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远到底在想什么?
  他刚刚的样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又放弃了?
  我也来不及多想,当时就将门从里面反锁了,万一他夜里再回来,那就烦了。
  结果他一夜未归。
  我在沙发上委着到了天亮。
  天亮之后,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显然没有打开,然后就是门铃吵闹不休。
  我看我自己穿好了,才去将门打开。

  是宁远。
  他看了我一眼,“走吧,我送你去上班。”
  我哦了一声,才去刷牙洗脸。
  他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你能不能快点?”
  我没做声,也来不及管他为什么不耐烦。

  好歹收拾好了跟他出门上了车。
  他一边开车一边咒骂堵车,全然不像之前的样子。
  更有意思的是,他开窗户朝人家吐痰。
  他之前不这样。

  我看的目瞪口呆。
  送我到公司楼下之后,他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对我寒暄叮嘱,开着车就走了。
  我则莫名其妙。
  晚上,跟我爸妈吃饭,我没心情,一直不太说话。
  宁远则还像从前一样,对我嘘寒问暖。
  我听着就觉得恶心,十分的不耐烦。
  可是我又没法跟我爸妈说什么。
  去厕所的时候,我妈还追问我,“怎么今天脸色这么难看,你们昨天晚上吵架了?总不会宁远要跟你同丨居丨,你不肯吧?”

  我的确不肯,又不好解释,只是摇摇头,“妈,这种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我妈有些不放心的说:“文文,从小到大也是太宠着你了。到人家之后你不能还这样,这样肯定会影响夫妻感情的。”
  我嗯了一声。
  晚上,宁远送我爸妈回去之后,他就立即转了脸色对我。

  我见他这样,也实在懒得搭理他,就说叫他自己回去,我还去我爸妈那边住。
  他冷笑一声,看着我,“你迟早得搬出来,这几天就结婚了,你结了婚还能赖在你家?”
  我没说话,他扬长而去。
  我突然觉得,我真的拿宁远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现在吃定了我害怕我爸妈,吃定了我跟他领了证。
  想要离婚,他不到场,我就说什么都没有用。
  我爸身体才好转,我现在都没法子刺激他一点点。
  越想越是闹心。
  这婚注定了不仅仅是闹剧,还是悲剧。
  我搂着手臂,在楼下转悠不想上楼。

  我实在想不明白,宁远到底是着了什么魔,之前明明不是这么跟我说的。现在却彻底成了伪君子。
  他这么有恃无恐,是知道我不想爸妈担心我怀孕了?
  我揪心,就自己出去走了一圈。
  又是之前见到谢衍生的那个小广场。
  也是巧了,碰见那个叫孙婷婷的了。
  她没看到我,坐在那边不停的哭,我估计谢衍生又得罪她了。
  最近谢衍生的心情应该也不会很好。

  坐了一会,听孙婷婷自顾自的哭,我跟着也是有些心烦,就回去了。
  我预约好了明天去医院建档案。
  我自己去的,没有通知宁远。
  一想到他,反而都是后怕。

  去建档案的基本上都是小两口,看着特别甜蜜。而我就一个人。
  坐在走廊里特别无助的等着叫号。
  也许以后,都会是一个人陪着我肚子里的宝宝了。
  我正发呆,旁边坐了个光头,顺手就拿出一根烟要抽。

  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能抽烟,更何况我还是孕妇。
  我就转头对他说:“不好意思,这里不能抽烟,我旁边都是孕妇。”
  光头也是个病号,他不好意思的说:“不是烟,只是模型。我知道不能抽烟。”
  我嗯了一声。
  继而,光头试探性的叫了一句,“景文?”

  我这才看了光头一眼,这,我似乎没见过?
  他拍了拍脑袋,“我啊——吴达。”
  吴达?
  我真的是很难认出他来了。
  他瘦了好多好多,原本挺圆润一副老板模样的人,现在清瘦的如同宁远一般。身上穿着病号服,此时拿着的也不是烟,只是个烟管模样的模型,看来是戒烟用的。
  他见我还是怔忪,对我说:“就是我啊,之前婚宴的时候,还挺不好意思的,差点真的动手打了你。要是打了你,我可是要内疚一辈子的。你还是单身吗?宁远跟禾雪还没有结婚?”
  这话,的确是吴达。
  之前徐培培婚宴,吴达差一点就跟我动手了。是谢衍生当时帮我解了围。
  他全然不知道我跟宁远领证了?
  我点点头,指了指他的病号服,“怎么了,怎么住院了?”
  他笑了笑,笑的惨然,“心理问题,住院治疗。”
  我倒是怔住了,从来这心宽体胖。这吴达之前挺胖,看起来也应该是挺想得开的人,竟然因为心理问题住院治疗?
  “你可能都猜不到因为什么。”吴达叼着玩具烟,脸上透露出痛苦。
  许久,他才说:“我真的挺喜欢禾雪的。我喜欢她都有十几年了。为了她,我吃尽了苦头。”
  禾雪?

  这禾雪跟吴达才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暧昧,只是没想过,吴达会为了禾雪心里问题?
  会不会是太强求了?
  “怎么说呢,禾雪毕竟一直都有男朋友,你何必执着。”我劝慰他。
  “呸!她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她有男朋友?她有的是男朋友。花老子钱睡老子床上的时候,还能说她是别人的女朋友?”他呸道。

  我怔住了。
  也是怕刺激到吴达,我没插话。
  他看了我一眼,“怎么,你不信我?我是看着不像什么好人。但是不代表我没有原则。我为了禾雪可以打女人,但是我也绝对不会玩阴的。”
  我嗯了一声,“现在这社会,的确很难说。有的人看着文雅,其实渣到骨头里,就是伪君子。有的人,叼着烟,看着痞,其实内心比谁都纯净。”

  我想说的,也许就是宁远跟谢衍生。
  宁远这两天叫我大跌眼镜,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甚至他以后还会超出我的想象。
  吴达点头赞成:“景文,你这话说的太对了。有些人,看起来白莲花,纯净着呢,其实,纯粹是**!我也不瞒你,那个禾雪就是这种货色,还有宁远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之前瞎了眼!”
  这吴达收不住话了。
  将禾雪跟他前前后后全都告诉了我。
  原来吴达跟禾雪之前是恋爱过的。吴达追了禾雪五年,而那段时间宁远跟禾雪一直在一起。
  当然那会没我什么事。我应该还是在学校里面扎着辫子好好读书的好孩子。
  禾雪因为嫌弃宁远的家境之后,跟宁远分手,然后就是我跟宁远之间的恋情开始。
  禾雪分手的主要原因是吴达。
  她分手后就跟吴达在一起,并且那段时间在美国同丨居丨。
  吴达当时生意在美国,就将禾雪放到了美国,同丨居丨的时候,禾雪对他体贴入微。虽然宁远发消息骚扰,禾雪却从来不理会。吴达虽然吃醋宁远联系禾雪,却知道禾雪不理他,所以也就放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