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警犬“腾”的一下蹿起,扑向主人身上,不停的用头去拱高强。
  看着警犬的兴奋程度,楚天齐和高强都不禁跟着兴奋。
  向楚天齐示意后,高强摸了摸警犬的头,带着警犬出了“警戒圈”。

  不一会儿,高峰被“换防”回来。在楚天齐的示意下,高峰从编织袋里取出工具,清理着那个土堆上的杂物和杂土。由于担心弄出动静,高峰的动作很轻,用了二十多分钟后,才把那个小土堆弄掉,地上出现了一个铁井盖。掀开井盖,下面露出一个洞口,这是高峰家存放土豆的窖。
  晾了足有十分钟,估计里面的有害气体浓度不足以对人造成伤害,高峰才带着手电和工具袋下到了窖里。
  此时,楚天齐也进到了“警戒圈”,来到窖口处,他要关注高峰的安全,也要关注高峰的信息反馈。
  不一会儿,传来“咚咚”的响动,那是高峰在轻轻敲击土豆窖的墙壁。
  “轻点,前天刚下去雨。”楚天齐把头探起窖口,轻声提醒着。
  “放心吧。”高峰应对一声,然后继续“咚咚”的敲着。

  “扑通”一声闷响,接着传来“啊”一个喊声,然后是“哗啦”的声音。
  不好,窖塌了。这样想着,楚天齐用手里向窖里照去,同时对着窖里喊了起来:“高峰,高峰。”
  手电光照射下,楚天齐看到了一个土堆。
  “嗯嗯”的声音从窖里传出,是高峰的声音,显然高峰没被砸晕,但却被埋住了。
  “别动,别喊,我来救你。”说着,楚天齐就要下到窖里。转念一想,他又马上出了“警戒圈”,向高强晃了晃手电。
  看到高强过来,楚天齐马上回到“警戒线”里面,下到窖里。
  及时赶到的高强,用手电一照,马上明白出了什么事,他喊住正刨土的楚天齐:“老师上来,让黑子去,他比我们在行。”
  “真的吗?”楚天齐反问。

  “真的。”一边答着,高强一边抚摸着警犬,显然正在与其交流。
  楚天齐上到窖口。
  高强把警犬“黑子”放了下去。
  警犬“黑子”在里面嗅了嗅,马上开始刨土。
  楚天齐则不时呼喊着高峰,让高峰弄出点响动,以示清醒。
  忽然,“黑子”刨着刨着,猛的一扬头。
  楚天齐以为是把高峰弄出来了,马上用手电去照,却原来是一个用塑料袋包着的包裹。
  高强马上把东西拿上来,交给楚天齐。
  楚天齐不由得一阵激动,觉得这肯定是老高所长所藏,意识到发现了秘密。但他现在没有心情去看,而是捧着东西,继续等待“黑子”救出高峰。

  “憋死我了。”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
  楚天齐用手电照去,看到了高峰的半边脸。
  这时,高强赶忙下去帮忙。
  很快,高峰的脸露了出来。尽管说话有些气息不匀,但显然并无大碍,把土弄开应该就好了。
  楚天齐只盼着,高峰千万不要受伤,骨头没事就行。
  过了二十多分钟后,高峰彻底出了土堆,在高强扶助下,站住了窖底。他推开高强的搀扶,仍能稳稳的站在当地,看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快出来,快出来,别逞强。”楚天齐急着向窖里的人招手。
  高强没有再听高峰的,而是扶着高峰登上了窖里的咯噔,并一点点的向上托举着对方。
  高峰手脚确实能用上劲,很快便上了一半。
  楚天齐趴在窖口,拉着高峰的手。高峰一步步,一步步的爬了上来。

  “有事没?”楚天齐让高峰站在地上,然后又让对方慢慢移动。
  高峰走了几步,便急不可耐的去拿楚天齐手中的塑料包裹,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
  高强和“黑子”也上来了。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盖好窖盖后,简单把窖口盖了盖,众人迅速出了警戒线,走出小巷,回到了车上。
  看到众人的样子,厉剑不禁一阵唏嘘,暗叫“好险”。
  “厉剑,去医院。”楚天齐道。
  高峰忙道:“没事,不用。”
  听到高峰的声音带着哭腔,楚天齐用手电一照对方:“高峰,你怎么啦?哪疼?”
  高峰脸上连连摇头:“不疼,不疼,我爸在天有灵,保佑着呢,呜……”

  “是呀,是呀,高所长在天有灵。”楚天齐连连点头,也不禁眼窝湿*润。
  如果不是老高所长把东西藏的这么隐密,恐怕早有被人搜走了。如果不是带着警犬来,肯定不会发现土里的东西。如果不是赶上这些天接连下雨,窖里就不会塌,包裹未必就能出来。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唯物主义者,但这么多的巧合发生,尤其高峰被土埋后仍然安然无恙,人们不禁都相信了高所长在天有灵。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哭吧,尽情的哭吧!想起残死的父亲,想起破碎的家庭,想到种种艰难,焉能不哭?凭着对父亲的笃信,凭着对未知秘密的执着,凭着对事物的剖析,一次次寻找,一次次空手而归,一次次情感继续压抑,今天终于找到了,在各种巧合下找到了,在父亲护佑下、有惊无险的回来了,高峰焉能不哭?
  人们理解这种哭,也同情这种哭,更赞赏这种哭,没人去笑话这个“哇哇”大哭、双肩不停抖动、甚至涕泪横流的七尺男儿,人们有的只是一同唏嘘的情怀。

  本来空旷的马路上,本来想看到秘密而归心似箭,但现在越野车的速度却不快反慢,就为了让这个不幸缠身的男儿哭个痛快,就为了让冥冥之中的父子心息尽情相通。
  “厉剑,快点开。”高峰抬起模糊泪眼,擦去泪痕,露出了一抹笑容。
  “好咧。”厉剑答过之后,脚下一踩油门,越野车疾驰而去,不多时便到了公丨安丨局院墙外面。
  实在不忍心让高峰再攀爬高墙,但也必须狠心,不能遗憾在小小的细节上。众人再次翻过高墙,从一楼厕所窗户进到了办公楼内。
  深夜的公丨安丨局办公楼,很是寂静。众人尽管放轻了脚步,但楼梯上、走廊里,还是响起了“噔噔”走路的声音,这声音从一楼一直到了三楼。如果在楼里有熟睡的人,那么应该感受不到这些已经尽量小的声响,如果有人刻意去听的话,又肯定能够听到这阵响动。

  打开办公室房门,进到屋子,楚天齐直接推开套间门,到了里屋卧室。高强、高峰随即跟了进去,在屋顶、墙角检查起来,检查完毕后,从卫生间拿出一个信号屏蔽装置放到了窗台上。厉剑插好外屋房门,在办公室简单查看一番,也进了里屋。
  当插好套间门,众目相对时,大家都露出了笑容。这笑容既是为这种近乎夸张的谨慎而好笑,也是对即将揭晓答案的期待。
  日期:2017-07-19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