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1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于敌人,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我又不是喋喋不休的反派,自然没有任何犹豫,箭步冲前,再一次地狂攻,司马辜惊诧万分,大声喊道:“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局里面有你这般修为的屈指可数,你是派来的?”
  他到现在,还相信我是什么总局的特派员呢……
  三五秒钟之后,司马辜滑到在地,与那位特派员秦越一般,同样也是脑震荡,以他的修为,或许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但昏迷一整晚,也是跑不掉的。
  马松松这个时候才从墙角爬起来,瞧见一头鲜血的司马辜,有些慌张,说你把他杀了?

  我摇头,说虽然很想,但没有。
  马松松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这家伙固然可恨,但不经过程序贸然杀人,这罪名很大的……
  我打量了司马辜一会儿,抬起头来,正在说话的马松松吓了一跳,哆嗦着说道:“啊?老、老大……”
  我笑了,说别吓着,是我。
  马松松一脸心惊肉跳,说你怎么突然间又变成司马辜这傻波伊了?
  我说我去救人,再用袁俊的脸就有点儿不合适,用着老杂毛的,比较方便——对了,你一会儿装晕,跟这事儿撇开关系……
  我一边跟他说着话,一边去搜司马辜的身上,将他的身份卡之类的拿住,马松松照着我的话往旁边靠,苦笑着说道:“方便打听一下您是那位大人物么?司马辜在我们这儿算是很强的人了,结果在你手下,一招都走不过……”
  我笑了,说倒不至于,认真打起来,他能够扛我三招的——至于我是谁,出于你安全的考虑,我就不跟你详细解释了。
  时间紧迫,我来不及跟马松松说太多,简单收拾妥当,立刻夺门而出。

  我之前的时候,就差不多将重刑监区这儿的地形琢磨清楚,此刻心中焦急,狂奔而走,很快就来到了空中监区的那一块儿。
  还没有进入其中,我就听到有枪声响起。
  半空之中,已经乱作一团。
  与监视器镜头下的景象一般,这个所谓的空中监区,有差不多四个篮球场那般的巨大面积,下方处一片幽冥火海,而每一个监房,或者说是铁笼子,都是架在半空中的,有铁架桥将彼此相连。
  此刻上面乱成一团,我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祈愿着林齐鸣他们还没事儿,然后从一边的高架桥阶梯往上冲。

  我冲上来的时候,不断遇到慌张的看守,瞧见我还不忘记打招呼。
  我没有理会这些人,快步往前冲,很快就来到了人最多的一个地方,这儿有十来个人,四五个黑衣看守,还有七八个士兵,正小心翼翼地朝着一个监房围去。
  我在脑子里迅速对比了一下环境,不确定里面到底是林齐鸣还是布鱼。
  不过这些并不要紧,瞧见这帮人端着枪口、虎视眈眈的样子,我没有任何犹豫,冲上前去,从后面发动攻击。
  这些人有的瞧见了我,有的没瞧见。

  但不论瞧见与否,都没有太多的警备之心,所以在短时间内,被我全部都撂倒了去,很快我冲到了那监房合不拢的铁门前来,感觉得到隔着一扇厚厚的铁门后,有一个呼吸沉重的人在里面。
  我挨着铁门,低声说道:“走!”
  啊?
  里面传来林齐鸣的声音:“你是谁?”
  我压低声音说道:“我是陆言,奉萧克明和徐淡定的命令,过来保护你们的,快走……”
  啊?
  门后愣了一下,突然间把门猛然拉开,林齐鸣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他一脸焦急地说道:“我们没事,你赶紧走,这是一个针对陈老大的圈套……”
  什么?

  林齐鸣的话语让我愣了一下,而他瞧见我的脸,也是愣了一下。
  两人大眼对小眼,都有些懵。
  我用自己的声音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是针对你们陈老大的圈套?”
  林齐鸣听到了我的话语,立刻明白了我的身份,苦笑着说道:“我们其实是自愿进白城子的,那帮家伙打算拿我们当诱饵,在这儿对陈老大设伏,没想到他没有来,你却来了……”
  啊?
  林齐鸣的话语让我豁然开朗,之前的种种疑团,一下子就得到了解释。
  我说能够当上大局扛把子的林齐鸣,可不是一般的小喽啰,武副局长和阎副局长等人又不可能一手遮天,怎么可能在没有充分证据之下,就将他给抓进白城子里面来呢?
  原来他们是自愿的。

  不光林齐鸣是自愿的,布鱼和董仲明都是自愿的,他们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自证清白。
  有人想要用他们作为诱饵,将黑手双城引来这儿,但作为林齐鸣而言,他自然知道现在的黑手双城,已经不再是他们的陈老大,对于他们的结局其实并不关心。
  既然如此,他们也不介意来白城子这儿走一遭,将事情的主动权掌握在手里。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那帮人放的诱饵,并没有引来黑手双城,却把我给引到了这儿来。

  从当前的局势来看,很明显做局的人,并非武副局长那帮人。
  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像司马辜这样的人。
  武副局长也给骗了,所以才会选择在这样敏感的时候,吩咐人对林齐鸣等人下手,落人话柄,而那布局的人则是在背后推波助澜,使得徐淡定也知道了这个消息,方才委托我过来瞧一下。
  那布局的人,想要吸引的是黑手双城,却没有想到来到这儿的人,却是我。

  而我因为担心林齐鸣、布鱼等人的人身安全,误打误撞,冲到了这儿来,双方一见面一沟通,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林齐鸣让我赶紧逃,我自然不会啰嗦什么,转身就是一阵狂奔。
  然而就在我冲到了那边的铁索桥边上时,突然间一股阴风,从头顶之上倏然而落,让我的头皮下意识地一阵发麻。
  不好,有古怪。
  我此刻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任何一星半点儿的危险,都会被我放大到极致,所以对方虽然算得上是悄无声息,但我还是立刻就反应过来,直接拉开了距离。

  唰!
  一道炸响,铁索桥边的钢铁扶栏被斩断,火花四溅。
  有一个虚影拦在了我的跟前。
  这玩意通体一身黑灰之色,淡如薄影,穿着宽大的长衫,脑袋之上,带着一个高高的帽子,活脱脱像是那地府来的黑无常。

  刚才将那钢铁扶栏斩断的,正是它手中的一根招魂幡——那玩意看似柔软,却有着如刀一般的锋利。
  而就在我停住脚步的时候,身后也有身影浮动。
  我侧过身子,余光处瞧见这玩意与前面那个一般模样,只不过通体呈现出惨白的颜色来,介于实质和灵体之间的状态,就如同那对应的白无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