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47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爸的手颓然又软了回去。
  我妈哭着叫他的名字,我出去叫护士。

  护士一进来就将我们都撵了出去。
  我抱着我妈在走廊里安静地等。
  我妈说:“文文,你都听到了。你这一次,就听你爸的吧。他已经再也经不起折磨了。”
  我点点头,麻木的说:“嗯,我不会再叫你们失望了。”
  爱情,这么奢侈,何必呢?
  很快,我爸就苏醒了,护士跟医生出来后跟我们说,已经没有问题了。
  我跟我妈才松了口气。
  我爸只是身体还是虚弱,暂时只能休息,所以只是睡着了,很快就会恢复,没有任何问题。
  我妈叹着气,说万幸。
  是啊,万幸。

  他终究是醒过来了。
  宁远中午赶过来,见我们都在,询问了情况。
  “还好叔叔醒过来了,一切都是值得的。你们也可以安心了。”宁远安慰我们。
  我妈嗯了一声,摁着他的手说:“阿远啊,这段时间多亏了你了,还好有你在。”
  “阿姨,这都是应该的。”
  晚上。
  我爸彻底清醒了。
  宁远正好也在,跟他打招呼询问。

  我爸果然见到他心情很好,抓着他的手说:“阿远啊,看到你真开心。”
  我走过去,拉着他另一只手,“爸,你醒过来太好了,我们以后终于能好好地了。”
  我爸嗯一声,“文文,你长大了,懂事就好了。”
  我说:“爸,我会很懂事的。”
  我爸拉着我的手放到宁远的手上,“你的终身大事,才是我最挂心的。文文,你要选择好人,不要任性。”
  他才醒,都没有忘记这件事。
  我嗯了一声,没有动,任由宁远的手在我的指尖摩挲。
  “叔叔,我会对文文负责的,你放心。”宁远说的信誓旦旦。

  我没有说话,只是抚摸着我爸的头发。
  他苍老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
  趁着我爸醒了,宁远将口袋里的电影票拿出来,“文文,既然叔叔醒了,晚上答应我一起去看电影吧。”
  我嗯了一声,“好。爸,那你跟妈在这里好好地休息。”
  我爸乐呵呵的答应了。
  他希望看到我跟宁远在一起,不管是做什么。
  走的时候,宁远自然的搂住我的腰,很是恩爱的样子。
  出去病房之后,我就松开他,“宁远,我不习惯这样。但是谢谢你没有拒绝我爸。”
  宁远叹了口气,“文文,你心里始终还是在乎禾雪的事情?我已经跟她说过分手了。我跟她之间以后也许都不会再联系。”
  我望着他,“你真的不会再联系禾雪了?”
  他点点头,“错过你,我已经后悔了三个月了。文文,我不想再错过。我跟禾雪已经说的很清楚,但是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还来找我。文文,你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不会再让你难过。”
  他说的诚恳,反而叫我有点不太相信。

  我点点头,“我希望你说到做到。我们走吧,电影要迟到了。”
  他嗯了一声,上来想捉住我的手,被我躲开了。
  晚上看电影,他倒是绅士了不少,没有再碰我。出来之后也没有其他亲密的行为。
  只有在病房门口,快进去的时候,才拉住我的手,对我示意了一下,我们才进去看望我爸。
  我爸安稳的睡着了。
  我妈叫我回去休息,说我脸色太难看了。
  我嗯了一声,也的确该回去好好养胎了。
  宁远送我到小区楼下。
  我回头叫他赶紧回去吧,他却一手摁住我身后的墙。
  黑暗里,我贴着他的脸。
  热气不停的在脸上呼,呼的我一阵子不舒服。
  我生怕他会吻我,我不想这个时候跟他接吻。
  “景文,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把你抢走。我知道你适应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会等。我会叫你,对我刮目相看。”他说着也松了手。
  我嗯了一声,“那我先回家了。”
  楼道里有点黑,灯的开关又在楼上,所以我基本上扶着楼梯朝上面走的。
  走到一半的时候,总觉得不太对。
  我抬头,黑暗里站着个人。
  原本站着个人就吓到我了,那人却突然狠狠一脚朝着我肚子踢了过来。
  我一点防备没有,重心不稳,朝后狠狠的栽了过去。
  心跳骤然加倍,我一手捉住旁边的栏杆,侧了身,后背狠狠的撞在了栏杆上。

  那人不死心,又是一脚踩在我的手上。
  我知道我要是松开就肯定摔下去了,那孩子一定保不住了。
  “谁在那里!”宁远发现不对,大叫着三步两步跑了上来,将我护在怀里。
  这时候灯亮了,楼梯上方站着禾雪。
  禾雪身后站着个拎着垃圾的邻居,奇怪的看了我们几眼,晃悠悠又回屋了。
  我靠在宁远怀里,好歹才站稳了。
  宁远瞪着禾雪,“你干什么?疯了吗?”
  禾雪恶狠狠的盯着我们,“我是疯了,我就是奇怪,她这一脚有没有流产?有没有尝受到我被她害的流产的痛苦!”

  我的心跳快到极致,不停的感觉下腹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刚才禾雪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肚子上,挺疼的,但是有点偏,偏在胃部和肚子中间,并没有踹到小腹。
  而且,我及时拉住了栏杆,并没有摔倒。
  也没有要流血的感觉,孩子应该是没有事。

  我没说话,只是瞧着她。
  宁远问我,“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哪?孩子没事吧?”
  我摇摇头,对禾雪冷笑,“恶人才会有恶报!你就算是处心积虑想叫我流产,我也不会失去这个孩子。这是天意。”
  宁远将我横腰抱起来,对着禾雪说:“你让开,如果再过分,别怪我无情。”
  禾雪咬着牙,眼泪不停的掉,但是跺跺脚,闪到了一边。
  宁远将我抱上去。

  放我下来之后,我自己开了门进屋去了。
  宁远没进来。
  我听见他在外面跟禾雪说:“我跟你说的已经够清楚了。你不要因为我就迁怒给文文,她现在怀着孩子,本来就很疲惫了,你还要叫她不好过!她如果有一点闪失,我都会拿你问罪!”
  “你就是要偏袒她!”禾雪叫了起来。
  “我为什么不偏袒她?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宁远跟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
  我估计禾雪被宁远拉走了。
  我一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全都是疲惫。
  真快啊,就三个月了。

  三个月前禾雪流产,三个月后,她来报复我。
  她狠狠的踹了我一脚,我的孩子没有事,她自己假装摔倒,却能将孩子流产。
  这也许是天意。
  晚上我反反复复在床上翻腾,却睡不着。
  我也许,真的要嫁给宁远了。

  这个想法叫我一阵阵恶心。
  原谅一个背叛过的男人,不仅仅原谅,还要结婚。
  我企图说服自己别眼里揉不得沙子,别骄傲。
  可是徒劳无功。
  彻夜未眠。
  我恢复了去公司,每天跟宁远像模像样的在医院秀恩爱。
  离开后,一脸冷漠。
  宁远细致的体贴,对我关心的无微不至。
  我用这些说服自己,这样可以了,他也跟禾雪分开了,我还有什么能去强求的呢?
  晚上下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