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1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政委停歇的间隙,人们自是用掌声暖场。
  姚兵又开了腔:“同志们,这次调查组受市局委派来到县局,还有一个重要任务,那就是调查连莲遭枪击一案。经过紧张、有序的调查、取证,经过与相关当事人、见证人谈话、了解,调查组对整个案发过程有了清晰的认识,也统一了处理意见。”
  台下众人全都竖起耳朵,想要听一听处理意见。
  姚兵的话继续:“现有证据表明,常务副局长曲刚在此次枪击案发生过程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细节暂不便透露。经过研究,决定暂停其所有工作,并接受进一步调查。”

  什么意思?枪击案跟曲刚有关?不是说柯晓明开的枪吗,当时也是赵伯祥和柯晓明在车上呀?哦,明白了,柯晓明是曲刚的铁杆下属,柯晓明既然开枪,那就很可能是曲刚的意思。可曲刚为什么要让柯晓明开枪呢?成功抓捕连莲不也是大功一件吗?哦,曲刚不想让连莲活着,不想让连莲说话,那……我的妈呀,杀人灭口?
  人们根据刚才听到的信息,做着自认为合理的解读,结果好多人都得出一个震惊的结论——杀人灭口。根据这个结论,人们马上又推理出了另一个结论——丢车保帅?连莲是车,曲刚是帅,这也太离谱了,但这可是调查组信息中透露的呀,那句“细节暂不便透露”就很能说明问题。
  任由人们脸上表情急遽变化了一番,赵伯祥才继续说话:“同志们,当前县局面临的形势很严峻,局势也很复杂。这就要求我们,要有坚定的信念,要有明辩事非的能力,要紧跟市局领导步伐,要坚决服从县局领导指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度过难关,才能在诡异多变的惊涛骇浪中,保持全速、平稳前进。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台下众人回应。
  “有没有信心?”赵伯祥提高声音,再问一遍。
  “有。”这次的声音要洪亮的多,也整齐的多。

  赵伯祥露出满意的笑容,转头和姚兵耳语了几句,然后对着话筒说:“同志们,由于曲刚被停止工作,以前他分管的工作内容会有新的领导负责,在县局班子做出决定后,会第一时间向大家宣布。在此期间,大家要安心工作,要守好各自的防线。在这里,要提前向大家做出要求,对于局里指派的新的分管领导,大家一定要坚决服从、密切配合,决不允许搞私下的团团伙伙、搞小山头。散会。”

  人们注意到,赵伯祥最后几句话讲的很有气势,就连眼神也是无比的凌厉。
  赵伯祥请姚兵先行,然后他紧随其后,在走到会议室门口时,他回身说道:“班子成员立刻到小会议室,研究分工工作。”
  听着赵伯祥的这句话,台下众人面面相觑,不禁暗道:真是雷厉风行,作风强势啊!
  小会议室里,班子成员会正在召开。
  连续空着肚子,参加大小三次会议,人们理应困乏。但会议室里看不到疲倦,有的只是紧张的气氛。

  孟克黑着脸说了话:“曲刚以前一直做常务工作,在张天彪病休期间,又具体分管了刑侦、交巡警等业务,这是一人在做两人工作。但在他担任常务之前,刑侦、交巡警工作一直由他分管,这几年也继续做着具体指导和领导,因此他还能得心应手,忙的过来。
  现在要把这么多工作,全部交由常亮同志去管,相当于一人做三人工作,这很不合适。毕竟他以前一直辅助做党务,缺少刑侦管理的经验,而且又一下子增加这么多工作内容,我认为常亮同志难以胜任。我个人对常亮同志并没有成见,之所以提出疑义,是对县局工作负责。”
  “孟克,你一直对我不服气,还说什么没有成见,说什么对县局工作负责,这纯属就是借口。谁天生能什么都会?难道你孟克有这种特异功能?现在一下子增加这么多工作,确实够我忙活一阵子,但我可以八小时变十六小时,可以牺牲我的休息时间来做工作。并不是我想做这些,而是组织信任我,要让我多承担一些。”常亮“嗤笑”一声,“如果曲刚没有问题,我还懒的接这些呢。”
  “常亮,你真不客气呀,恐怕你早就谋算上这一天了吧?”孟克的话不无讽刺。
  常亮一拍桌子:“孟克,你……”
  “常亮,干什么?你勇挑重担的精神值得赞赏,你不畏艰难的心情也能理解,但你也不能因此就听不进同志的意见吧。”赵伯祥对常亮训斥一番,然后话题一转,“孟组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也看到了,现在就咱们四个人,局长正在暂停职务期间,也正好可以稍微歇息一段,显然不适合再加工作。你呢,又主管纪检,也不适合再兼业务,那样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也相当于在陷害你。”
  停了一下,赵伯祥看似为难的说:“这样吧,常亮暂时就不要辅助做党务了,那些工作我再多担一些。常亮把全部工作都放到刑侦上,这也是对他的一种历练。怎么样?”
  “我看行。”姚兵接了话。
  “时间不早了,大家还空着肚子,我看就举手表决吧。同意我刚才建议的,请举手。”说完,赵伯祥先举起了手。

  常亮跟着也举手。
  “我也算一个。”姚兵举手响应。
  “三比二,通过。”赵伯祥以一种强势方式,通过了分工表决。
  从进入会议室开始,楚天齐一言未发,听赵伯祥说完此话,站起身,走了出去。
  时间到了七月二十五日。
  今天和一周前的那天一样,整天都在下雨。一会是瓢泼大雨,一会又是淅淅沥沥的雨丝,有时还是零落的雨滴,更多时候都在下着“哗哗哗”的中雨。

  狂风裹挟着雨水敲打在玻璃上,发出“噼啪”的声响,泥泞不堪的地面早已积起了一汪汪浊水,几根纤细的花草摇摇晃晃,在风中极力挣扎着,不甘就那样歪倒在泥土中。
  看着外面的一切,孟克的心情糟透了。其实他的糟糕心情已经七天,只不过今天又加了个“更”字。
  宣布赵伯祥主持全局工作那天,是七月十八日,到现在仅仅过去一周,但孟克却感觉很漫长,有着度日如年的感觉。
  他发现,在这一周中,赵伯祥真可谓意气风发,又是出席活动,又是召开会议的,当然还有一项重要工作——找干警谈话。这倒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短短几天,赵伯祥改动了好多规矩,而且这些改动根本就不符合程序。
  和赵伯祥一样,常亮那更是活跃异常,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几乎二十四小时不离开单位,这一周一直住在单位。看的出,常亮也想搞出点明堂,但实在是能力不足,经验欠缺,整天就知道玩虚的,那些刑侦业务根本就拿不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