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41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柳元景的态度也让孝武帝明白,雍州这块地的土断要适可而止了。改革确实有利于稳定国家,但为了利在千秋的大事,而惹出眼下的麻烦还是很不值得的。更何况,手握重兵的柳元景也是需要安抚的,治理国家就是这样,秉公处事的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你不得不去妥协的事。可尽管如此,有个事实我们却不得不承认,在东晋初年为了招徕北方而给予侨民种种的优惠政策,到孝武帝时期已经荡然无存了。

  至于这个王玄谟,也确实可以说是个猪队友,每次他响应上头政策,带节奏的后果都是把事情办砸。上次怂恿宋文帝“封狼居胥”,结果北伐收场惨淡,元嘉之治不复存在。这次他又提出在雍州搞试点,行土断,弄得柳元景跳反,土断在雍州只能无果而终。所以,这个贪婪的王老伧,好似一只掉入米缸的老鼠,国家半点好处得不到,却单单肥了那只老鼠。
  而大明年间的土断还伴随着另一个配套政策的运行,即抑制兼并,限制士族封山占水。为解决元嘉中后期以来的士族豪强“熂山封水,保为家利”的巧取豪夺,大肆兼并使国家丧失大量户籍人口的局面,孝武帝于孝建元年(公元454年)和孝建二年(公元455年)先后颁布条例,限制士族封山占水,诏令官府与平民百姓交易,一定要公平合理。对官家占有的江海田塘,一律开禁。对皇亲显贵逐利,也一律禁止。对豪强大族的各园苑圈占面积太大,妨碍商业活动的尽量开放,给予贫民经营。

  大明七年(公元463年),孝武帝又再次在全国诏令:“朕之前曾下诏江河湖海山川,百姓可以捕鱼狩猎。但没过几年,不少地方就不遵诏令。名山大川,又多被重新圈占。有关衙门要严加清查,重申原来的规定。”
  日期:2017-07-14 22:19:11
  第六章 盛世,还是末世?
  士庶有别
  虽然孝武帝能通过土断和裁撤侨置郡县的手段,抚平侨民与原住民之间的隔阂,但横亘在南朝广大庶族和上层士族之间的障碍却难以打破。甚至说,这个障碍的存在足可以让士族得以自傲地蔑视于皇权。

  有一次,路太后的旁亲朱仁弥不幸犯法,虞玩之将其法办,孝武帝听闻路太后哭诉后,直接就把虞玩之免官了。但是,这些一涉及到士族子弟就没那么好用了。让孝武帝碰了一鼻子灰的人叫王僧达,出自根正苗红的琅琊王氏,父亲即是宋文帝时期的重臣王弘。孝武帝登基后,为了粉饰门面,拉他出来做官,开出的待遇是尚书右仆射,要知道这个职位当时比孝武帝亲信颜竣担任的官职还高。
  可是,继承了世家大族恃才傲物一贯品质的王僧达却瞧都瞧不上这个职位,他只给孝武帝回了一句话,八个字:“亡父亡祖,司徒司空。”这意思浅而易见,就是说自己的祖父、父亲都是担任过司徒司空大官的,所以要给官起码也得是个三公级别的,少拿这种东西忽悠人。
  按照王僧达的要求,如果一年之内不给他升宰相,那便是怠慢了他这个家族。孝武帝当然不能容忍这个恃才傲物的东西,既然给他尚书右仆射不要,那就把他从行政方面调去军政方面,改任其为护军将军。
  之前我们也基本讲到过一些军号的级别,这个护军将军的品级已经比较低了,王僧达哪里可能接受,直接再次请调担任徐州刺史。王僧达的态度很明确,既然你要把我从中央权力层挤出,那我干脆就当一个地方藩将,做土皇帝也逍遥自在。
  而孝武帝呢,也是一如既往地官职砍一半,徐州刺史是给不了他了,不过既然王僧达那么要求外放,就去做个吴郡太守吧。从州一级的一下子降为郡一级的,王僧达心里落差之大可想而知,其实,孝武帝多少还是照顾点他的,毕竟吴郡还算富庶。
  然而,到了吴郡后的王僧达却不怀一点感恩之心,开始给孝武帝搞事。他利用自己地方官的权力,指使手下竟然公然去洗劫当地寺庙,抢和尚们的香火钱,虽然南朝这帮子沙门都不是什么好鸟,可是假公济私搞这么一出,王僧达又有什么人品可言?结果,王僧达后来用敛财得来的钱在吴郡修筑豪宅一事被人曝光,丢掉了官职。
  被免官后的王僧达再次受到了孝武帝的接见,想来刘骏也只不过是想给点王僧达教训,毕竟他也不想让这个根正苗红的高干子弟下场太狼狈。可是,没想到见到孝武帝后的王僧达一脸傲慢之态,对之前自己所作所为丝毫没有请罪的,还傲然地瞪圆了双眼,死死盯着孝武帝。
  我粗略翻了下史书,根据王僧达的这一行为,往前推个一百五十年左右,他应该被处以剥脸皮的刑罚。但是孝武帝还算是有涵养的,做不到孙皓一般丧心病狂,只是在王僧达离去后,自嘲般地说道:“这个隔壁老王啊,看来真是疯了,做了这么多丑事还敢直面天子。”那么,王僧达是如何看待自己这一大不敬行为的呢?他曾私下里对孝武帝的赌友颜师伯说道:“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宁可玉碎,不为瓦全,岂能窝囊苟活!”言外之意很明白,有胆你刘骏就杀了我,否则我是不可能看你脸色的。

