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那之后,到现在,我观察聚财又有三个多月了,终于看到了一次疑似丨毒丨品交易,可却没办法做到人赃俱获。因此,我只能把手中这小袋丨毒丨品交到领导那里,请上面查办。
  东西已经交上一周了,领导还没有任何回复。找了领导三次,只有一次在单位,领导回复已安排调查,很快就会行动。
  虽然领导答应的很肯定,可我心里为什么会这么不踏实?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为了证据确凿,为了以防不测,我只能冒险去到另一处隐密地点了,一个极少数人知道的地方,一个避而远之的地方。这个地方并非原来的地道,我也是偶尔才发现的。
  纸上的内容到此为止,后面没有署名,也没有日期,但却果然有秘密:聚财涉毒、涉走私。
  虽然已经去过聚财,虽然已经知道聚财涉毒,虽然还查到了一些丨毒丨品和枪支,似乎纸上这些信息已过时了。但楚天齐仍是心情激荡,为老高所长千辛万苦留下的这份东西而感慨,为老高所长用命换来的这份财富而赞叹,也对那个避而远之的地方无限向往,同时对下一张纸上的内容也充满期待。

  楚天齐看过后,把这张纸递给了高峰。
  高峰接过张纸,用眼神和楚天齐交流一下,然后摊开,和高强、厉剑一同看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文字,高峰又流下了眼泪:“是我爸的字。”
  看着看着,高峰皱起了眉头,为这些已经过时的消息而皱眉。看完整个内容,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厉剑和高强面面相觑,脸上写着遗憾与失落,他们这种表情,显然是和高峰皱眉的原因一样。
  高峰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脸上还出现了一抹笑容。他指着白纸上最后那处文字,缓缓的说:“局长,这个避而远之的地方,我猜到了。”
  看着高峰的神情,再想着对方的提示,楚天齐也笑了:“我也猜到了。”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楚天齐打开另一张纸,摊在桌面上,大家一起看了起来。

  这张纸和那张纸大小一样,也是用碳素笔所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纸张下角的一些线条和图标,那是一张草图。众人抵制住内心的冲动和渴望,从头看起。
  纸上开头内容就很惊人:“高峰: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爸爸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不是爸爸悲观,而是事情发展出乎我的意料。在看到这张纸的时候,你肯定已经读过我在半个月前写的那张大纸的内容,知道我把相关发现报告了领导,也知道我要去一个秘密的地方。
  截止到现在,我向领导报告已经二十天了,可领导还是没有任何答复,而是要我绝对保密,还说他已经安排人手调查了。在这期间,有人悄悄上门,把装有断头老鼠的包裹放到咱家。还有人在晚上,把装有两颗子丨弹丨的信封放到办公室外窗台上,一颗有弹药,一颗无弹药。同时这些邮包里还附着一张纸,内容就是几个字‘少管闲事,否则后果自负’。
  这些年做丨警丨察,因为性格和工作性质的缘故,我也得罪过不少人。但让对方恨到如此程度的应该不多,而且能做事这么狠的人也不多,再加上时间离的这么近,我自然想到了那袋丨毒丨品。一开始的时候,我认为是自己做事不谨慎,对方直接查到了我。可是昨晚发生的事,让我意识到,自己被人卖了。
  昨晚在从所里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一辆大卡车从右侧小路冲出,那辆卡车速度很快,直接奔我的车而来。情急之下,我慌忙打轮,汽车横了过来。车头躲过,可车尾却被卡车挂到,我只觉得汽车根本不受控制,直接冲向左侧路肩。所好路边杨树挡了一下,护坡坡度较缓,而且坡底距路面也才十米左右,汽车是横着滑到下面,而不是车头直接下去。种种因素,我只是胳膊磕破,其它处并没受伤。

  就在我被困在车里,大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那辆卡车停在不远处的路边,两个人已经从卡车上下来,正走向我的方向。汽车在冲到坡底的时候,驾驶位旁边的玻璃正好也坏了,那两人的对话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只听一人说‘姓高的死了没?老板可是要他的命,他挡了我们的财路,还要坏我们的事。’另一人说‘应该死了吧。不过这家伙也够冤的,发现白面儿就自己独吞多好,却非要汇报给领导,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正这时,一阵急促的警笛响起,那两人停止说话,慌忙上了大卡车。我意识到机会难得,拼命的喊‘救命’,并且点燃了衬衣,那两辆警车才知道坡下有人。这是两辆外市的过路警车,他们救了我,把我送到了医院。我对他们表示了感谢,但我没说实情,只说是自己不小心开到了坡下。
  昨天大难不死,但以后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被犯罪分子盯着可怕,而被领导出卖那就更可怕了,说不准领导本身就和他们是一伙。如果不是亲耳听那两人说起,我是绝对不相信领导会是那种人,我一直认为他是最正直、最可敬的领导。我也想过找其他领导反映,可是他都让人信不过,那又有谁值得信任呢?值得信任的领导多的是,可我要仔细甄别才行,不能再稀里糊涂的上门送死了。
  再有三天就过春节了,也不知道咱们还能不能再团圆一次。如果我真的死了,那这就算是我的绝笔吧。我不会把这些内容直接给你的,因为那会给你带来灾难。只愿你在有能力的时候,或是遇到真正正直无私、能够伸张正义的领导时,再把这份连同那份内容拿出来。如果这些内容不得重见天日,那也只能是天命使然了。
  最近记性也不好了,忘了说那个秘密的地方。一周前我去过那里两次,但都没能靠近,不知是他们已经警觉,还是正好加强了戒备。最后这次更危险,还差点被他们发现,要不是当时天黑,我又穿戴的严实,他们肯定会认出我来。就是这样,我也不踏实,我感觉他们可能已经认出我来了。这不只是因为大前天晚上的那次车祸,还有一件事也挺蹊跷,就是陈文明来了。
  我和陈文明可以说是势不两立,我看不起他那种阿谀奉承、贪得无厌的小人作为,他也瞧不上我油盐不进、不愿同流合污的臭脾气。正因为这样,我俩斗的水火不容,我想让他受到应有制裁,他更想扳倒我。就因为这,我没少当众骂他,他更是明着暗着下黑手。我被弄到乡下,就是拜他所赐,当然主要是有领导给他撑腰。
  自从到乡下后,我和陈文明没有什么交往,我也没再告他。一是我想明白了,就现在这种情况,我永远告不倒他,咱惹不起但躲得起。二是两人不在一块共事,他贪没贪污、收不收好处,和我也无关,又不会影响到秋胡所里。本来已好多时间不来往了,可一周前他突然来了所里,说是看看我,为以前的种种不是道歉。
  日期:2017-07-1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