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38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跟谢衍生不能结婚,我总不能自己留着孩子,等着生下来,去认祖归宗吧?
  爸妈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的。
  这也就算了。

  可能会强迫我去做掉孩子。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简直没有一点出路。
  晚上,我虽然困得不行,头却疼的一点睡不着。
  挨着枕头都疼。

  谢衍生没有来找我,只是微信发了个哭泣的表情给我。
  我看着表情也不知道怎么回他。
  就这么纠结着,翻腾到了半夜才睡着了。
  周一上班。
  小宋见了我就追着我问,“诶景文,你说你怎么看着好似病了一样呢,这么没精神。”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
  早上孙总特别叮嘱叫我在咖啡间里面多休息,不用太忙了。
  我嗯了一声,坐在咖啡间里面发呆。
  早上还是有营养早膳送过来,像是知道我会不开心,还送了个公仔。
  中午吃饭的时候,谢衍生打电话过来。

  我接了电话,那边并没有声音,我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是这么沉默着,对着手机都不说话。
  好久,我才听见那边一声叹息。
  “文文,你昨晚上睡得好么?”
  “还行,没有做噩梦。”
  说完了,又是沉默。
  下班之后,我以为谢衍生还是会来接我,却并没有看到他的车。
  我出去之后,他才打电话给我,“文文,今天你自己打车回家,不要坐公交车,很多人会挤到你。我怕你父母见到我窝心,到时候更不好再去劝说。你给我一段时间,我会说服我妈还有你爸,我们必须在一起。”
  我听了之后又开始哭,眼泪满脸都是。

  谢衍生那边似乎知道,“你别哭,对儿子不好。你想想我们的儿子,他需要妈妈的细心呵护。”
  我恩恩点头,眼泪却还是止不住。
  挂了电话,蹲在路边看到花开的那么好。
  回去的路上,我瞥见二楼窗口,我爸果然在那边看着楼下。
  他似乎就在看我是否跟谢衍生一起回来。
  之后一连几天,谢衍生也都并没有出现。爸似乎很满意这个状态,也决口不再去问我谢衍生去哪了,是否还有联系。
  到周末那天。

  天气也是很好。
  我爸起了个早,跟我说:“文文,之前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去放松一下。这几天爸也想明白了,没什么咱们一家人开心更重要的了。咱们今天一家子去外面放放风,好好玩玩。”
  我点点头,就跟我妈收拾好东西,准备了水和食材,换好了衣服,就下楼了。
  我妈跟我说:“文文你什么时候去把驾照学了,咱们也买辆车,出门玩也方便。要不然都是打车。”
  我嗯了一声,特别心不在焉。

  我们全家到了郊外,将野餐垫拿出来铺下去,将准备好的东西都准备了,开始烧烤。
  爸跟妈都积极的准备了餐具还有烧烤食材,宠着我,没给我站在烤炉旁边。
  爸似乎也怕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处处都在让着我,问我喜欢吃什么。
  我本来就有些孕吐反应了,这会闻到油烟味有点不太舒服。
  我躺在那边,看着手机发呆。
  没注意就怕自己哭下来,我不想扫爸爸的兴,就对她们说:“我去那边拍几张照片。”
  爸妈听了点点头。
  我一个人拿着手机朝着江边走。
  江边都是人,这个季节还有放风筝的。
  我站在那边看着风筝发呆。

  好半天,我拿出手机,才想起来跟谢衍生好久没有见面了。这一周,他没有出现,我也没有去找他。
  虽然每天都有通电话,但是都情绪很不好。
  他没有跟我提过他那边的情况,我也没有问过。
  只是每次打电话都沉默的多。
  我想了想,拨通了他的手机。
  没一会他就接了电话。
  又是沉默。
  “我想你了。”谢衍生开口说。
  眼泪没忍住,又掉下来。都说怀孕的时候情绪会被控制,我现在信了。只要是他说一句话,我都会泪流成河的样子。

  我就是很难过,很难控制,甚至,特别的想他。
  “阿生,我们每次都不说话,都不是我们两个的性格了。”我强忍着,企图笑一下。
  他那边又是沉默,听不出的疲惫,哪怕我没有见过他疲惫的模样。
  “我没有查出我妈跟你爸什么时候认识的。一点根源都没有。我真的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会叫她们这么仇视。”
  我擦了眼泪,勉强笑,“电视剧里都会写啊,这种情况下,可能我们是兄妹,是有血缘关系的。所以我们才不能结婚。”
  他那边也跟着笑了笑,“你还是喜欢乱想。这怎么可能!我这么混蛋的人,都没有想到兄妹,你还真能想。”
  是啊,我怎么能这么乱想。
  “阿生,幸福怎么会突然这么遥远。”我开口啼哭出声。
  我跟谢衍生掐了电话,擦了擦眼泪,在厕所洗了把脸,才回去爸妈那边。

  爸妈正在装盘,显然忙的还是挺开心的。
  我盯着两个人看,心想,我要不要跟谢衍生私奔?
  跟可能是自己哥哥的谢衍生私奔一下?
  其实我总不相信谢衍生是自己的哥哥,这种概率太小了,微之又微。
  而且见面的时候,没有说好像啊之类的感觉,毕竟一个爹的话,不会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我正发呆,突然一个身影跃入眼帘。
  徐培培。
  这个女人今天不知道怎么也来烧烤了。

  更巧的是,她们的野餐垫,就在我爸妈野餐垫旁边不远的地方。
  徐培培应该是跟几个朋友一起来的,男男女女,都有。
  几个人的烤炉大不少,围着不少人说说笑笑。
  这个时候遇见徐培培不是什么好事。
  我走过去,跟爸妈打了个招呼,就跟她们一起烧烤。
  本来我们处的位置就有些下风口,所以徐培培烤炉的烟,不停的朝我们这里吹,有点迷得慌。
  我爸看了一眼,跟我们说:“我们稍微朝上面移一下,错开这个风口。”
  我们三个就将东西朝上面移了一点,正好也就错开了徐培培的烟。
  考了没一会,又开始熏眼睛。
  我侧过脸,看到徐培培她们将烤炉也朝上面移了一点,烟正好又朝我们的方向吹过来。
  皱皱眉,我总觉得她们是故意的。
  只好又将烤炉朝后重新移回去。
  又是没多久,徐培培她们将烤炉重新也移回去。
  我十分生气。
  这一片靠江的地方十分广阔,并不是非要挨着我们才行,徐培培可能已经认出我们了。
  我也是没心情跟她们置气,就跟我爸妈说:“也许人家也是被别人的烟熏到了,我们换个地方好了。”
  妈有些奇怪的说:“她们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家烧烤,这不是故意的么!”
  我爸没说话,跟我一起将野餐垫和烤炉移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安置好了,烤的东西也差不多了。
  我跟我妈坐下来,我爸则绅士的说:“今天老景做大厨,伺候两个少奶奶。”
  我们纷纷笑,拿着筷子准备尝尝我爸的手艺。
  本来挺开心的,这时候徐培培跟几个姑娘又走到我们周围。
  我以为她们还带着烤炉过来的,哪知道,她们是过来扔垃圾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