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48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故意磨到很晚才从办公室出来。
  宁远就安心的在办公楼下等了三个小时,没催我半句话。

  他见到我就一脸欣喜,叫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又何必故意折磨他?
  他说晚上带我去吃大餐。
  我嗯了一声,跟他上车。
  总觉得身后有人看着,忍不住回头瞥了两眼,却什么人都没看到。
  上了车,宁远说:“这几天等你下班,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可是又找不到在哪。”
  我没想到他也这个感觉。
  宁远包了一家意式餐厅。
  餐厅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在。

  空旷还有情调。
  他还安排了烟火,准备了不少鲜花,有人拉小提琴,全程都在弹钢琴。
  我看的索然无味,却只能笑着说真好。
  上甜品的时候,从蛋糕里面,吃出了一枚戒指。
  看起来得有三克拉。
  我拿着戒指,觉得老套。小说里不都这样,吃个戒指然后求婚。我一直觉得也可以叫逼婚。
  然后餐厅所有的人都跟着起哄,叫我们在一起。
  宁远跪在地上,手捧着银行卡。
  “景文,嫁给我。”
  其实来餐厅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个戏码。
  我有了准备,所以连惊喜都没有。

  我甚至在路上还在劝说自己,宁远跟我认识了七年多了,在一起七年这么久,就算是没有爱情了,肯定还是有感情的。
  所以结婚也是不错的选择,景文你别不乐意了。
  他都说了没有背叛了,他都说了只是初恋所以恋恋不忘,他都说了以后不会联系了。
  可是听见宁远说:“景文,嫁给我。”
  我还是满脑子都是谢衍生。
  疯了一样的想见到他,想知道他过的什么样。是不是会开始买醉,去找别的小姑娘勾肩搭背了?
  会不会已经有人开开心心的爬上了他的床。

  这些想法,在脑子里生根发芽,甚至想到那个画面都会疼。
  如果他有一天给别人戴上了戒指,如果不是我。
  我站起来,看向宁远。
  宁远望着我,仍是单膝跪地。
  他等着我的回复,我却等不到了谢衍生。
  这辈子也许都不会了吧。
  “宁远。结婚,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开口说。
  “你说,我全都依你。”宁远有些兴奋。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想生下来。”我开口。

  一瞬间就安静了。
  宁远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文文。”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就立即说:“好,我听你的。”
  这一句话,叫我彻底的安心了。
  我看着他,点点头,将他手里的银行卡接过来。

  “宁远只要这一条,我嫁给你。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但是请你不要伤害我现在的宝宝。”我说着,将银行卡又给他,“我不需要你的银行卡。既然嫁给你,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本来也不必分的这么清楚。”
  宁远看着我,将银行卡收了起来,“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答应你。”
  我走过去,他站起来,将我抱在怀里。
  就这样吧,这一辈子,也定了。
  我将戒指洗干净了戴在手上。
  三克拉也是挺贵的。
  我对宁远笑了笑,“挺好看的,我们回去,告诉我爸妈吧。”
  我戴着戒指站到病房门口,我爸笑的合不拢嘴。
  我妈拍着我的手说好看,真好看。
  好看么?

  如果是阿生,他会给我什么样的戒指?
  会给我个可乐瓶盖吧。他总是故意那么小气。
  我爸跟着就出院了。
  宁远家里人这次没有给我任何反对消息,宁远应该都搞定了。
  爸妈很快就将这个喜讯又传了出去。
  家里开始算生辰八字,重新安排时间结婚。
  这次直接省了订婚的细节。
  这样一来,每天倒是繁忙起来了,结婚原本要做的事情也比较多,再说日子定的也很赶,只给了我们一个月的时间。

  我跟宁远开始忙着去拍婚纱照,定喜糖定喜帖。
  这期间,我从来没有接到过谢衍生的电话,一次没有。
  直到选婚纱照那天,宁远临时有事,说要晚点到,我在婚纱店里见到了谢衍生。
  他坐在我的婚纱照前面,看着电脑,一动不动。
  我想过他还会关注我,只是没想过,他会来跟我选婚纱照。
  旁边的店员跟谢衍生介绍自己家婚纱照的特色,说的特别用力,口干舌燥的,可是谢衍生动都没动。
  我挑照片,他坐这,我是该怎么开口撵他?

  我对店员咳了咳。
  谢衍生没说话,店员却兴奋的对着我的照片说:“谢先生,这照片上的美女已经到了。”
  谢衍生没回头也没动,仍是看着照片。
  我实在不想跟他对视,也不想跟他说话。
  就对店员说:“我明天再来选吧,凑巧我男朋友今天也忙,来不了。”

  店员奇怪的看着我,站起来准备送我。
  这时候,谢衍生动了。
  他是个一动就惊天动地的人,抬手就将一体机给砸了,那一体机一着地就碎了个稀烂。
  整个大厅都安静了。

  “男朋友?”谢衍生冷笑。
  我朝后退了几步,生怕波及我,他却紧跟着一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他逼着朝后退,却无处可躲。
  他疯了一样,将我狠狠的撞在墙上。

  “景文,你就是这么践踏我!”
  他失控了似的,掐的我的脖子快断了。
  我张着嘴吸不到空气,憋着脸上火烧的通红。
  可是他并不放手。
  满眼的痛恨快将我淹没了,那一种痛恨甚至还带着绝望。
  店员来了几个,才将他安抚下来,他的手却还是不肯松开我。
  我好歹没死。
  我望着他,想说的话,全都说不出来。
  最后我冷笑起来,“谢衍生,你如果不介意已经被戴绿帽子了,不妨现在就将我娶回家。”
  我就是在告诉他,我跟宁远已经同丨居丨了。

  “你跟宁远——你还怀着我的孩子!”谢衍生整个人都怔了下。
  “对!我跟宁远已经定了时间结婚了,上个床怎么了?再说了,孩子还能要?你逗我呢?我怀着你的孩子去结婚?”我刺激他。
  他朝后退了几步,什么凶狠的气势都没有了,全都变成了难过,“景文,你怎么舍得——”
  我看着他,笑的特别自然,好像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你妈扇我爸巴掌的时候,你就该知道,肯定会是这个结局!你们谢家没有给我好过,我为什么还要给你生孩子!你妄想!”
  这话多真啊,真的像是刀子一样。
  日期:2017-07-17 1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