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这两方面的加成,说九星天罡第六步乃是质变,丝毫不为过。
  不过这些话我也没有详细说,而是冲张坎文笑了笑。卖了个关子,准备到时候让大吃一惊。
  切磋完毕之后,时间正好也到了小金化形之时,我迅速带着小金下了那个山谷,把他安排在那里之后,自己重新回来跟张坎文会合。
  我回来之后。张坎文好奇的看着远处的小金,正要开口询问,这时小金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迅速升腾而起,一跃变成了数十米高的巨人。
  这一幕我已经见过多次,早已见怪不怪。张坎文却是第一次见,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刚才想对我问的话也憋回了嘴里,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之后,小金已经盘膝坐下来修炼了,张坎文这才反应了过来。转头看着我,苦笑道,“原来你说的化形,就是恢复本身的形体啊!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体内有禁制,所有力量都被压制住了吗?”
  我点点头,也没再隐瞒,把实情告诉了他。
  张坎文愈发震惊,转头又看了看小金,半天之后,才唏嘘道,“可惜了。若他力量不被封禁,仅靠着他,恐怕玄学会的天师加起来,也不敢来找你麻烦。”
  他这一说,我也苦笑起来。是啊,要真那样。我就直接带着小金去找陆家报仇,然后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修行,再不用像现在这样整天提心吊胆了。
  说完这事,张坎文又对我问道,“小金为什么身体是金色的?是不是活的太岁都是金色?”
  我摇摇头,这事我也挺好奇。迄今为止,太岁之尸我也见过数个,但没有一个像小金这样是金色皮肤的,也不知道是太岁生前和死后肤色会有变化,还是因为小金是特殊的一个。
  聊了一会儿,我不想错过小金化形这个绝佳之机。跟张坎文说明情况之后,盘膝坐下开始修炼,一直到小金化形结束为止。
  这么一会儿修行,自然不足以让我冲击更高的境界,只是让我体内巫炁又凝实了一些罢了,识曜四星的境界愈发巩固。不过距离识曜五星还差得远,一时半会儿肯定无法突破。

  而小金那边,经过这几次化形时的修炼,他现在化形时间已经可以持续到接近两个时辰,跟之前相比有极大进步,但距离彻底破解禁制还是遥遥无期。至于玉环内的真龙脉的吸收情况。我也曾问过他,不过小金说吸收真龙脉至少也得半年以上的时间,而且就算吸收完了,能不能彻底破解禁制也是两说。
  此间事了,王坤还在不远处的丛林外等着我们,我也没有再磨蹭。带着小金和张坎文沿着原路,返回王坤的车上,连夜赶去深圳市中心医院,也就是王永军拥有私人特护病房的那个医院。
  王坤的儿子就在这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中。
  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不光王坤的妻子在,王永军也闻讯赶了过来,正站在新生儿ICU的外面焦急等着,一见到我们,立刻走上来,拉着我的手,匆匆问道,“周……周老弟,你说的是真的?这孩子的病。真能治好?”
  来的路上,王坤就跟我说过,王永军一把年纪了也没孩子,平素都拿他当儿子看的,自然而然的,他儿子也被王永军当成了孙子。
  我抬头看了看,王永军一边问着,眼眶里竟然有些湿润,显然情绪激动到了极点。
  我点点头,“能不能治好,我不能打包票,但我能确定的是,这孩子的病因不是心脏病,让我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王永军毕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情绪很快平复了下来,点点头,带着我们往病房里走去。

  ICU的全称是重症加强护理病房,尤其是新生儿ICU,全都是无菌病房,根本不允许病人家属进入。等我们走到病房门口时,一旁的医生很快就走过来,阻止我们进入。
  王永军有钱有势,但在医院里面,亲属是重症患者,再有权势也不行,还是得听医生的。
  阻拦我们的医生似乎很有医德,任凭王永军和王坤怎么说,就是不同意我们走进去,说是新生儿太脆弱,我们进去的话,身上携带的任意一种病菌,都有可能导致极严重的后果。
  最后情急之下,王坤告诉那医生说我们是来给孩子看病的。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那医生干脆直接板起了脸,硬梆梆的说道,“你们信不过我们医院,可以给孩子转院治疗,但不能这么乱搞,只要还在这里,就得听我们。当然,我不建议你们转院治疗,我们这里已经是国内新生儿方面顶尖医院,而且孩子也经不起转院的折腾。”

  说完,这医生胳膊一抱。显然是准备跟我们耗下去了。
  我和王永军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人家这医生实际上也没错,尽管我对医院不太了解,但也知道这种重症无菌病房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的,只是现在情况特殊,玄学方面的事,跟一个西医根本讲不清楚。而且这医生说的也没错,这孩子太脆弱,现在必须在这无菌病房里才能活下去,根本没办法转出来。
  就在我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周先生?”
  我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白大褂,头发梳的笔挺的中年医生急匆匆朝这边走过来,双眼直盯盯的看着我。一脸的惊喜。
  走到跟前之后,这人又用生硬的汉语对我问道,“周先生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有空来医院?”
  才刚问完,他不等我回答。转头看了一眼ICU病房,马上恍然大悟道,“周先生是来给这个小孩子看病的吧?太好了,上次那个植物人女孩儿,周先生的医术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神奇了,这一次,周先生是不是也能治好这个小孩?”
  他一番话说的颠三倒四,我这时候也想起来,这家伙是我上次在王永军的特护病房里的见过的那个私人医生林彼得。
  只是我有些奇怪,上次跟我打赌输了之后,他被王永军解雇,还被迫放弃西医,转而攻读中医,当时王永军可是派人去盯着他,以王永军的手段,这家伙应该没什么不遵守承诺的机会。

  我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王永军,王永军笑着对我说道,“林医生目前在医院心内科任职顾问,同时在深圳大学读中医药理。”
  原来如此,看来王永军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这个林彼得的确去研习中医了,不过西医的饭碗还是没丢。
  我笑着点了点头,开口答道,“没错。我是来给这孩子看病的。”
  林彼得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之前的龃龉,很是兴奋的搓着手,拉着我就要往病房里走,嘴里还念叨着,“太好了,我终于有机会再见一次周先生的神奇中医术了。”
  才刚走出去两步,方才拦路那医生又站了出来,一脸为难的对林彼得说,“林医生,ICU不允许病人家属进去的……”
  他还没说完,林彼得立刻就板脸道,“他不是病人家属,是中医方面的权威专家,是我的中医导师,我们是要进去给病人会诊,你去消毒间准备两套隔离服,我们马上过去。”
  日期:2016-08-20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