  对于王僧达这样的士族,我觉得真应该扔到满清去接收下熏陶,或者扔到同时期的大江对岸的北魏。如果他那么做,也就不必争什么家族尊严了,因为北边的索虏会让他这个家族也消失的。
  王僧达有恋童癖,当初,他在东宫当太子洗马的时候,喜欢一名叫朱灵宝的军人,等到他当宣城太守时,朱灵宝已经长大了。王僧达假报朱灵宝死亡,将他登记到宣城左永之的户口下,改名左元序,请求宋文帝任命他当武陵国典卫令,又补竟陵国典书令,建平国中军将军。孝武帝孝建元年的时候,事情败露,王僧达上表陈述理由居然是自己不能听从身边人的劝说,投靠权贵。
  孝武帝看完之后火冒三丈,合着你丑事泄露全因为你不趋炎附势才让上面想整你?你咋有脸这么说的呢,你家娈童知道是这一原因不?对此,孝武帝基本是放弃于他的治疗了。无独有偶,还有一次王僧达垂涎自己族侄王确的男色,准备勾搭他。王确的叔父王休是永嘉太守,打算将王确带到永嘉,王僧达打算把王确强留下来,王确知道了此情,不敢与他见面。王僧达恼羞成怒,在房屋后挖了一个大坑,想把王确引诱来杀掉埋了,他的堂弟王僧虔知道后,把他呵斥了一通,这才作罢。

  如果这些事情基本能说明王僧达这个人该杀,那么接下来的那件事则让孝武帝觉得此人必杀不可。
  黄门郎路琼之是路太后哥哥路庆之的孙子,是王僧达的邻居,路琼之曾经衣着华丽,前去拜见王僧达,不巧,王僧达将出门打猎,已经换上了猎装。路琼之寻思着如今自己也算半大不小的外戚了,也够资格来和被免官在家的王僧达唠唠嗑了,便坐了下来。哪知道王僧达理都不想理他,直接质问了一句:“我家以前有个马夫叫路庆之的,是你家什么?”
  王僧达这么一问,路琼之还能说什么,直接拂袖而去,而王僧达居然还把路琼之刚坐下的蒲团扔出去就地焚烧。这下子路琼之受不了了,其实换谁谁都忍不住,好心好意换件新衣服来搞好邻里关系,哪知道对方根本不领情,还直接问候你爷爷,甚至你还没走远,就把你坐的蒲团都烧了。换做常人尚且不能容忍,何况还算是和当朝太后沾亲带故的,这名门子弟教养就只有这些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