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4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远还要推辞,我妈也拉着他,叫他过来。
  宁远挨不住面子,就搬过来了。
  我在旁边一直没说的上话。
  这三个人我不太熟,应该是宁远的其他朋友,新认识的吧。
  三个人坐下来,就跟我纷纷打招呼。
  宁远半天才对我说:“景文,好久不见。”
  宁远说:“景文,好久不见。”
  再没有了之前许久不见的热情,甚至带着见面淡淡的厌倦。
  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摆摆手,示意一下。
  毕竟宁远刚刚帮了我跟爸妈,我给甩脸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宁远似乎也是淡淡的,不像之前那样。
  其中一个朋友说:“景小姐,我们可是都听过你的,没想到真人这么好看。”

  “那是你没见过照片,我看过照片,本人比照片还好看。”
  几个人就讨论开了。
  一个说:“你哪来的照片?”
  “当然是阿远手机里面存的。”
  “阿远你这就不厚道了,存着别人的照片,不想想禾雪嫂子怎么想嘛?”
  一番讨论下来,虽然没有明说,却基本上知道现在禾雪是宁远的女朋友,而我是前任。
  我笑了笑,对他们说:“大家都是朋友,没什么对比的必要。既然见面了,总不能那么尴尬。”其实满心里都觉得,还是不要见面,我现在连招呼都懒得跟宁远打。
  几个人纷纷点头,聊来聊去就聊远了,也没再牵扯我。
  我呆滞的听着,没什么太大反应。
  满脑子都是谢衍生在做什么。
  很快,我爸妈就将东西都烤好了送过来。
  几个人乐呵呵的吃上了。

  我想去厕所,就打了个招呼走了。
  宁远跟了过来。
  “景文,我陪你去吧。”
  我没拒绝也懒得推却,实在是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景文。”他又叫我。
  我看他。
  “你一直在发呆,看起来魂不守舍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问我。
  我摇摇头,“没什么。”
  “景文,那天在那么多人面前那样说你,是我不对。我其实非常的后悔。”宁远开口说。
  “没什么,都过去了。”我说。
  “那天,是我情绪太失常。我并不是有意的,希望你能体谅我。”他仍是纠缠。
  我笑了笑,“宁远,真的没什么,过去了。”
  他先是怔了怔,继而拉住我,也只是拉了一下,就松开了,“景文,你就这样不在乎?不管我对你做什么说什么,这七年都消失了?”

  我怔了怔,停下来看着他,“你跟禾雪不是挺好的——”
  他打断我,“没事,景文你不用回答我,我都知道。你一个人去厕所我不放心,你毕竟还有身孕。我们走吧。”说着就真的走了。
  我跟在他后面,感觉他跟之前不太一样。
  他话语里,有些歉意。
  回去后,宁远仍是正常的跟三个朋友说笑,帮爸妈的忙。
  他很少跟我说什么,似乎一直默默的关注我到底吃什么。时不时的给我盘子里夹东西,就好像个朋友,而不是特别关心的情侣。

  爸妈看着,心里估计又要嘀咕了。
  这也是我最心慌的地方。
  宁远毕竟跟我爸妈认识了七年之久,爸妈对他一直也都满意。现在谢衍生被否决,如果宁远频频示好,那想都不用想,爸妈会直接被宁远收了。
  我只希望,这一切都是巧合,宁远不会再出现。

  周末过了。
  我拖着疲惫去上班,每天又是一个样子。
  冗长的像是看不到边。一天的时间,就像是一个月一样漫长。
  中午,我倚在顶楼的玻璃窗发呆。

  谢衍生昨天没有给我打电话,只是到晚上才发了个表情。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不想问。
  迷糊着就要睡着了似的,最近休息一直不好,心事也比较多。
  模糊中似乎瞧见了谢衍生。
  我睁了睁眼,他竟然坐在我对面,跟我一样靠着玻璃窗。
  我闭上眼睛,又睁开,才确认,他真的坐在了我的对面。
  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我不是好哭的人,我一直觉得我不是。

  可是怀孕之后,我总是忍不住。
  他一只手轻抚我的脸庞,在我额头轻轻吻了吻,就将我揽进怀里。
  一时间全都是寂静。
  我安稳的躺在他怀里,眼泪还是止不住。
  他手上又用了几分力,将我勒的要窒息了。
  许久才放开,在我脸庞将眼泪吻了去。
  他捧着我的脸,一点点的吻,很小心,仿佛是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我望着他,许久才叹了口气。
  他眉目间都是安静,倒是我这么久从没有看到过的。
  “你周末见到宁远了?”他开口问我。
  我怔了下,没想到他知道这件事。难怪周末一天都没给我打电话,只是晚上发了个表情。
  “恩。”我恩了一句,没有提徐培培。
  “我已经叫人警告过徐培培了,你不用担心她还会出现。”他又说。
  我哦了一声。
  实在没想过,他知道的这么仔细。

  谢衍生手上突然用了几分力,继而又怕我疼了似的松开,“一想到你跟宁远在一起,我一分钟都不能忍。”
  “我不允许你再见他。”他语气充满了愤怒和嫉妒,转瞬就好像是火球一样烧起来了。
  我愣了愣,只是眨着眼睛瞧着他。
  我对宁远是真没啥想法了,可是看来——
  唔!
  我想了想,有些胆怯的说:“昨天只是巧合。”
  他好半天才熄了怒火,“巧合也不行!谁给你们的巧合!徐培培跟宁远原本就认识。到底是不是巧合,谁也说不准。”
  我只好顺着他的意思说:“恩,的确有这个可能。可是他的确也是死心塌地跟禾雪了。”
  “你在替他说话?”谢衍生一个冷眼扔给了我。
  我当时就噤了声。
  这货冷起来,跟万年冰窟似的。
  “景文,你是我的!”

  他一手捏着我的下巴,将我摁在玻璃窗上,低头就在我的唇边撕咬。
  我被他掐的太紧,一点都动弹不得。
  本来以为是过来看我的,哪知道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昨天宁远跟徐培培是故意的这种事情他都想得到?
  他脑子才是秀逗了。

  我这么想着,他手上又重了几分。
  好歹给了我一口新鲜空气,又从我的脸颊一直吻到耳廓,肆虐一圈之后又到了脖颈。
  还好是在顶层,人少。要不然这被人看到了,得多香艳。
  好半天,他才停下来。
  他拍拍腿,叫我躺在他腿上,我不肯,他强制性给我撂倒了。

  我躺着,他就在我耳边叨叨,“学不乖。”
  我说:“哎,在你面前,我够乖了。”
  他敲我的脑袋,好半天说:“你要是够乖,我们就私奔吧。”
  我怔了下,从他腿上爬起来。
  突然,特别的想跟他私奔。
  放弃我爸妈那边的一切,等我们生了孩子回来,也许她们就不会这么反对。
  他笑了起来,在我的脸上吻了吻,“景文,这也许是我们最后的选择了。也是我最不愿意做的那件事。我不想这个时候宁远见缝插针,你被你父母逼迫,最后选择的是放弃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