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3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她,“你告诉我,我还怎么结婚?”
  周美团拉着我,“走,我们去找叔叔说个清楚。”
  我跟在她身后,满头脑都是乱的。我爸身体才刚刚康复,我怎么告诉他这一切的事实真相?
  迎面路过个女人,我都没注意很面熟。
  她却一眼认出了我,上来狠狠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
  合该我今天倒霉还是怎么的,这都第二个巴掌了。
  “你这个贱人,你竟然真的要结婚了!你叫什么来着,你给我站着,今天一定要叫你血债血还!”那女人指着我跟宁远的结婚照就跳了起来。
  而我终于认出来,她是孙婷婷。

  周美团护着我,“你是哪来的妖精!出来就咬人?你算哪颗葱!”周美团跳起来要还手。
  我则没听明白。这个女人也知道我要结婚了?又为什么是血债血还?
  “你别躲!阿生对你这么好,你一次都没有去过医院,你对得起阿生吗!”她根本不管周美团,追着我要抓我。
  医院?
  我将周美团推开,“你说什么?”

  孙婷婷扬手又要打我,被我狠狠捉住,“够了!你刚刚到底在说什么!”
  孙婷婷看出我不是装的,才半信半疑的说:“阿生肇事出了车祸,十三车连撞。到现在才脱离生命危险。都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
  十三车?
  我记得哪一天,听说过十三车连撞。
  我朝后退了一步,眼前有点黑,周美团勉强扶住我。

  孙婷婷有点愕然,“你到现在都不知道?”
  我拉住周美团,“那天,好像是我在选婚纱照。那天谢衍生去找过我。”
  “选婚纱照!”孙婷婷哈哈笑起来,笑的十分鄙夷,“你真是对得起阿生!对得起他这么爱你!景文你会遭报应的!”
  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在冒,一时间全世界都黑了一样。
  “景文,你想开点。谢衍生也许很快就会好起来,只是暂时没有清醒而已。”周美团劝我。
  “我们去医院。”我拉着周美团最后说出这一句。
  一路上,浑浑噩噩的没有概念。
  直到我妈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说亲戚朋友都到了,这个时候该去吃饭了。
  我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我第一次,这么不想听到爸妈说话。
  我第一次,觉得她们给了我一个噩梦。
  我第一次,觉得她们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的听听我说什么。
  到了医院之后,门前正好站着杜医生。
  杜医生看到我,先是迷茫了一阵子,继而想起来了,对我说:“你就是景文吧?”
  我点点头。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你在抖?”他皱了皱眉。
  我不自觉的将手放到身后。
  “你要多注意身体,毕竟有些事情,我们都不想看到的。”杜医生劝慰了一句。
  “阿生他,醒了么?”好半天,我开口问。
  杜医生叹了口气,“苏醒了。”
  “那不是很好。”我当时就有了精神,心里一阵子喜悦,“他既然醒了,那就没有生命危险了是不是?”
  杜医生看着我,“你来之前就苏醒了,只是有些事情,怕是控制不了的。你可以进去看看。”
  我嗯了一声,心底有些高兴,迫不及待的就去了病房。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我相信他一定会很吃惊。
  虽然我还是没有资格见到他,可是我知道,他会舍不得我这样。
  更会舍不得我被宁远设计陷害。

  越是想越是忐忑。
  他肯定瘦了吧?
  到了病房门前我忍不住吸了口气。
  阿生,只要还能见到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是我推门之前,听到了谢妈妈的声音。
  她说了很多的话,很多。
  我知道我是进不去了。
  那时间,挣扎着像是扎在心底的刺,一根根直立。
  周美团见我出来,有些不解。
  “你看到阿生没有?”她追问。

  我摇摇头。
  “怎么回事,不是醒了么?你怎么没有进去看看呢?”周美团更奇怪了。
  我看着她,很是狼狈的笑了笑。
  “景文,到底怎么了这是!”周美团握着我的手,“你的手心都是汗,你怎么了?”
  眼泪终于滑落下来。
  “美团,我该怎么办?”只是一句话,我抱着她嚎啕大哭,“美团,我还有退路吗?我还能不能有退路了?”

  “我爱的始终是谢衍生,我没有贪心!”
  可是我却没有了一点退路。
  周美团连拖带拽的给我拽回了家。
  我眼睛都哭肿了。
  家里没有人,爸妈应该是领着亲戚去吃饭了。
  算是女方家的暖房酒。

  明天的婚礼,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而我却活生生面对了如此的丑闻。
  我对宁远已经不在乎,可是不管在不在乎,这个婚礼却是躲不过去的事实。
  周美团看了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周美团跟我说了很多话,我一句都没有听下去。
  最后,她才掐着我的胳膊说:“景文,你别哭了,我求求你别哭了!你清醒一下,明天就要结婚了!”
  我擦了擦眼泪,将心思收回来。
  “美团,我不会叫宁远好过的,既然他已经给了这么一出戏,那么明天,我自然该给他更好的一出戏。”

  周美团怔了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他,谢衍生不会躺在医院里,不是他,我更不会听到谢妈妈说的那些话。我爸妈更不会被逼迫着我结婚!我现在还要叫我爸妈为我的事情揪心!”我满心都是愤恨。
  “你到底在医院听到了什么?你怎么不告诉我!”周美图追问。
  我笑了,“不重要了。我一定要知道,我会给宁远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周美图哦了一声。
  “那我明天的伴娘服还要穿过来吗?”周美图问我。
  我摇摇头,“不用了。”
  我跟周美团商量了大概,跟她说明白了,才跟着周美团朝着我爸妈定的酒店去了。
  去的时候,爸妈她们还在打我的手机,我一直关机,所以她们干着急,又没法找我。
  我看着她们,不知道明天如果将这一切都告诉她们,会是什么结果。
  我强装镇定,平复我的情绪。
  爸妈一看到我立即围了上来,焦急的问:“怎么才来呢?都在等你们两个!”

  “刚刚去婚房找阿远商量了一点事,有些事情还没有谈妥,特别匆忙。”我掩饰。
  爸妈一听放心了。
  估计她们都怕我逃婚吧?我心想我才不逃婚,我还等着宁远过来迎亲呢!
  进去酒店的包间,我就跟亲戚朋友赔罪。挨个敬酒,谈了一会天,聊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对宁远的话题我大部分都特别敷衍的回答了。
  之后太晚了也就散掉了,将亲戚朋友都安排在酒店住下了。
  回去之后,我爸妈开始准备改口费,每个钱包都塞了一万块。
  这都是爸妈辛苦挣的钱,我怎么可能叫她们落入宁远的口袋。

  我跟她们说:“明天有摄像师化妆师司仪之类的很多人,这些钱万一被人偷了,你都没地方找。这些钱以后再给我们也是一样的,最好用一块钱放在里面。”
  爸妈一听也对,就将钱收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