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48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我抬起眼睛,眼中是强大的自信,我朗声说:“倒数第一?我这辈子,字典里面就没有这个词!”
  薛凝突然飞扑过来,在我的脸上恨恨的亲了一口,媚声说:“我就喜欢你这样子,一看你这模样,我指缝都痒了...”
  我一听她这话,顿时楞了楞,指缝痒?
  “哪个指缝?”我脱口而出...
  薛凝娇媚的白了我一眼,在我耳边轻声说:“两个大脚趾之间...的指缝...”
  我靠!我不禁脸一红,这姑娘,太污了吧!
  调动起了犯人们的积极性,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跟余婉兰商量商量,应该在那篇报纸上发表文章了。
  正好看看时间,余婉兰也差不多该午睡起来了。
  她每天雷打不动的两个小时午睡时间,这日子过的,比我可是要舒心多了。

  因为她和苗倩都属于挂在医院名下的病号,我也不想指使她们干这种简单的活,所以开会就没叫她们。
  带着薛凝来到余婉兰的那个房间里,她果然已经醒了,正在拿着毛笔练字。
  “余老师,忙着呢。”我叫的很客气。
  “呵呵。”余婉兰笑了笑,说:“苏队,你不用这么客气,我现在就是个犯人,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她对我的态度,却明显的亲近了很多。
  我轻轻一笑,拉过来两张凳子,坐下开始跟余婉兰商量起了投稿的事情。
  薛凝很懂事的拿一次性纸杯给我倒了杯水,然后安静的坐在我身边,一言不发。
  “苏队,我昨天在科里打电话打听了一下,你是一定要赶在月底之前发表出来么?”余婉兰看着我问。
  虽然院里面不让用手机,但是教育科是有固定电话的,只有插入电话卡,就可以跟外界联系,只不过钥匙掌管在固定人的手中,一般没事的时候不可以打。
  “没错,一定要月底之前。”我点头说:“而且,越有分量的报刊越好。”
  月底就是教育工作大比武,不在比武之前出来的话,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余婉兰皱了皱眉头,说:“像是文学类的稿件一般都要审核...而且你还要有分量...我这里倒是知道一个活动,不过不太容易...”
  见余婉兰说的遮遮掩掩,我好奇的问:“什么活动,你说呗。”
  余婉兰犹豫了一下,说:“中国青年报最近正在举办一次青年诗人诗歌大奖赛,对于其中的优秀作品,可以安排最好的位置,还有专家进行点评,而且如果获奖的话,那分量可就大了...”
  见我皱着眉不说话,余婉兰继续说:“这活动本来收稿已经结束了,不过我认识里面的编辑,咱们可以将稿子塞进去,但是...能不能当选优秀作品,就得看稿子的质量了...”

  听了余婉兰的话,我有点沉默。
  诗歌大赛啊...
  虽然我上次帮白映秋写了一首诗获了一等奖,但那时监狱局举行的征文活动,跟这个全国范围的青年诗人诗歌大奖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我对于自己的水平还是清楚的,上次已经是我的超水平发挥,这次要还是我来写的话多半就会被直接打回来。
  “余老师,要不然...你出手写一首诗?”我看着余婉兰说。
  余婉兰皱着眉连连摆手,焦急的说:“我可不行,我以前是干编辑的,后来转导演,从来没写过诗啊,而且这次征文的文学水平要求特别高,我去肯定没戏...”
  薛凝在旁边轻轻推了我一下,娇俏的说:“你上次不还帮白映秋写了一篇呢么,这次怎么就不敢了?”
  我苦笑一声,说:“上次我...哎,我什么水平自己知道,这个全国范围...八成不行啊。”
  薛凝捂嘴娇笑:“原来你也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
  看她这小狐狸一样的模样,我小腹一热,差点将她直接按倒在地上。
  “要不然,余老师...咱们还是考虑一下别的报刊吧...”
  余婉兰可惜的说:“这次活动真的挺好的,分量也足,其他报刊的话...我认识的那些编辑,分量跟这个就差远了...”
  我心中也有点可惜,但是本来机会就不多,要是没有把握的话,也只能忍痛将这个放弃了。
  正在我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薛凝立刻站起来,走到门口,一把将门拉开。
  “苗倩?”薛凝疑惑的说。
  我回头一看,那俏然立在门口清纯如水一样的姑娘,可不就是苗倩么!

  她环视了一眼,淡淡的说:“你们在这儿商量的,有没有我能做的?”
  她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跟之前的空洞和绝望比,已经好了很多,最起码她的眼神里已经有了生气,而且我还发现,她在看我的时候,眼睛的深处,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羞涩...
  我眼睛忽地一亮,刚才怎么把她忘了!
  当年的大才女,写首诗应该不再话下吧!
  就算获不了奖,评个优秀作品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我们几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赶紧将苗倩让了进来。
  “余老师,这次的诗歌征文有没有主题啊?”我问:“就是什么要求什么的,比如歌颂祖国啊,主旋律啊什么的?”
  余婉兰想了想,说:“我倒还真没问,哎...我想起来了!我朋友跟我说,最好要写关于思念的诗!”
  “思念?”我有点疑惑,诗歌征文怎么主题限制的这么窄啊?不过不管了,反正肯定是有理由的...
  我将目光投向了苗倩,柔声问道:“写一首关于思念的诗,行么?”
  苗倩看了我一眼,随即马上将眼神转开,她蹙着那清淡的眉,咬了咬嘴唇。

  大概思考了不到一分钟,她点了点头说:“我以前曾经写过一首习作,跟这个主题很贴近。”
  “好啊!”我抚掌说:“你快写出来给我们看看!”
  苗倩点了点头,走到余婉兰的身边,余婉兰微笑着给苗倩让了个地方。
  她拿起桌上的毛笔,蘸上了墨,随即在余婉兰的纸上写了起来。
  当她落下第一笔的时候,余婉兰便低声赞叹:“好字!”
  她神情欣喜,微笑着欣赏。
  可当苗倩又写了几句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收起...
  随着苗倩在纸上的书写,余婉兰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哀婉...
  又过了一会儿,当苗倩写完之后,余婉兰忽然哽咽了一声!

  我惊讶的看向余婉兰,她不知何时,已经是满脸泪花!
  看到余婉兰这样的表现,我不禁心中满是好奇。
  余婉兰可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她以前可是《艺术人生》的副导演,像《艺术人生》那种煽情从头煽到尾恨不得直接大嘴巴子把人扇哭了的节目,那看点催泪的东西还不是家常便饭啊。
  日期:2016-08-21 09: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