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0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陈胖爷见陆羽貌似服软,瞬间就傲娇了,说道:“嘿嘿,赔钱也成,不过这数目可不能少了,少于七位数咱就甭谈了,还有就是这歉肯定是要道的,这么着吧,胖爷我是个很好人,一直不太爱为难人,就跪下磕三个响头就行了……”
  陆羽突然笑了,抹了抹鼻子,说道:“胖叔,您可真是个好人。”
  这话一出口,当真低眉顺眼到了极处,陈胖子身边一帮中年男人和妖娆姑娘们大抵窃笑起来,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看着挺爷们儿,竟然是个软柿子呀,这也忒没劲儿了,本来以为对方是个硬茬子,还能找点激情呐。
  便是孙采苓听了,看着陆羽,自己脸色也有些变了,寻思这位陆少帅不会是个绣花枕头吧,这也忒没种了。
  唯独郭破虏不动如山的很,别人不了解陆羽,他会不了解?

  这陆哥是什么人?
  那就是个睚眦必报、小肚鸡肠的家伙。
  打他认识陆羽开始,什么时候见这家伙吃过亏?
  果不其然,在所有人都准备看陆羽笑话再狠狠羞辱一番为抒发内心激昂情怀的时候,陆羽眯着眼,里面寒芒微现,盯着陈咬银,一本正经地说道:“胖叔,你怎么还不跪下?”
  你怎么还不跪下!
  简单一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陈咬银因为得意舒展开来的眉眼渐渐凝固在了一起,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愤怒,咆哮道:“操,你他妈在逗我?”
  陆羽摇摇头,说道:“胖叔,我们讲道理嘛。小爷哪里是在逗你,分明就是在逗比,你就是个傻-逼。”
  陈胖爷得瑟惯了,哪里受得了这般辱骂,顿时肾上腺素加速分泌,进入爆种状态了,他身高得有一米八,体重两百来斤,平时也爱锻炼,是个虎背熊腰的胖子,看体型是属于完全可以碾压陆羽的存在,顿时气势汹汹地往陆羽走去,一脚踹向陆羽。
  陆羽却是动也不动,而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孙采苓没看出陆羽有练过武,她距离陆羽还有点远,便是想救也来不及。
  她大叫道:“姓陆的,你这个二傻子,还不快躲。”

  说着便冲向陈咬银。
  但看这架势,等她冲到,陆羽早就被陈咬银踹飞了。
  瞧他这病怏怏的样子,会不会被陈咬银一脚给踢死了啊?
  孙采苓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这么调皮啦。
  她倒不是心疼或者担心陆羽会被踢死,这个没实力还装逼的讨厌家伙,真死了才好呢。

  但这家伙毕竟是姐姐的贵客。
  姐姐可是三令五申要她必须把陆羽照顾好的。
  要是这家伙真死了,姐姐会不会打死自己啊?
  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孙采苓天不怕地不怕,但就怕自己的姐姐孙采薇。
  陆羽躲了。
  直到陈胖子快要踢到他时,身形才一恍惚,速度明明不快,却恰好躲过了陈咬银这一脚。
  陈咬银一脚雄赳赳气昂昂气吞万里如虎的一脚踹空了,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前冲了过去,陆羽自然便到了陈咬银背后,而陈咬银这势在必得的一脚,自然没起到任何作用。
  事实上,在场的人,除了郭破虏,没人能看清陆羽是怎么做到的,他绝对速度绝对不快,却是很好地利用了周遭环境躲避,于旁人看来,就好似玄幻小说里的移形换位一般,诡异十分。
  他可是一位化劲大宗师,对于没有修炼过国术的普通人来说,就是另外一种层次上的生物,完全可以从每方面碾压。
  虽然此刻受了伤,发挥不出实力,但意识和技巧还在啊。

  单凭这些,他就是孤身一人在此,也丝毫不怵陈咬银这群肥头大耳绝对缺乏锻炼的中年胖子们。
  陈咬银一脚踢出,收势不住,陆羽已经闪到了他背后,一脚踹出,顿时便将他踢飞了好几米远,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的华丽姿势摔了出去,哎哟哎哟不止,挣扎十几秒钟,硬是没爬起来。
  其实陆羽力量并不大。
  之所以能把陈胖子踢飞几米,借助的,全都是陈胖子本身的惯性和冲量。
  陈胖子疼的脸色煞白。
  他的同伴们,也全都傻了眼。
  看都没看明白,怎么陈咬银自己就摔倒了呢?
  陆羽抱着手臂,叹了口气,看着陈咬银,说道:“哎哟胖叔叔,貌似您有些肾-亏呀,连路都走不稳,还学人打什么架?”

  陈胖子听了,更加怒不可遏,好不容易爬起来,咆哮着冲向陆羽,这次用的不是腿,而是拳头了,一拳打下去,虎虎生风。
  陆羽却又是不知怎的,再次闪到了他身后,故技重施,又是一脚。
  “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此等失传已久的江湖绝学再次重现人间,陆羽这次用的力量稍微大了一些,几乎将陈胖子给爆菊了,这胖子咿咿呀呀地躺在地上,脸色酱紫青白,竟是再也爬不上来了。
  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陆羽这一下,倒也不至于把他们吓住。
  毕竟陆羽所有动作,都还在普通人范畴内,动作甚至比一般人都还慢了些。

  他们好歹七八个人,还不至于被陆羽这三两下就吓住。
  “妈的,哥几个,一起上,废了他!”有个中年胖子大叫道。
  “啊,打死他,出事了算我的!”陈胖爷也躺在地上,疯狂咆哮着。
  他这脸,算是丢完了,恼羞成怒之下,狠话都冒出来了。
  几个暴发户中年胖子倒是挺团结,还真结伴围了上来,拳头劈啪作响,将陆羽围住。
  郭破虏终于动了。
  他欺身上前,倏忽一闪,便划入人群中间,挡在陆羽面前。
  眼神一冷,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眼神来回逡巡着,漠然看着这群中年男人。
  “谁敢动我陆哥一下,我就放他的血。”
  郭破虏邪邪笑着,抽出一把军刺,舌头在森冷刀锋上舔了舔。

  疯狂,嗜血,嚣张,冷酷。
  这群中年胖子们都可以发誓,自己绝对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但他们也可以发誓,活了好几十年,从未见过这般可怕的眼神冷静、嗜血、没有一丝人味儿。
  这一刻,他们面对的不似一个人,而似在一头长满荒草的原野间巡视的雄狮,一头在山林里幽寂的月光下俯瞰的大虎。
  仿佛这样的男人,天生就该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凛然巍峨,不容冒犯。

  便是孙采苓也动容不少,以她的家室和身份,她已经见过不少优秀的男青年,其中不缺乏一腔山河锦绣的凤凰男,更不缺乏家世优渥、教养良好的贵家子,然而她始终觉得这些极为优秀的男人,身上走欠缺了点儿什么东西。
  以前一直想不明白,现在倒是略有所悟。
  这种东西,便是野性!
  作为一个雄性生物,天生就该有的,为了繁殖和捍卫领土而必须存在着的,野性。
  此刻的郭破虏,便是如此这般,如一坛最烈的老酒,荒原上最狂野的风。
  但孙采苓心里就更疑惑了。

  这样钟天地灵秀的奇男子,为什么愿意给陆羽这个一无是处的装逼犯当保镖呢?
  日期:2016-12-1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