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丨居丨期间,禾雪不愿意吃药也不愿意用措施,自然是会怀孕的。吴达心疼禾雪,希望孩子留下来,直接结婚。可是禾雪说现在不是时候,就把孩子打掉了。吴达心疼,说以后就吃药吧,禾雪却从来记不起来吃药。
  前后打过三个孩子。
  吴达公司维持了四五年,生意急转直下,很快公司就面临这破产。那段时间,忙的焦头烂额。而禾雪跟宁远开始频繁的联系。

  吴达处理完公司的烂事,回去还看到禾雪跟宁远这个德行,恨得牙痒痒,就吵起来。禾雪则完全不理会吴达,冷处理。
  时间不长,禾雪说分手吧,她还爱着宁远如何如何。吴达心碎到了极致,可是他真的爱着禾雪,认为该给她自由,就放她走了。走的时候还借了三万块给她路上花。
  禾雪回国之后,跟吴达联系的很少,发消息,她也很少回,吴达也不知道她跟谁在一起。一直以为是宁远。
  吴达耐不住寂寞,回国去看禾雪,却撞见禾雪跟陌生人开房。吴达当时就崩溃了,他以为要是宁远他也认了,禾雪跟宁远毕竟有过去。可是却是个完全不知道的陌生人。
  等到七年后,吴达彻底回国了。
  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徐培培通知的婚宴。
  无意间又跟禾雪见面了。禾雪说宁远一直有个前女友对他紧追不舍,宁远觉得对不起她,所以一直没有分,又不敢说明两个人的关系,所以禾雪跟宁远暗中来往。
  吴达当时听了很讨厌我,就一直针对我。
  那之后,就都是我知道的。禾雪跟宁远在一起之后,对吴达眉来眼去,甚至有一次又去开房了。禾雪还是把吴达踹了,跟宁远在一起。
  吴达去追问禾雪为什么这么狠心,禾雪明摆着说,他活好,可是没钱。宁远有钱。
  那次之后,吴达一蹶不振,不明白禾雪为什么这么心狠。
  我听了个大概。
  虽然话里话外都有宁远,但是好像宁远跟禾雪没啥。
  吴达也是被禾雪耍的团团转。

  我安抚了吴达一番,说不值得。他点点头,也不知道想开没有。
  我顺势随口说了句:“宁远跟禾雪似乎没什么关系,只是联系而已。还好并没有真的发展成那个之类的。”
  吴达当时就笑了,“景文,你真是纯洁,宁远告诉你的吧?他没有跟禾雪上床?他放屁!”
  我被吴达的话惊住了。

  吴达显然知道不少内情,而且他没有任何瞒我的必要。
  他恐怕还不知道我跟宁远领证结婚了。
  吴达笑着摇摇头,“你以为禾雪那一胎是怎么回事,就是宁远的。禾雪问过宁远要责任,宁远没答应而已。禾雪经常打胎,也经常流产,恐怕早就习以为常了。”
  “你确定么?”我问。
  “反正你跟宁远都分手了,我告诉你又怎么样?宁远就是个渣男,你离他远一点。”吴达最后跟我说。
  谈话草草结束。

  我最后都没有建档案,就从医院出来了。
  整个人都蒙住了一样,不知道这前后都发生的什么乱七八遭的事。
  宁远跟禾雪,原来还真不是单纯的初恋,她们早就滚床单了。
  这里面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而我现在已经入了狼窝了。

  只有我还有我爸妈还被他单纯的骗着,甚至我爸还以为他是什么绝世好男人。
  心心念念以为能收获的好人,现在成了一纸空谈,甚至全都是泥泞。
  我想着,头都疼。
  从医院出来,沿着繁华的街市走了一圈又一圈。

  这几天宁远的表现,吴达的话,还有我自己肚子里尚不知到底是不是安全的孩子。
  我整个人都疯了一样。
  我拿出手机,特别想打给谢衍生。
  可是看着号码半天,我都拨不出去。
  我还有什么资格去骚扰谢衍生?
  我爸妈对他的不信任,他爸妈跟我爸妈之间的矛盾。还有我最后的选择,对他来说都是耻辱吧?
  我甚至用那么心狠的话,对着他。再回头去找他,那不过就是自取其辱。

  最后咬咬牙,我把谢衍生的号码给删了。
  现在已经乱到家了。
  还有五天,五天之后,我就要结婚了。
  这婚礼一切都准备好了,不像上次那样说退就能退。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回家的时候,我爸正好在门市上,见到我就跟我招招手。
  我过去,我爸从背后拿出一袋子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结婚那天的喜字啊,气球啊,子孙桶,敬茶碗什么的,我跟你妈挑了好几天才都买全了。”
  我爸忙里忙外,将我们结婚的东西都准备了,这几天我是看着他忙的特别开心。
  可是现在,我连笑都笑不出来。
  吴达不会骗我。
  我说:“爸你真是能操心。从小到大,都是你宠着我。快给我宠坏了。”
  我爸拍拍我,“你知道就行。以后跟人家阿远过日子,得好好过,别添乱。到时候人家会说我们景家教女无方。”
  教女无方?
  我特别无力,这宁远就是个渣,他什么样子,你根本没看见。你只知道管好自己的女儿,却不知道被这个人面兽心的败类骗了。
  我胡乱对他说:“爸,我还没嫁过去呢,你都开始说女婿好了!万一女婿不好,你看走了眼呢?”
  我爸瞪了我一眼,“你少找借口。你爸我怎么会看走眼!”
  我笑,缓和气氛,“呦,说的这么牛气,老爸你就火眼金睛了?你又没练过。”

  我爸笑,“你爸我还真就练过的。”
  我点头,“爸,不管是不是练过,我希望爸要想得开。总会有看走眼的时候的。人不是那么简单的动物。”
  我爸没太当回事,又去忙了。
  希望他知道真相后,也能不要当回事。因为有些事情,怕是迟早要被发现。
  最后这五天,我们要忙的事情也非常的多。
  送喜帖,定司仪主持人还有表演节目,音乐。
  每天都在繁忙中度过。

  我清闲不下来,也实在没得清闲。
  只是我多了一点防备,防着宁远跟禾雪之间的苟且关系,可惜宁远没什么把柄可以抓。
  也是巧了,结婚前一天,我想着东西太多了,就跟周美团商量着把结婚那天用的东西先送到婚房去。
  婚房是预定酒店里面送的总统套,还蛮奢华的,看着非常的好。
  我跟周美团才到了酒店,周美团就接了个电话,看她神神秘秘的,应该是有事要说。我一个人拎着礼服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就先去了房间。

  我用门卡才开了门,就被迎面的污秽之气熏的睁不开眼睛。
  从玄关就是衣服,一路从客厅又到卧室。
  屋子没开窗户,估计进来的时候来不及管开没开窗。
  卧室门开着,所以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十分的清晰,也十分的销魂。
  可以想象,两个人从玄关就抱在一起开始脱了,一路脱到卧室。
  日期:2017-07-19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