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1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那歌诀充斥空间,压力自虚空之中浮现,碾压下来,让我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就仿佛整个山峦,都倾轧在了我的身上。
  啊……
  手持一根烂铁管子的我在这样强大的压力之下,迸发出了绝境之中的吼声,一边用九字真言给自己不断加持,一边用那耶朗古战法腾挪躲避,然而却根本无暇应付这越来越激烈的攻击,终于在几十个回合之后,那烂铁管子被那持剑的虚影一剑斩中,裂成了两段来。

  铛!
  四溅的火花之中,我唯一用来防身的东西碎裂,铁屑飞溅,我的脸上给碎屑划到,有鲜血流出。
  尽管我在下一秒让脸上的肌肉变得僵硬,挡住了接下来可能受到的伤害,但我却知晓,自己要么拔出止戈剑来应敌,要么……
  抢!

  谁说没武器,这里可不就是一大把的武器么,而且还把把惊人,个个传奇。
  你毁了我的武器,我就夺你的!
  啊……
  我口中狂吼一声,身子在瞬间发动,一记“内狮子印”砸在了持剑者的身上去,那家伙浑身一震,仿佛虚无一般,我直接冲过去,空手夺白刃,抢过了对方手中的剑。
  长剑在手,重若千钧。
  这玩意本身就是剑的器灵所化,虽然被我一掌打伤,化作虚无,不能与我抗争,但最终却还是能够通过操控长剑,让我无法施展,来达到斩杀我的目的。
  而就在我与那长剑及其器灵僵持的一瞬间,其余的十七般武器也反应过来,纷纷朝着我发动了最凶猛的攻击。

  在那一刻,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要死了么?
  我心中叹道,然而却有一个极为强烈的求生之意,在我的脑海里浮现而起。
  不能死!
  我再一次地疯狂大吼着,而与此同时,从我的右手之中,生出了几根肉眼几乎不能瞧见的丝线来,缠绕在了那剑柄之上。
  原本宛如振动棒一般不可操控的法剑,一瞬间就平静下来。

  它不再晃动,也不再随着自己的意愿而抗拒。
  是聚血蛊。
  一直沉睡之中的聚血蛊,出于本能,将那法剑之中的器灵给控制了住。
  现在,这把剑,它属于我了。

  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一剑斩。
  哈……
  铛、铛、铛……

  一股无边的豪气从我的心头陡然冒出,瞧着身边围着我的那十七个幻影,远处疯狂击鼓高歌的花棉袄女子,还有白城子那五位高高在上的顶尖高手,突然之间,我的记忆出现了重叠。
  同样的景象,在很久之前,似乎也有发生过。
  那个时候,我还叫做一剑神王,当时我被人牵引,误入歧途,遭到中原方士的围攻,几百人的中原高手,漫山遍野,无数的刀剑在眼前飞舞。
  我不曾屈服。
  此时此刻,我又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呢?
  世间万物,不过一斩。
  杀!
  长剑在手,我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就变得截然不同,脸上的慌张与惊恐再也不见踪影,有的只是对于敌人的专注。
  一剑,一剑,又一剑……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剑而斩,若是不能,再出一剑。
  五六分钟之后,原本在疯狂击鼓的花棉袄们,先后停止了自己的疯狂,目瞪口呆地看着散落一地的兵器。

  我的长剑,将最后一个持矛者刺穿,溃散的灵体化作青色之气,回归于长矛本体。
  这是最后一个。
  我的面前,一片狼藉,而气势在战斗中逼发到了顶点的我,抬头而望,冷冷说道:“诸位,在下来了兴致,什么堪比天下十大,什么五年之后天下无敌,来来来,都他妈的来,让我这乡巴佬瞧一瞧,到底是个什么鬼!”
  喝过酒的人应该知道,酒喝多了,喝酣了,就会上头,会发飘,内心极度膨胀。
  打过架的人也知道,这跟人拳对拳、脚对脚地一番拼搏,并且将其撂倒在地,再无动弹,那个时候心里面的成就感就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蓬勃而起,怎么压都压不住,有一种睥睨天下,谁能敌手的兴奋。
  用一句通俗的话语来讲,那就是“还有谁”?
  最开始的我,满脑子就只是想要逃跑,想要避开这帮顶尖厉害的人,害怕让他们知晓闯入白城子的那个家伙,是我陆言。
  因为我承担不起接下来的后果,我害怕从此自己被通缉,从而过上浪迹天涯,无家可归的道路。
  但对方越是逼迫得紧,越是把我心中的怒火给勾了出来。
  或许,在他们的立场上,我的确是个该死之人。
  但我却不这么想。

  如果不是我出手,他们难道就真的眼睁睁看着林齐鸣等人被司马辜以及武副局长安排的人弄死?
  老子的目的可不是来杀人放火,我只是想要救人。
  正因为如此,使得我对于那些恨之入骨者,也顶多只是打晕了事,从来没有想过要伤人,更不想去害人,但你们居然各种蛮横,还在那什么鬼绳索上面下毒,对于我即将要死的情况,也表现得如此的漠然。
  你们这帮自以为是、坐井观天的家伙,心里面难道对生命没有一点儿最起码的尊重么?

  对死亡,你们难道没有半分敬意?
  该死!
  我心中有恨,故而壮志豪情,故而抛开了所有的怯弱与胆小,想要让这帮人知晓一下,什么叫做“天下十大”一般的水平,想要让他们知晓,在这帮人窝在白城子的这么多年,江湖上已经出现了像陆左、杂毛小道、王明和屈胖三这样的顶尖强者,就连我这个敬陪末位者,也不是他们所能够随意羞辱的。
  而我这话语一说出来,那五人顿时就炸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位黄天电母,这位大妈不跳广场舞,而是双手一挥,却有一大片蓝紫色的雷电浮现出来,化作了两道荆棘电鞭。
  梁电母一抖手中长鞭,电花四溅,而她则是一声冷笑,厉声说道:“给你点儿颜色就开了染房,破了个区区十八元龙凶兵阵,你就能吹到天上去,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让我来会会你。”
  她老人家对我的嚣张也是恨意十足,手中的荆棘电鞭一抖,便化作了两道游动的长蛇,变换蜿蜒的路线,诡异延伸,朝着我这儿倏然缠来。
  我瞧见下场的人,就她一个,其余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远远地警戒着,知道他们还是要脸的。
  这帮人瞧见我破去了这十八般兵器组成的剑阵,对我多了几分尊重。
  但他们对我的狂妄之语也是深恶痛绝。
  越是如此,越想要在单挑上面将我降服,这才能够最大限度地让我心服口服,也让他们的心中舒畅。
  只不过,派一个大妈来,当着也是太小看我陆言了。
  日期:2016-12-14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