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57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也没有想到,张洋在跟自己疯了这么长时间之后,还能这么快就起来,从前那两个小子,可是从来都没有这样儿过,可见这张洋还真是有点儿强得变态。
  不过她现在已经来不及想这些,躺在床上,她再一次享受成了那艘小船被抛上抛下的快乐,这会儿她只希望张洋那东西的能力越变态越好,虽然实话说她已经有点儿受不了了,但还是不想让对方停下来。
  两个人足足又折腾了一个小时,这才双双倒在了床上。这回关玲是真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就那鼻子里能进出气儿算是活的。
  喘着粗气的张洋,在对方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怎么样,吃饱了没?还要吗?”
  “不……不行了……”关玲现在对那个大家伙真是又爱又怕,光是刚刚那两次,已经不知道几次把她送到了云端里,这要是再弄下去的话,她怕是今天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两个人就那么抱在一起,不大功夫关玲就已经睡熟了过去,看样子是体力消耗得太过厉害。张洋虽然比她要好得多,也不大想动,就摸着对方身上大大小小的凸起,不一会儿,也跟着睡了过去。
  两个人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被外面的一阵门铃声给叫醒。
  关玲迷迷糊糊地抬起了头来,嘴里还嘟囔着:“谁啊,人家正睡得香呢。”
  张洋这时也睁开眼,打了个哈欠道:“不会是婷婷回来了吧?”
  “婷婷?”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重复了一遍,再向着自己的身上看了一眼。

  接着这两个人就好像是触了电一样跳起来,纷纷从角落里找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俩人睡一觉没啥关系,但要是被赵婷婷看到了,那事儿可就大了。
  “我袜子怎么少了一只?”
  “靠,我丨内丨裤,你往身上套啥,你是光着来的……”
  俩人乱成了一团,关玲则根本就来不及穿了,只是把自己零落在地上的衣服都捡了一下,着急忙慌地朝着自己的房间里溜了。

  张洋好容易套上了件秋衣裤,再向着屋里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这才过去把门打开。
  “怎么才开门,可把我给累死了!”赵婷婷在外面,一个人提着若干个大袋子小袋子,正气喘吁吁地等着呢。
  “我睡着了,你这是买的什么啊?”张洋不禁问道。
  “没看到都是菜么?”赵婷婷白了张洋一眼,“今天可是蔬菜市场最后一天开门,要是不多买点儿的话,这几天可就没有得菜吃了。”
  张洋这才意识到,今天是大年三十儿,要是在家里的话,王玉凤给他弄那一堆的东西,请的一系列的神像前面都是要烧香点红烛的,不过现在看来,他是指定回不去了。
  不过也好,在这里有个超级清纯大美女在陪着,总好过自己回去那里一个人,家里冷清得不像个样子。
  要是从前的话,还能跟杨老头儿做个伴儿,但是现在,回不回去真是也没有啥意思。
  “小玲呢?”把东西一件件都拎了进去,赵婷婷忽然问道。
  关玲提着个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此时的她自然是换了一身平常的外出的羽绒服,脸上也没有了之前那放纵时候的表情。
  “我回家了,这里就留给你们使劲儿折腾吧!”关玲有点儿不怀好意地扫了两个人一眼。
  赵婷婷的小脸儿稍稍红了一下,却突然惊讶道:“咦,小玲,我怎么突然感觉你的皮肤好了很多,你又买了什么新牌子的化妆品吗?”

  村里的女人用得少,但是这镇上已经有了一些小的化妆品店,女孩子对于这东西都没有什么免疫力,所以赵婷婷跟关玲都是这些小店的常客。
  若是有什么好东西,两个人都是抢着用的,毕竟女人都爱美,谁也不会嫌自己漂亮得过火了。
  可现在赵婷婷一眼看到关玲的时候,就觉着她的皮肤特别通透白皙,好像电视广告里那些女模特一样。
  “洋牌子!”关玲自然知道自己没有用啥新东西,要说跟之前不一样了,那肯定就是跟张洋有关系。

  人都说女人是花,男人那东西就跟浇花的雨一样。真要这么比的话,那关玲就感觉,从前那些男人,都跟滴水壶差不多,还没有感觉到地皮湿,那边儿雨点儿就已经停了,而张洋可就是一场瓢泼大雨,来势汹汹,而且时间还长,一场过后就把她那块干旱得不行的土地给浇得透透的,更何况刚刚浇的可不只是一场。
  有这么好的两场雨滋润着,她自然是看起来比什么时候都娇艳得多了。
  “洋牌?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赵婷婷很是单纯地说道。
  “这个可是邮过来的,只是个试用的东西,以后有没有还说不准呢,也说不定以后你就能用着了,嘿嘿……我走了。”关玲说这话的时候,悄悄地瞟了张洋一眼。
  张洋是听明白啥意思了,他名字叫张洋,可不就是个洋牌子吗?嘿,这妮子还把他当成抹脸的了,看下次要是有机会的话,把那喷出来的东西都给她抹脸用!
  “我怎么感觉小玲今天怪怪的?”关玲走了之后,赵婷婷很奇怪地看着张洋。
  “这个我哪儿知道,说不定是想回家了。”张洋心虚道。
  赵婷婷也没追究这个问题,转身进了房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屋里面是什么味儿啊?”
  张洋的脸上一阵尴尬,他跟关玲两个人在房间里大战了两次,自然会有那一点儿特殊的液体味儿,不过此时他可什么也不会承认。
  “大概是……抹脸油的味儿,”假装寻思了一下,实际上在想怎么敷衍,“那会儿关玲在这屋儿擦抹脸油来着,我不让她在这儿擦,她还不乐意。”
  “不会吧,刚刚没有闻到啊,效果这么好,真可惜,味道太难闻了。”赵婷婷可是个单纯的好孩子,想都没有想就选择了相信张洋,可眼神儿往地上一瞟,“怎么菜刀扔到这里来了?”

  “呃……那啥你今天好大啊……”这菜刀还真把张洋给难住了,眼睛左闪右闪,一下落在对方的胸口上,情不自禁地把这话说了出来。
  赵婷婷被说得一愣,突然看到对方盯着自己胸口发呆的眼神,急忙侧了个身:“呸,你看哪儿呢?”
  嘴上说着,小脸儿却是有点儿潮红,心里却还是美美的。
  从前别的男人这么看她的时候,她都是讨厌到不行,只有这个坏蛋看的时候,她只感觉害羞,甚至心里还会有点儿小得意。
  “没没,我是说……”张洋急忙把头抬起来,这一看不打紧,只见赵婷婷的印堂处金光四溢,那分明又是要发财的征兆,“我是说你今天好大的财运啊。”
  “财运?”赵婷婷听他这么说,想起之前他说过一次自己有财运结果就中奖的事儿,半信半疑地问,“你说的是真的?”

  “不知道,这个要摸过了才知道。”张洋不失时机地把自己摸骨神相传人的架势拿了出来。
  开玩笑,当时选择当摸骨神相第三十六代,哦不,是三十八代传人,为的不就是能摸起来方便吗?有现成的极品在这儿放着,要是不摸,那也太对不起他这个称号了。
  赵婷婷脸红了一下,心想这家伙不会是为了占自己便宜吧?不过好像便宜他已经占了不只一次了,就算是……再占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你要摸哪儿?”她羞涩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