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2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人被戴上手铐,然后用绳子加固,晚上还被加上了脚镣。32名日军士兵用一艘船运送他们,昼夜不停。4月24日他们被送到了当时日本人占领的上海。
  另一架不幸的飞机同样与“6”有关,就是比尔�6�1法罗的十六号机,他们最后一个从航母上起飞。在临近中国海岸时,恶劣的天气甚至让副驾驶鲍比�6�1海特想起了老家德克萨斯的龙卷风。领航员乔治�6�1巴尔建议向西飞行15分钟后再折向南,这样可以确保飞机降落在中国人控制的区域。但法罗不想让飞机坠毁,他一直向西,试图找到适宜降落的地方,这就意味着他们越来越接近日战区—南昌。最后油料耗尽,他们选择了跳伞。

  掉在一座坟头上的投弹手萨泽摔断了几根肋骨。他拔出手枪朝天开了几枪,试图以此来吸引同伴,四周没有任何回应。天亮之后他选择了向西走,路上遇到了几位村民。后来他发现了前面的一处营地,一个士兵正在外面的水沟里清洗军服。他递给那个人一根烟,希望能够得到帮助。很快就来了十几个人,人人拿着步枪和刺刀。他们缴了萨泽的枪,然后带他进入营地。一名士兵问他,“你是怎么到这里的?”萨泽拒绝回答。一名翻译很快来到,“你们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萨泽问。翻译向他宣布:“你现在在大日本帝国陆军的手上。”

  领航员巴尔落入了一片水田,爬出来后他走了很久上了一座小竹桥。忽然他的后背被一支枪顶住了,巴尔只好随他走到路边的一个防空壕里,里面走出来几个士兵,搜身后的巴尔被五花大绑地捆起来。他随后被押到一个叫南昌的中国城市。在一个房间里,他见到了十几个军官,巴尔认出那些是日本人。十六号机组五个人无一漏网,最后被抓到的是法罗。这样加上六号机,总共有8个人成为日军的俘虏。

  4月20日,十六号机组的五个人被押解到南京。几个人被单独关押,以防串供。美国人提出,作为战俘他们应该享有相应的待遇,几个人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军衔和编号。“我立下过誓言,不会透露任何军事秘密”,法罗说。美国人显然太天真了,他们随后遭到了严刑逼供。斯帕茨编造说,他们是从中途岛以西的一个小岛上起飞的,鲍比�6�1海特坚持起飞地是阿留申群岛,几个人的说法都不相同。

  消息很快被发回东京。在详细查看过地图之后,宇垣参谋长认为这些人说的地点都不靠谱,当时所有的飞机都飞不了那么远。他在《战藻录》中写道:“他们说的没有一句真话,第一次审讯毫无帮助。我们必须做进一步调查,为将来的作战做更充分的准备。”
  不过日军还是从那些谎言中得知了一些细节,他们推测至少有13架飞机坠毁在中国。宇垣对此非常愤怒,“那些该死的美军舰队早就已经向东撤退了,美军一定正在鄙视我们表现出来的困惑无知,我们的家乡被偷袭了,凶手却毫发无损逃之夭夭,这真是太悲哀了。”此刻他完全忘记了日本飞机对中国无数次的无差别轰炸!
  听了宇垣参谋长的汇报,山本同样是怒不可遏:“当你自信满满地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时候,被敌人抓住漏洞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虽然我方损失不大,但大日本帝国的领空被侵犯了,却没有击落一架战机,这已经足够羞辱了。这形象地说明了一个道理:再怎么糟糕的进攻也胜过完美的防御。”此时山本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小岛,它的名字叫中途岛。
  到21日,判断哈尔西舰队早已走远的飞行员们终于开口了。巴尔供出所有飞机都是从航母上起飞的。宇垣对美军空袭计划的精妙设计感到好奇,甚至是赞赏,自尊心也得到了一丝安慰,“这16架飞机是如何被放在航母上的,一定要努力破解这一谜团。”
  4月22日,六号机组成员被蒙上眼睛送上了一架飞机。几小时之后,萨泽偷偷向窗外窥探,他看到了一个以前似乎见过的地方,后来知道那里叫富士山。27日,六号机组幸存的三名成员也被押到了东京。
  唐纳德�6�1史密斯的十五号机组同样遭遇了险情。他们在燃油尚未用尽的时候因引擎动力不足在海上迫降。五个人逃上了救生筏,但救生筏很快被巨浪掀翻。在与海水搏斗了两个小时后,几个人总算都上岸了。

  史密斯发现不远处有昏黄的灯光,几个人就此来到了一家渔民的小屋前。史密斯用力敲门,并喊着朱立卡教给他们的简单中国话。一个渔夫提着灯笼把他们领进了屋,在地上用稻草生起了一堆火。渔夫叫醒了母亲和妻子为美国人烧茶做饭,他们甚至吃上了米饭和虾干。怀特成为其他机组成员嫉妒的对象,“因为我会使用筷子,而他们只会用手抓。”
  天亮时屋里挤进来许多好奇的村民。后来怀特回忆说,“我们不太确定他们的政治派别,但他们的友好是毫无疑问的。”大家开始用手比划着交流,一个村民拿出一本年历,每页上方都有英语单词。通过翻看一本词典,怀特告诉村民他们是美国人,刚刚轰炸了东京。听到这一消息的中国人显得非常高兴。美国人的湿衣服还在一边晾着,有些人就直接脱下身上的衣服给他们穿。
  他们无疑是幸运的。这里叫檀头山,是这一区域内唯一未被日本人控制的地方。渔民把家里唯一的一张床让给美国人睡,那不过是一个简易的土炕另加一条被子。条件很差,但精疲力竭的美国人还是睡得很香。睡前格里芬迷迷糊糊地告诉怀特,等战争结束后他肯定会回到这里,靠卖给中国人弹簧床垫去发大财。
  因为这里离日占区很近,一行人第二天晚上乘坐一艘小舢板出发。船在半夜时分到了南田岛,这里是劳森机组坠毁的地方。在一家农舍,他们邂逅了救走劳森机组的那位游击队长。游击队长拿出了劳森等人留下的纪念品,还有一张写有达文波特名字的卡片。当天,他们吃到了中国人为他们精心准备的鸡肉。
  在步行到一个道观时,前面出现了日本人。中国人将他们藏进了地洞,他们身边的游击队员个个攥紧了枪—美国人甚至怀疑那些破旧的枪到底能不能打响。他们听到日本人在外边四处敲打,还听到老道士和村民的惨叫声,显然他们挨了打。两小时以后日本人走了。怀特对此非常感动,“这些人都极端贫穷,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通过出卖我们为自己换取巨大的好处,但显然他们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他们对我们的责任感以及他们对日本鬼子的仇恨就足以保证他们不会那么做。”

  历经磨难的九号机组终于到达了安全之地,劳森机组两天前刚刚经过这里。美国人奢侈地得到了香皂和干净的衬衣、短裤。晚餐非常丰盛,一群中国小女孩来向他们“献花、跳舞、歌颂飞行的奇迹”。第二天上午,地方政府为他们举办了一个特别招待会,参加的有当地官员、学生和士兵,他们接受了中国人的欢呼。在政府官员讲完话后,他们每个人也做了简短的发言—估计也没几个人能听懂。午饭他们吃了鸡蛋、猪肉和香肠。

  “不管我们到了哪里,人们都争着来看我们,”怀特在日记里写道,“一个小孩钻到我的椅子下边,被他的母亲拽出去扇了耳光。他大哭起来,我给了他1美分,他立刻就不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