,都会被骗走。
  宁远,你就等着吧。
  早上六七点,我爸妈才来推我的门叫我起床,说化妆师到了。
  我嗯了一声,叫化妆师进来。
  化妆师寒暄说画个好看的新娘妆之类的。
  我摆摆手,“不需要什么新娘妆。今天,我只画烟熏妆。甄嬛传里面甄嬛后面那个什么妆,我就是什么妆。”
  化妆师怔了怔。
  我对她十分认真的说:“不用想太多,就要那个妆。”
  化妆师这才有些胆怯的给我上妆。
  她要给我换婚纱,我说不用,一会换。
  化妆师十分的纠结。
  最后还是很听话的给我先化了妆。
  化妆之后,我就将门直接锁了,除了周美团谁都别进来。
  周美团在外面跟大家解释着什么,叫大家都别急,先别急着看新娘之类的。这是新习俗。
  很快,时间就到了,周美团一直联系宁远问他什么时候到。
  宁远说摄影师都准备好了,已经上路了。
  我冷笑。
  今天,你的确是等着上路的。
  车马上就进了小区。
  我在楼上看的清清楚楚。

  那婚车停了之后,摄影师接着给宁远拍摄,然后就放了鞭炮。
  就那个瞬间,我跟周美团将准备好的两桶污水一起倒了下去。
  将摄影师跟宁远砸了个正着。不少迎亲的队伍都沾上了。
  迎亲?
  迎尼玛的亲!

  楼下当时就安静了。
  宁远抬头看向我,满脸诧异,伴郎团叫了起来,“你们干什么?”
  有人窃窃私语,问这是什么特殊的习俗么。
  我笑了,“还真是特殊的习俗,专门针对渣男的。”
  宁远脸色就变了。
  他将花捧扔到一旁,也不顾摄影师,直奔着二楼就过来了。
  周美团这时候已经将电视放开了。
  我爸妈则特别诧异的看着周美团询问怎么回事。
  周美团说:“别着急,叔叔,就等着今天呢!”
  宁远上来,自然身后也跟了不少人。

  一上来,就是兴师问罪的样子。
  我则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等着。
  宁远都不跟我兴师问罪,上来就跟我爸妈说:“叔叔阿姨,你看看景文,我来迎亲,她浇了我们一头脏水!”
  “因为你就配这样的脏水!”
  “景文,你别欺人太甚!你想干什么?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周美团扬扬手,周围就窜出来四个彪形大汉,对着宁远的脸就是几巴掌扇了下去。
  他身后的伴郎都跟着懵了,完全没反应过来。
  宁远当时两只眼睛就打肿了。
  鼻青脸肿的看着我,“景文,你!”
  身后有人叫不平,“新娘你竟然搞事情!这什么社会了,竟然还有人闹婚礼!”
  我冷笑,“这几个巴掌,是还你昨天给我的!”
  周美团将电视上链接的u盘打开。

  一入眼,就是宁远跟禾雪激情的画面。
  丝毫没有半分遮拦。
  接着是黑色的,只有录音,因为那个时候手机在我口袋里,只能听到宁远说话。
  他说的每一句话,全都录下来了。
  屋子里说不出的安静。
  我爸妈脸色彻底的变了。
  那一瞬间,我爸甚至看出了衰老。
  我没有说话,仍是看着。
  特别仔细的听有没有漏掉什么话。
  这高科技有时候就是好,至少,它能惩治渣男!
  宁远什么话都没有了。
  他录音里承认同丨居丨了三四年。
  已经非法同丨居丨了,在跟我领证结婚,我可以跟法院告他无数条罪。
  我爸气的不是一点点,走到宁远面前,狠狠一巴掌扇下去。
  日期:2017-07-1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