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46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望着他,将他的手指扳开,“谢衍生,你都看到了。我就一个爸,你也就一个妈不是么?到底谁对谁错,我不跟你追究了,你放了我行不行?”
  “放了你?”他不死心的仍是扣着我的双臂,“那谁来放了我?”
  “谢衍生,没有如果没有以后。算我求你,放了我。”我最后低声像是哀求。
  他死死的看着我,手指上更用力了。
  宁远要过来拉开我们,我对他摆摆手。
  我对谢衍生说:“你还想要什么,都不要想了。我对你对你妈全都是厌恶。”

  谢衍生的手才松开了。
  他后退了一步,望着我,“厌恶?你怎么不直接说恶心?你为什么不直接说你恶心我!”
  “是,我恶心你!”我不假思索的说出口。
  他从开始的凶狠气愤,最后全都变成了不能相信,只是瞧着我,拼命的瞧着我。好似他眨眨眼,我就会消失。
  我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
  清楚的看到他棕色瞳孔里的我,是多么恶毒,多么恶心。
  我是有多狠心,才舍得说出这句话来。
  他怎么会恶心?
  恶心的是我。
  他不知道,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有多安心。哪怕是现在看到他,我都觉得胸口有一半是安静的。
  可是我爸现在昏迷不醒,我能怎么办?
  我有一半想拉住他说不是的,可是另一半,全都是疼。
  谢衍生回头狠狠的在墙上砸了两拳,墙上瞬间就有了血迹。

  然后一个人走掉了。
  一个人。
  那背影孤独的叫我想哭。
  宁远扶住我,“景文,你不要太难过。”
  我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将他的手臂推开,然后扶着我妈回去椅子上休息。
  手术在六个小时之后结束了。
  焦急的等待,换成了绷紧的神经,“怎么样?医生他怎么样?”
  “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昏迷。这昏迷暂时查不出原因。最坏的打算是植物人,当然也有可能很快就苏醒。”医生说。

  我妈急了,“植物人?就是电视上那种植物人?醒不过来了?”
  医生解释说:“只是可能,并不一定会成为那样。”
  我妈登时脸色就变了,身子一软就倒在了我身上。
  宁远赶忙将我妈接过去。
  护士又推了车将我妈送去检查。
  这一下子就倒了两个。
  我跟在后面,眼泪不停的掉,慌乱到了极致。
  所幸我妈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因为过度紧张才晕过去的,再加上这段时间也是一直操心。说是休息一下很快就会醒过来。
  我坐在外面的走廊里等着。
  宁远一直在我旁边陪着,不离不弃的样子,却不停的打盹。

  我妈也许是太累了,她整个晚上都没有醒,一直昏睡。
  我则彻夜未眠。
  天快亮的时候,我听见我妈微弱的声音,我赶忙走进病房里面去。
  我妈醒了过来,摸着我的手,好半天说:“文文啊,你不能,不能嫁给谢衍生。”

  我嗯了一句,趴在她的手上痛哭出声。
  阿生,我的阿生!
  我跟公司请了长假,在医院里照顾我妈跟我爸。
  孙总没有给我半点难处,叫我好好的养好身体。
  医院给我们也有特殊照顾,我知道谢衍生打过招呼了。
  宁远这几天也一直陪着,忙里忙外,我都没有拒绝。

  我想我是拒绝不了了。
  至少我爸醒过来的时候,一定希望看到宁远。
  我爸的身体特征都很正常,只是一直拖着不醒,原因比较多,所以排查不出来。
  我妈天天对着他叨叨,可是一直都是昏迷的状态。
  我妈身体恢复了一些,办了出院手续,叫我回去休息,我没肯。
  体重不停的掉,我瘦了七八斤了。
  有时候困得不行,在旁边睡着了,又会惊醒。
  抬起头,我爸仍是安然的睡着,从没有醒过。
  晚上,宁远叫我跟他出去吃饭,我没理他。
  只是我妈正好从外面进来了,听见宁远跟我说话,就问我宁远干什么。
  我说没什么。
  宁远这时候说:“阿姨,我看景文太累了,希望她跟我出去吃饭,她都瘦的不成样子了。”
  我妈听了立即对我说:“你去跟阿远出去吃饭,这里不用你忙。你这样下去,会叫我不省心的!”
  我犹豫了下,就点头答应了。
  宁远倒是挺开心似的。
  出去医院,就是闹市区。

  宁远将我带到一处消费不低的饭店,我也没说什么,就跟着他进去了。
  他带我到包间单独坐了下来。
  一顿饭,我不停的听见宁远说他很担心我,对我如何如何关心,甜言蜜语没少说。
  我听得头皮都发麻。
  他以前不这样跟我说话,更不会在我安静沉默的时候来哄我。
  如果我生气的安静下来,他往往仍是在发消息,最后才会不冷不热的说:“行了,闹闹可以了。”
  以前傻,因为喜欢他,听不出来所以然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想明白了,他说什么,仍是什么。只是我再没有了一颗波澜的心。
  “宁远,这几天已经很麻烦你了。我爸也是多亏了你照顾。”我开口奉承。
  他叹了口气,“你不要这么客气。我跟你爸妈认识了这么久,就算是我们之间没有了爱情,她们对我也是有着恩情在。”

  我嗯了一声,仍是心不在焉。
  “景文,有些事情你要考虑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三个月了。”他淡淡的提醒。
  我望着他,“我不会伤害他。不管他是谁的孩子,都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胎儿。”
  宁远似乎想说什么,最后都没再开口。
  一连四五天,我爸沉睡不醒,我妈日夜陪伴。
  宁远则一直在我身侧。
  我妈越看我们越是满意。
  我爸清醒过来,已经是七天之后。
  我正在旁边擦他的手掌,一边擦拭一边说:“爸,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不管是什么。”

  说着就不停的哭,“你只要醒过来,你说什么都行。”
  也许是这句话刺激到了他这么久沉睡的神经,他的心电图就有了变化。
  我盯着仪表看了一眼,又扒着他的手心,他的眼睛动了动,手指也跟着动了动。
  “爸,你是不是醒了,听到我说话了?”我追问,又赶忙站起来叫,“护士,护士在不在!”
  “怎么了?”我妈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问我怎么回事。

  “好像醒了,爸好像醒了。我去叫护士!”我说着就要跑。
  结果我爸抓住了我的手。
  “文文——”
  他微弱的声音叫我跟着就跪在地上,眼泪扑簌簌流下来,心里全都是悔恨。

  “爸,我在这,你说,我听着。”
  “文文,你要嫁给宁远,他更合适——”
  明明那么小的声音,我跟我妈却听得清清楚楚。
  哪怕是呆愣,我满脑子却都是谢衍生的样子,好像我爸说的不是宁远而是谢衍生。我甚至下意识的就想去说不。
  张开嘴,变成了一个字,“嗯。”
  嫁给宁远吧,哪怕是知道他还会出轨,还会跟禾雪暧昧不清。
  都无所谓了。
  我只有一个爸,我也有了谢衍生的孩子。我不再去奢求,还能有爱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