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对方露怯的话,孟克“蹭”的站了起来:“楚局长,你变化太大,变得让我都不认识了。我记得你刚到县局的时候,那也是踌躇满志,斗志昂扬。面对同僚挤兑你能从容应对,面对领导打压你也能奋力反击,你就是一个不屈的斗士。这一年的成绩有目共睹。曾几何时,你是好多年轻人的偶像,也让我这个中年人佩服不已。
  你被停职后,虽然不再履行局长职权,但还在关注着很多事情,我认为那段时间你摆正了自己位置。但是,从调查组二次来过,从赵伯祥被指定主持全局后,你一下子就蔫了。那天开会,你一言未发,我还以为你在考虑什么谋略,可是这一周以来,哎……”叹了口气,孟克停了下来。
  “哎。”楚天齐也叹了口气,“孟组长,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可我……哎,外来户,没靠山呀。”
  “现在局里的形势,很令我失望。”说完,孟克走了出去。
  对方其实是对自己失望,楚天齐焉能听不出来?但他只是注视着对方背影发呆着,并没有其它的表示。
  七月二十七日凌晨,这是一个没有光亮的夜,没有弯月,也没有星星,围着“警戒线”的失火现场很是安静。
  忽然,一辆汽车停在巷口对面,从车上下来四个黑影,三高一低,三个人和一条狗。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高强、高峰,高强手里牵着警犬,高峰手里提着一个大的编织袋。车上还有一个人没有下来,就是司机厉剑,他既要看着车,也要盯着巷口,注意有无可疑人员出现。

  其实除了他们几人,还有一人也参加了今天的行动,就是仇志慷。只不过仇志慷没有来到现场,而是在一辆汽车上观察情况,那辆汽车就停在离公丨安丨局不远的地方。另外,楚天齐等人和那天一样,还是从办公楼一楼厕所窗户跳出,又跃出围墙,开着仇志慷提供的汽车来的。
  来到巷口,高峰当先走去,楚天齐和高强稍微走的慢一些。当楚天齐和高强走到失火现场的时候,巷口另一头亮起了手电,手电快速闪亮了三次,又关掉了。这是高峰传递的信号,表示没有发现可疑现象,一切正常。
  接到“正常”信号,高强牵着警犬进了那个“警戒圈”,从废墟一角开始,让警犬慢慢的嗅着。楚天齐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守在了圈子外面,不时关注着两个巷口有无信号传来。
  今天之所以多人出动,并且带来警犬,就是为了从废墟中寻找可能存在的秘密。至于究竟有没有秘密,有什么秘密,众人都不得而知。尤其高强、厉剑二人并不知道高峰对楚天齐讲说过的那些详细内容。这并不是对厉剑、高强的不信任,而是事情还不明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其实这也是丨警丨察的一种职业习惯。高强和厉剑自然不会多心,因为能让自己来参加行动,本身就是绝对的信任。
  从四月二十六日晚间失火,到今天已经是三个月了。
  在刚失火那几天,白天都有丨警丨察出现在失火现场附近,对居民进行走访。晚间的时候,高峰就会到废墟蹲点,既想着抓到可能出现的人,也想着能够发现可能存在的秘密。只是蹲点多次,高峰没有任何收获。

  在过去的这些天当中,楚天齐一直也在想着废墟里可能存在的秘密,也想到了要帮高峰一起寻找。只是刚失火那几天,总有闲杂人等到现场,不但白天经常,晚上也偶尔有人去,实在不方便。人们去过几次便没了兴趣,五一的时候那里就清静了,于是在五月六日凌晨的时候,楚天齐、厉剑和高峰去了一次。只是忙了好几个小时,并没有找到秘密,不过却发现了一把铁锹和一把镐头。因此,楚天齐认定,那里可能真有什么东西,否则别人不会也去寻找。

  在那之后,楚天齐又和高峰去了两次,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秘密,不过发现了一些脚印,显然有人也在找。连着几次空手而归,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楚天齐便没有再去,只是高峰还偶尔去看看,自是没有找到东西。
  在七月十五日那天,围捕连莲的时候,楚天齐本想从连莲口中探听消息,但听连莲当时的语气似乎不是很清楚。不过对方首先选择烧房子,而不是对付高峰的家人,分明是怀疑房子里有什么。
  从那天之后,楚天齐就想着再到房子旧址来寻找。不过考虑到隐密,也为了避开雨天,就拖到了今日。由于这一段时间雨水比较勤,地基已经下沉,高峰必须尽快处理现场了,所以这次也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搜寻,一定要好好找一找。
  为了今天的行动,由高峰提供了父亲曾经穿过的衣服和使用的物品,供警犬嗅闻。只是这些衣物和物品已经闲置了五年多,不知上面还残留多少主人的气息,警犬是否能够辨识出来?而且那个可能存在的秘密也不知道是什么,更不知道藏在哪里,上面是否留有主人的气息?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点轻微响动都会引起邻居警觉,更何况是“汪汪”的犬吠。所以,今天还特意给警犬带了特制的“口罩”,估计这只警犬自参加活动以来,还没遇到过这么憋气的事:即让自己干活,又不让自己出声。

  “警戒圈”里,在高强牵引下,那只警犬恪尽职守的嗅闻着。它从这边慢慢移动到那边,又从那边缓缓回到这边,就像是机械在耕地一样。警犬对待工作的严谨性,不禁令楚天齐动容,恐怕好多人都会自愧不如的。
  就像用篦子梳头发一样,警犬已经把“警戒圈”里所有空地过了两遍,也曾经做出过“发现物品”的举动,但当高强弄开上面的杂物时,却发现是一只烧焦的鞋底和一个踩扁的金属钢笔帽。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警犬也尽心尽力了,但却没有发现想找到的东西。楚天齐不禁疑惑:难道是判断有误,里面并没有所谓的秘密?还是时间久远,物品上已无任何残留的主人气息?亦或是物品上的气息,超过了警犬的可辨识能力?
  高强凑近楚天齐,低声道:“我让‘黑子’出去换换空气。”
  这是“犬”之常情,平时执行任务,基本都是过个一、二十分钟,丨警丨察就会让警犬离开目标源,去换空气,以此来保证鼻子灵敏性。今天是为了避免频繁往返,减少遇到闲人的机率,这才没有让警犬去换气,警犬“黑子”这是超负荷工作。
  楚天齐明白这些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高强回身去拉警犬,却见警犬正爬在一个小土堆四周,来回嗅着。面对主人的召唤,它仍然倔强的“工作”着,还仰起头,似乎想表示“我再试试”。于是高强停止了拉扯,仍由警犬继续在那里嗅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