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2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7 21:48:23
  (正文)
  麦克卢尔的判断完全正确!他们幸运地碰上了中国人的游击队。随后就有更多游击队员赶到,他们将几位伤者背到了附近的一间小屋。让麦克卢尔惊讶的是,背他的那个中国人又瘦又小,体重最多45公斤,而他自己足足超过了90公斤,他不知道这个中国人身体里怎么能够迸发出那么惊人的力量。劳森想对背他的那个人微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无奈地闭上了眼睛,知道自己不论身在何处,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好人,大家都在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浴血奋战,这就足够了。他嘴里喃喃地说:“如果我们能留在这里,如果我能恢复过来,那就太好了,我希望能和他们一起并肩战斗。”

  游击队队长郑财富曾经在英国人的轮船上打过工,他很快弄清了飞行员的身份。海边村落缺医少药,郑财富决定将伤员送去相邻的一个县城救治。19日18时,一支十几人的担架队行进在海边的堤坝上,一艘平底帆船朝岸边静悄悄地驶过来。游击队员们抬着担架下了堤坝。忽然帆船上传来一声尖哨,劳森等人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连人带担架扔到了旁边的沟洼之中。
  还没等伤员们叫出声,伏倒在沟边的游击队员将手指放在嘴边做出了噤声的姿势。抑制不住好奇心的劳森稍稍抬起了头,眼前的景象让他瞬间忘记了疼痛。一艘日军巡逻艇正在向帆船快速靠近,日本人很快登上了船。汗如雨下的劳森后来回忆说,“躺在土沟里的等待近乎于煎熬,这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拷问。”
  帆船上的中国人神色自若。虽然附近已经发现了飞机残骸,但那几个日军士兵没有察觉出这几个渔民与美国人有什么牵连。日军的小艇最终驶向深海,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大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险呀!
  担架被重新抬入船舱。紧扣扳机的游击队员们目光炯炯,准备随时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一路平静无波,很快几位伤员被送到了医疗条件相对较好的临海县。临海并不安全,这里距日军最近的据点不到20公里。如果让日本人知道美国飞行员到了这里,他们很可能派出重兵攻打县城。伤势最重的劳森伤口感染发炎,急需手术。
  回忆起这段难忘的经历,劳森后来感慨地说,“整个中国都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在每一张沉滞的面孔背后,都在为我们的所作所为而激动着,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劳森想起在美国的时候,经常在街道或者电影院门口看到有人在为中国人的抗战募捐,他很多次从那里经过,偶尔也会捐上一两毛钱,当时还觉得自己非常慷慨。现在他觉得实在过意不去,心里只想哭。
  很快另一座城市的一个知名医生陈慎言到了临海,他毕业于上海私立东南医学院。陈医生为美国人检查了病情,提出要将他们转移到自己的医院,—由于曾帮助过受伤的飞行员,1945年赴美国就读的陈慎言受到了杜鲁门总统的亲自接见。4月21日上午8点,一行人准备再次启程。当地政府为他们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欢送仪式,“乐队什么的都有”,撒切尔后来如此回忆道,“一队中国士兵沿路边列队立正,向每位经过的飞行员敬礼,我们中那些还能动弹的队员也回敬了军礼,我想,应该不会有比我们这队更吓人的队伍了”。

  劳森被抬在担架上,65公里的路程花费了整整12个小时。珍贵的手术器材和药品也通过秘密途径送到这里,随后赶到的怀特医生为劳森实施了截肢手术。虽然他失去了一条腿,但是幸运地保住了性命。村民为劳森送来了鸡蛋、牛奶等营养品,这一切都令他终生难忘。
  5月18日,度过了危险期的劳森等人被安排转移。由于身体尚未复原,当地政府特意为他们安排了轿夫。接下来的一路被劳森称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当地人送上精美的食物。在战争状态下,劳森想象不出他们是如何“变出”那些美味的。很快他们的交通工具由轿子变成了一辆1941年款的福特轿车,这在当时的中国绝对是奢侈品,不知道哪位富商为这些勇士们贡献了自己的座驾。

  不幸截肢的劳森是个文化人,后来他依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了《东京上空三十秒》一书,这本书今天老酒身边也有。书中的内容1944年被搬上银幕,成为家喻户晓的热门电影。劳森在书中写到,“我不断想起那些勇敢、坚忍的中国男女。他们将我们救起,用自己的身子背负我们,给我们吃,照顾我们,并帮助我们逃走。我不知道在他们被日本人拖去杀戮时是否会想到,在被他们救起的那些人中,有人会一遍又一遍地轰炸日本。希望这能给他们带去一丝慰藉。”

  命运最惨的当属迪恩�6�1霍尔马克的六号机,他们中只有领航员蔡斯�6�1尼尔森看到了最后的胜利。在距离中国大约160公里的海域飞机遇到了极端恶劣的天气。尼尔森告诉霍尔马克,大约再有三分钟就可能到达中国海岸。透过暗夜,霍尔马克依稀看到了陆地。就在轰炸机逼近海岸的时候,飞机的左引擎停止了工作,几秒钟后右引擎也熄火了。轰炸机一头扎了下去,霍尔马克想,“我们应该不需要降落伞了”。

  飞机坠落在离浙江象山县海岸不远的地方。19日上午8时左右,在海滩上昏迷了整整一夜的尼尔森慢慢醒了过来。和昨天相反,天气变得异常晴朗。沿着海滩,尼尔森远远看到了两具被海浪冲上来的尸体,他们都穿着美国军队特有的橙色救生衣,那无疑是自己的战友。他从地上爬起来向那边走去,当他扒开一丛灌木时前面出现了一双帆布步胶鞋,再往上边打着绑腿,一支来复枪正对着他的头。尼尔森站了起来,他看清那两具尸体是投弹手比尔�6�1迪特尔和机枪手唐�6�1菲茨莫里斯。

  这个人竟然会说英语,问他是日本人还是美国人,尼尔森回答是美国人。对于尼尔森的反问,对方回答是中国人。不远处传来日本人巡逻艇的马达声,中国人告诉尼尔森,“要是被日本人抓住,我们俩都得死。”两人穿过灌木丛中的一条小路躲进了竹林,那里可以远远地看见日军的巡逻艇基地。尼尔森问对方怎么会英语?这个姓陈的中国人告诉他,自己是在上海当出租车司机时学的。
  两人一起来到了游击队的驻地,那里有20多个游击队员,个个衣衫褴褛。让他稍感欣慰的是,他看到了一条腿严重受伤的迪恩�6�1霍尔马克和副驾驶鲍勃�6�1米德尔。大家一起用简单的木质棺材埋葬了两位战友,三个人为牺牲的战友念了一段祈祷文。
  日本人的搜捕使他们无法离开。到第三天中午,大门外突然出现了嘈杂声,一个中国人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告诉他们“日本人来了”。三个美国人看到门外有数百名日军,他们带着枪、刺刀和手榴弹。三个人很快被发现,一名留小胡子的日本队长让翻译告诉他们,“你们现在是大日本帝国陆军的俘虏。你们无需担心,我们会对你们很好的。”美国人很快就会发现,事实与日本人说的恰恰相反。

  日期:2017-07-17 21:50:11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