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楚天齐也在吸着烟,两人都没在说话,现场气氛有些沉闷。
  过了一会儿,曲刚抬起头,问道:“局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
  “老曲,怎么这么说话呢?”楚天齐反问。
  “局长,你别生气,我就是一种感觉,但愿我的感觉不准。那些天,你有什么事都是直接吩咐我,可近一段你找我少了,尤其自从北庙丘回来后,你就没找我一次。”说到这里,曲刚停了下来,眼睛看着对方。
  楚天齐淡淡的说:“老曲,你多心了。我不是被停职了吗,自然不能像原来那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即使你们不反感我过问,我也不得不注意组织纪律呀。”
  “不是,不是这样的。”曲刚连连摇头,“在你刚停职那会,你可还经常找我,也经常向我过问案子的事,不时的给我支招。后来自市局调查组来过以后,你虽然找我不多,不过还找了好几次。只是这三天,你一次都没找我,连个电话也没打。同样在这三天,孟克可是经常出入你这里的。”
  “老曲,你这是挑我理了。”楚天齐面色一寒,“我还想问你呢,这几天怎么连个照面也不打?人家孟克要来,我总不能撵人家吧?你只要自己上门,我又有哪次没让你进来。”
  “局长,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你比我年轻,但你做的事让我佩服,我很想得到你的信任。”曲刚连忙解释,“至于这三天没来,我主要是想着尽快破案,抓捕犯罪分子,也想着搞清柯晓明开枪原因。否则只要柯晓明的事说不清,我,我也觉得没法面对你,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说清楚。”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曲刚的手机。
  看了看楚天齐,曲刚按下接听键:“姚局,您好!……哦……好的。”

  放下电话,曲刚对着楚天齐说:“局长,姚局带着调查组来了,下午要找我。”
  楚天齐没有说话,“哦”了一声,算是答复。
  看着楚天齐的态度,曲刚“叹”了口气,走出了办公室。
  对于连莲遭枪击一事,定野市公丨安丨局再次派出调查组,组长仍是姚兵,这本就是他分管工作范围。
  调查组是冒雨前来的。到了许源县局以后,马上找一些人进行谈话,调查取证。调查组对曲刚的问话,安排在下午三*点钟。
  曲刚准时到了问话场所,还是上次那个房间,四楼客房。他注意到,来的人员没变,站位和坐的位置也没兵。但曲刚一进套间,发现有一点变了,那就是姚兵的态度。
  看到曲刚进来,姚兵面带微笑起身,和对方握手:“老曲,你来了,辛苦啦。坐,坐。”
  和上次态度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曲刚不禁心中一喜,但还是不敢大意。他对姚兵说:“不辛苦,应该的。姚局冒雨前来,才更辛苦。”待对方落座后,他才坐到椅子上。这也是不同这处,上次是简易折叠椅,这次是大靠背椅,要舒服一些。
  吩咐属下给曲刚递过一瓶矿泉水后,姚兵又说了话:“我们这次来呢,主要是受市局委派,对县局相关案子进行督导,也对有些事情做一些简单了解。近期许源县局的事挺多,班子也不稳定,三天两头出岔头。好几个班子成员不能正常履职,像你这样的同志就辛苦多了。你说说端掉聚财窝点一事,再聊聊相关案子进展情况。”

  “好的。”曲刚点点头,开始汇报起来,“从七月二十六日开始……”
  听着曲刚的讲述,姚兵不停的点头,有时也插上一、两句话,更多时候还要在笔记本上记着一些要点。
  曲刚讲的比较详细,二十多分钟才停下来。
  姚兵对照着笔记本,从上到下又看了一遍,然后问:“这次行动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只是好像还有欠缺,就是他们的董事长、法人都去哪了?收缴的脏物似乎也差点,为什么呢?”
  曲刚回答:“据他们副总说,分公司没有董事长,只有总经理,总经理和法人是同一个人——连馨兰,就是已经毙命的连莲原名。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她这个身份,平时连莲也只是以公司法律顾问身份出现。至于这次收缴财物不多,主要是因为他们提前转移……”
  姚兵打断对方:“什么转移、销毁,刚才你已经说过,不必再重复。我就是想知道,他们怎么就能提前做这些工作呢?”
  曲刚马上道:“主要是前一阶段,有人闯进地道,他们警觉了……”
  “警觉是一定的。”姚兵再次打断对方,“只是听说上次的时候,对方就提前知道消息了,还差点把人扣住,这又是为什么呢?是什么人报的信?”
  姚兵怎么会知道进地道的事?按楚天齐的说法,除了参加那晚行动的人以外,他只告诉了自己呀。曲刚不禁很是疑惑,但还是回道:“应该是有人透露消息,不过到目前为止,还不知是何人所说。”
  姚兵“哦”了一声,缓缓的说:“好像楚天齐他们探地道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吧?”
  “我听楚长事后说,当时就他们几个去的人知道,他也没和别人再说起。”回答到这里,曲刚不禁心中一沉。
  “你觉得他们去的几个人会告诉对方吗?会等着对方来抓他们吗?”姚兵说话时,紧紧盯着对方眼睛。
  “应该不会吧?”曲刚说的很含糊。
  “那会是谁呢?听你刚才的说法,你也知道的。”停了一下,姚兵缓缓的说,“你到底是事后知道,还是事前就知道?会不会无意中说漏嘴,让别人听去呢?”
  “我事前绝对不知道。”曲刚急忙摇头否认,他已经意识到对方话中的陷阱。

  再次“哦”了一声,姚兵便不再说话,屋子里静了下来。
  曲刚内心却没这份宁静,他感受到的是宁静背后的巨大压力。时间一秒秒过去,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偷眼望去,姚兵的微笑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过了足有五分钟,姚兵再次开了口:“老曲,写几个字。”说着,向旁边示意了一下。
  坐在右侧的年轻人,马上把一支笔和一沓纸递了过来。
  什么意思?曲刚很是疑惑:“姚局,写什么?”
  姚兵忽然“噗嗤”一笑:“随便写,想写什么写什么。”
  带着十二分的不解,曲刚写下了“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六个字,把本和笔递了过去。
  姚兵扫了一眼上面的字,没有去接,而是说道:“写个‘灭火’,再写个‘杀伤力’。”
  到底要干什么,尽管不明白,曲刚还是按对方要求,写了这几个字。
  接过曲刚写纸的字,姚兵端详一番,又笑了。他把这张纸放到桌上,然后拉开桌子抽屉,取出两个透明塑封袋来,一手拿了一个。然后他手掌向外一翻,说:“看看,这是谁的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