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9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知道广仁从来不开玩笑,当下姬牢的瞳孔瞬间紧缩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广仁,你到底想干什么?”
  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盯着姬牢的眼睛,说道:“一句话,那个人是谁。”
  听了大方师这句话之后,问天楼主闭上了嘴巴,他还是紧紧的盯着广仁,却再没有说出来一句话。两个人相互看了半晌之后,广仁微微的摇了摇头,随后不再理会这位楼主,他转身向着门外走去。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最后对姬牢留了一句话:“明天中午,楼主你没有多少时间了……”
  说完之后,广仁直接从个四角楼里面走了出来。这个时候。他身后的火山才敢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送两位问天楼主再入轮回的事情,还望大方师您三四。问天楼与我方士一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天纵火的人是谁?”没等火山说完,广仁已经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看着自己这个常口结舌的大弟子。大方师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火山,你是要继承大方师道统的人。如果连这个都看不透的话。日后让我如何将道统传授与你?”
  “放火的是姬牢的人……”这个时候,火山顺着广仁的话,才慢慢的开始捋顺出来这个关系:“上次那个放走徐禄的人……他是放错了人,那个人的本意是向放了两个姬牢的。不过关押他们的四角楼都是一摸一样的,那个人在混乱当中放错了人……”
  听到火山的话之后,广仁的脸色这才总算缓和了一点。他看着被这个事实惊讶到的弟子。说道:“这是上次的事情,说今晚的,继续……”
  火山说话之后。自己现在心里不停的推算了半天,半晌之后他才再次说道:“两个姬牢分别关押在四角楼中的消息,是那个被灭了口的内鬼穿出来的。上次放走了徐禄之后。那人根本就没有离开这里,他发现放错了人之后,便一直隐藏在这里。灭了内鬼口的是另外一个人……”

  火山自己说的冷汗直流。见到自己的师尊没有让他停口的意思,只能咬着牙继续说道:“上次徐禄逃遁之后,这黄龙涧中的禁制、阵法机关全开。那人找不到再下手打救两位楼主的机会。于是就在今晚放火。打算趁乱打救两位楼主,不过弟子将门中有些道行的师弟们都安排守卫在四角楼中。而且大方师您在这里坐镇,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便能立即赶过来。那人没有得手的机会,只能作罢……”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的眉头有皱了起来。他迟疑了半晌之后,偷眼看着自己的师尊,犹犹豫豫的说道:“那么说来,这次的纵火之人不是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了……”
  “你又怎么知道他们几个人不是来放火的?”到底是认识了老家伙几百年的人了,大方师一句话便点破了归不故意的心思。冷笑了一声之后,他继续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他们只是慢了一步,不过既然来了,但了这个罪名也不算是委屈了他们这几个人。”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四角楼之后,对着火山说道:“你去放出风来,明日火祭了这两位楼主和那几个主事之人。让所有的方士都准备好,火祭了这几个人之后,我们当场返回宗门。这座黄龙涧不再为囚禁之用,改为方士专用的讲道场。”
  广仁每说出来一句话,火山都在他身边恭恭敬敬的答应一声。一直等到大方师说完之后,这个大方师的内定接班人才施礼之后转身离开了广仁的身边。下去传达了大方师的法旨。
  没过多久,整个黄龙涧当中,便开始疯传明天正午要将问天楼的余孽送入轮回的消息。有些方士开始开始趁着轮班的时候,偷偷的跑回到了住所,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以防等到明天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再落下什么东西。
  在这些偷偷回来收拾东西的方士当中,身为小头目的田永铭自己有一处独门小院,当下,他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用钥匙开了房门之后,就见到另外一个一摸一样的自己正站在门口……
  还没等田永铭反应过来,里面那人已经一把将他抓了进来。他刚刚想要反抗的时候,就见那个一摸一样的自己在脸上摸了一把,随后田永铭那位最不想看见的师祖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到了归不归的同时,田永铭便是一身的冷汗。他第一个反应是回身查看身后有没有人跟过来,确定了没人之后。他才快速的关上了房门,冲着还在冲着自己嘿嘿直笑的归不归说道:“外面那把火还真是您老人家放的?师祖,您老人家真是惹下大祸了。为了您这把火,大方师已经决定舍弃这里了。明天午时送两位问天楼主连同楼里面的主事人轮回,彻底断了您的念想……”
  “你哪只眼睛看到那把火是老人家我放的?”归不归丝毫不把自己徒孙的话放在心里,就说田永铭说的是别人一样。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我老人家教你个乖,你们大方师怎么干不是冲着老人家我来的。他知道这把火是谁放的,这么干只是想把那个人引出来而已。”
  “您老人家的意思是,这黄龙涧里除了你们几位,还有别人也混进来了?”归不归的话吓了田永铭张开了嘴巴,半晌都没有闭上。在他的心目当中,这黄龙涧是堪比方士宗门的一处所在。上次是因为有内鬼里应外合才让外人进来放走了徐禄,现在归不归他们进来不算,黄龙涧里面竟然还有外人混了进来,这个让田永铭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什么时候这用来囚禁修士的场所成了外人想来就来的地方了。

  “把嘴巴闭上,永铭你这是吃了多少大蒜?你们家大方师连个麦饼都舍不得给你们吃吗?”归不归半调笑着继续说道:“把心方肚子了,你们家大方师都不当回事,你一个小喽啰找的什么急?”
  说到这里,归不归好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拉着田永铭面对面的坐在了两个蒲团上,拿过放在地上的酒壶,给自己满满的斟了一杯酒,喝下去润了润喉咙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你们大方师已经撒下了香饵。就等着那个人自己去咬钩了。永铭啊,别说祖师爷爷不疼你。从现在到明天中午,想个办法向你们大方师告个假吧。祖师爷爷我知道留在方士门中的这一支不受待见,小心大方师用你来作饵,你就说拉肚子起不来了。”

  “老祖宗,我是辟谷的。小一百年不吃东西了。拿什么往外拉?”田永铭当下咧嘴苦笑了一声,归不归说的没错,自打他被踢出方士一门之后。留在门中的那一支门人弟子的待遇便一天不如一天。田永铭地师尊就是不停的被同门排挤,最后郁郁寡欢的入了轮回。
  这几年也是田永铭左右逢源,在方士门中得了个好人缘,这才慢慢的混了出来。就这样,一旦方士门中有什么出力不讨好的活,还是有人第一个就把他想起来。按着以往的经验来说。不出一个时辰,田永铭就会被火山找去,给他一个可以在方士门中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日期:2016-08-0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