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40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换算到人类社会,马克思就提出了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在“五胡乱华”前,中国的经济重心都在北方,中原人掌握着最先进的生产资料和生产方式,而东晋王朝建立的根基恰恰就是这批南渡的衣冠士族。我们所提到的东晋四大家族“王谢桓庾”都是北方侨民中的代表性家族,所以由这些人组建的政治班子自然是要维护侨民的利益。因此,“侨置郡县”这一政策看起来劳民伤财,却恰恰是保障侨民利益的最佳妙方。

  但是,关于第二个问题,江南人有话要说了:凭什么外来的伧子好念经?凭什么我们的吴中四大家“顾陆朱张”只能靠边站?凭什么要咱们给你们这些难民当牛做马?所以,心中不满,积怨颇多是必须的,事实上,这样的怒气也确实宣泄过。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以前提到的周玘,便能理解到,他恰恰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振臂一呼,代表全体江南人发出政治诉求的。只可惜,点背了,最终抑郁而终,而另一江南本土豪强,吴兴沈氏也因为受到“王敦之乱”的波及而归于沉寂。“枪杆子底下出政权”,失去了枪杆子的江南土著就算心中再不满,心中再愤恨,也只能接受既成事实,掀不起大浪了。

  但是,仇恨积蓄却不加以疏导,到最后可能会酿成很可怕的后果。比如说,后世号称“四十年中,江表无事”的萧梁王朝,就在侯景的八百鲜卑骑兵作乱下,轰然倒塌。甚至是,当侯景在围攻台城时,一些平日里遭受政府压迫的老百姓宁可去做“带路党”,也不去为梁朝效忠了。
  所以,一些政治目光敏锐的高层精英及早就看出了这平静之下的暗流涌动,也深刻明白长期实行“侨置郡县”无异于饮鸩止渴。在这个时候,“土断”这个词语便应运而生了。土断,即省并或取消侨州郡县,让侨人以其定居之处为准,编入国家的正式户籍,取消原先的优待。但是,改革如果触及到既得利益者,多半都是无果而终,毕竟对别人指手画脚容易,对自己痛下一刀就难了。
  日期:2017-07-14 22:17:25
  土断风云(下)

  所以,从东晋初年就开始有人喊“土断”,为此司马睿还搞了个“刻碎之政”,可直到东晋中期还没真正出台“土断”的相关政策。“苏峻之乱”后,在陶侃,王导,庾亮的三方合作下,东晋终于开始有了一段较长的和平时期,于是,晋成帝咸和年间第一次土断也正式出炉。只不过,这一次的土断在史书上未留下太多文字,相比较后一次的“咸康土断”,这次的“咸和土断”更像是一次演练。只不过据说在这次土断中,吴兴长城下若里有家姓陈的侨民就被土断成南人了,若干年后,这家出了个叫陈法生的男郎,在南北朝后期建立起了南陈帝国。

  而晋成帝在位后期实行的“咸康土断”算是东晋第二次土断,然而却也可以说是第一次基本成型的土断。但从史料记载来看,这次土断的评价是“弊大于利”,国家没有多大改变,而侨民却在这次“土断”中怨声载道,属于吃力不讨好的一次“土断”。正是因为前两次土断都未能产生效益,所以桓温于兴宁二年(公元364年)发起东晋第三次土断,史称“庚戌土断”。(历次土断中唯一一次以干支法命名的)

  桓温的庚戌土断卓有成效,后来刘裕掌权后,桓温作为反面教材很多都受到了批判,可唯独有两件,刘裕不光是肯定了,而且还大加赞赏,一个是北伐,另一个就是土断了。为此,刘裕在桓温的基础上,又发起了一次广度更深刻,给后人留下印象更多的“义熙土断”,一时“财阜国丰”、“豪强肃然”。
  前四次都发生在东晋,而南朝则自孝武帝起,又有过五次土断,分别是宋孝武帝大明元年、宋后废帝元徽元年、齐高帝建元三年、梁武帝天监元年和陈文帝天嘉元年。可是,这五次里面,除了孝武帝的这次土断有些效果以外,后四次在执行中或是巧伪甚多,或是窃注黄籍,或是却而复注,基本是成效甚微。而宋孝武帝后,南朝社会基本成型,所以土断的意义也相对减弱了。
  说了这么多,那孝武帝这次土断又是怎样产生,并发生了一些什么改变呢?宋孝武帝即位后,为解决元嘉年间以来版籍混乱,南渡侨民不注户籍沦为流民的人数增多致盗贼蜂起,而南方土著居民依附于大族的人数也日渐增多的情况,采取撤并侨州郡县,罢免侨户,将流民和土地结合起来以统一侨户和土著的户籍的措施。于大明元年(公元457年)和大明五年(公元461年)先后撤雍州各侨郡县,合并新旧侨郡,并将无实土的侨郡县并在有实土的郡县上,将新旧侨户合籍并将流民落籍于实土郡县。

  我们注意看,这次土断除了核定侨民户籍以外,还将一些侨置郡县给撤销区划了,这在以往的一些土断里是比较少见的。这意味着,失去原有的侨郡的侨民除了归流新的郡县别无他法,否则你就是黑户了。这招孝武帝用得很绝,基本是斩草又除根了,但这招又势必会损害到不少外来户的利益,可谓誉满天下又谤满天下。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这次土断由于牵扯到一个人的利益而最终只能点到为止了,成了一次不算圆满成功的土断。被损害到利益的人我们都认识—柳元景,而事情的起因还得从一个叫刘怀珍的人身上说开。刘怀珍我们之前在青州之战中提到过,他是作为刘义恭的大司马参军投入到这次战争的。
  这个刘怀珍也是从北方侨迁到江南的,孝建年间,刘义恭征召他为自己的大司马参军、直阁将军。由于这个刘怀珍带了不少人来南方,所以请求孝武帝准许依附于自己的一千多人有正式的编制(大概就是算作自己的部曲)。要知道,桓温那次司马家某位王爷仅仅因为藏匿了五户便被明正典刑了,这边居然有一千多号人,孝武帝闻讯大惊失色。
  紧接着,诏书下来了:查,严查到底,凡是青州、冀州这两侨置郡的豪强大户都得查,看看到底隐藏了多少人口。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清查出了数千号人,全部编入户籍,此举引起豪强大户纷纷衔恨朝廷。
  转眼到了大明元年,孝武帝土断正式推行,这个时候时任雍州刺史的王玄谟再次不甘寂寞,上书孝武帝称:“雍州辖区侨郡很多,新旧错乱,难以及时征收税赋,请求土断。”当年七月,孝武帝的土断之风终于刮到了雍州,原本雍州侨置的三个郡合并成了一个郡,但这个郡县却享有免税等优厚条件,关键是这个郡还和王玄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个时候,朝堂上的大臣们坐不住了,纷纷上书说王玄谟是故态复萌,上次提议北伐是为了八百大梨,这次撺掇土断只为了一己之私。而柳元景作为侨置在雍州的北方大户,在这次土断中也是受损不少,为了出口恶气他向孝武帝诬告王玄谟谋反。
  孝武帝这时候头脑还是很清醒的,王玄谟何许人也,说他贪婪吝啬是真的,但要说他谋反,借他一百个胆子也未必敢。为了安抚王玄谟幼小的心灵,孝武帝还特地派了吴喜前往王玄谟军中抚慰他:“王老伧,你都是七十多的人了,谋反了又能享受几天?你我君臣之间,足以互相信赖,姑且把这当作个笑话看吧,别整天愁眉苦脸了。”从这一幕,我们也可以看出孝武帝这个人还是很具备幽默细胞的,对待老部下也是很照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