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70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车上,赵县长看着张洋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兴奋,最近他遇到的破事实在是太多了,像是累积了多少年的霉运一起来找自己似的,让赵县长一下猝不提防,不过现在好了张洋来了,不管能不能帮上自己,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心理安慰:“既然来了,怎么不给家里打电话啊?”

  张洋道:“赵县长我打了,可是没人接啊。”
  “没人接啊?你婶儿应该在做饭吧,知道你要来,我特地叮嘱她做一顿丰盛的午餐的。”
  赵县长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不对啊,家里的电话没人接,你可以打婷婷的手机啊。”
  听到赵县长的话张洋忍不住有些尴尬,自己总不能说他在外面有女人,被赵婷婷发现了,生气不搭理自己了吧?要是被赵县长知道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赵县长我跟婷婷最近闹了点小别扭,现在好像还在生我的气。”
  “这个臭丫头,年轻人之间闹点小别扭很正常,我跟你婶当年也不是没吵过架,可这小丫头也才分不清轻重了,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一下她。”

  赵县长有些生气道。
  张洋想了想道:“赵县长,您可千万别,到时候婷婷她更不理我了,还是我去跟她道个歉吧。”
  “他敢。”
  赵县长有些吹胡子瞪眼,不过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过你说的也对,你们年轻人之间的矛盾就由你们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吧,我掺和进去反而会适得其反,不过一定要讲事实摆道理,那小丫头要是敢跟你胡搅蛮缠,看我不收拾她。”

  张洋道:“多谢赵县长了,您可真是咱们县的青天大老爷啊。”
  “哈哈……你小子少拍我的马屁。”
  赵县长听到张洋的话,忍不住大笑一声,不过很快那笑容消失,脸上带着几分愁容道:“可惜啊,我这个县长当不了多久喽。”
  咳咳咳……
  赵县长的声音刚落下,司机猛的咳嗽了两声,他有点搞不明白,一向沉着的赵县长跟张洋说这些事情干嘛,难道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想要找人倾诉一下?
  可张洋这个屁大点的小子懂个什么?而且这个年龄的人一般嘴上都不牢,要是这些事情传出去,那可是对赵县长大大的不妙啊。
  所才忍不住提醒。
  “小王,你好好开你的车,张洋是我尊贵的客人。”
  赵县长说着脸色变得认真起来:“张洋啊,不瞒你说,我现在遇到的烦心事很多,尤其是在前几天的常务会议上,常务副……”

  “赵县长。”
  张洋听到赵县长说的县委会议上的那些话,忍不住一阵头疼,他听不懂,也不想知道,赵县长要是想让自己从那些事情之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那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所以他才会有些不礼貌的打断赵县长:“你说的那些事情我根本听不懂,不过赵县长我想要问您一句,您相信命运,相信气运那些东西吗?”
  “气运?命运?”
  被张洋打断自己的话,赵县长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不过听到张洋的解释,心里不由一阵苦笑,看来自己最近的压力还是太大了,张洋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自己跟他说县委会议也没什么用。

  不过从张洋嘴里吐出的气运、命运几个人,不由让赵县长全身一震,这东西他以前是不相信的,不过现在却是有点信了,因为他身边的很多官员都信这个,更甚至改了风水之后,官路亨通,那简直就可以用平步青云来形容:“听说过,也相信那么一丁点,只是那所谓的气运还有命运好像并没有在我的身上发生过。”
  “错。”
  张洋观察了一下赵县长的面色,只见那紫黑色的气息在他的脑门不停的萦绕,按照老杨头给自己的那些书上的说法,赵县长应该是得罪了什么小人,然后请了精通风水的高人,前行改变了赵县长的风水命运:“别的不说,赵县长您现在多大了?”
  对于自己的年龄赵雷一直讳莫如深,对于从政的人来说,年龄就是政治生命,不过既然自己有求于张洋,赵雷想了一下道:“我今年四十五。”
  嘴里说着,心里不由一阵惆怅,四十五了啊,自己才混到处级,这辈子是没啥希望了。
  张洋道:“那赵县长您从一个小小的科员做到县长这个位置上,用了多少年的时间?”
  “十年,十年不到!”
  听到张洋的话,赵雷想起了当年那些意气风发的日子,少年多才,大学毕业之后顺利考上公务员,不到十年的时间就爬上了县长的位置,那年他才三十三岁,用少年得志都不能形容他当年的心情。
  三十三岁的县长,就算放眼全国都不多见,所有人都认为这么年轻的一个县长,至少能在一个省部级的职位上混到退休。
  只是谁能想到,他在县长的职位上一呆就是十二年,原地踏步,人生最美好的十二年就这样浪费掉了:“只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县长的位置上原地踏步了十二年。”
  张洋道:“人这一生不过是气运还是命格都是有限的,赵县长你用了十年的时间,爬上了别人三十年或者四十年都不一定能够爬上的职位,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说你是幸运的。”
  赵雷道:“我是挺幸运的。”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您又是不幸的,因为您年轻的时候得到的太多,等到气运消耗殆尽这一切消失,那样一种落差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
  张洋说着顿了一下,赵雷的眉头却是紧紧皱了起来:“你这么说,我的命运真的无法改变了,过完这个春节我就会被撤职。”
  张洋有些神秘道:“既然有命运这种东西存在,甚至也可以让人类感知到,若是不能改变,那这一切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这一切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听到张洋的话,赵雷猛的一愣,随后那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潮红了起来,心中一动还想要为什么,车子平稳的在赵雷家的楼下停了下来。
  “来,张洋走走,咱们先回家坐坐。”

  虽然赵雷心里火热,但是十多年都等了,自己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张洋说着将自己买的烟酒从车上拎下来,而看到张洋手上的烟酒,赵雷的脸色猛的一变道:“张洋这烟酒就不用拿上去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不知道背后有多少只眼睛盯着我呢。”
  张洋知道赵雷话里的意思,将烟重新扔回车里,把酒拎在手里道:“这酒看着不错,我这辈子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呢,咱们还是带上去喝了吧。”
  “你这小子。”
  赵雷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方才张洋的一番话让他心头的阴霾去了不少,张洋说的对,既然有命运这种东西,就一定能够改变,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心中想着又是轻快了不少,两人很快到了五楼,赵县长轻轻敲了敲房门道:“婷婷快开门,你看看谁来了。”
  “婷婷快开门。”
  赵雷连敲了两次,房门就被打了开来。
  “爸,你回来了,妈做了好多好吃的……”
  赵婷婷抱着赵雷的胳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很久才看到站在赵雷身后的张洋,脸色猛的一变道:“你怎么来了。”
  “婷婷不许胡闹,张洋是我请来的客人。”
  赵雷脸色猛的一肃。
  “哼,是你的客人又不是我的客人,反正我不欢迎他。”
  赵婷婷说着冷哼一声,直接丢下赵雷还有张洋两人回了自己的房间,赵雷看着女儿任性离开的身影,尴尬道:“这臭丫头平时被我惯坏了,看我等会不收拾她。”
  张洋挠了挠头道:“赵县长这事是我的错,等下我还是去跟婷婷道个歉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